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五月二十三日,依6
    底下的信徒一看高层都叩拜了,便是连锁反应,也一起叩拜,大呼:“神女万岁!”

    我忽然想起和西装男的对话,我祝他夺权,这是个好机会,说不准他会放过我。

    迅速擦去嘴角的污血,理了理头发和衣服,我缓缓站起身。

    考验我演技的时候到了。

    勉强做出一个严肃的表情道:“主教已死,但他的错误导致的灾难还在,军队将要来临,我们只有往北方而去。生门的门徒听令,接下来的路途不要再伤害那些孩子,以免再被政,府盯上,一定要保持低调。之后我会去拦住那些政,府军,那个领队就暂由……”

    我看向西服男,他给了我一个口型,我接道:“暂时由白先生担当,你们都要听他的,我解决掉政,府军自会与你们回合。”

    个鬼!

    这种反,政,府、反人类的组织迟早会被歼灭,出了这个门,我们下辈子有缘再见。

    白先生突然抬起头道:“那太危险了,怎么能让神女一人冒险。”

    我一呆,什么情况?他不是应该不希望我在队里吗?这有碍他坐上一把椅啊。

    若是我不在,他之后随便杀一个人,就说是派出去保护我的,但没有成功,我已经死了,他不就顺顺利利夺位了嘛。

    这又出什么幺蛾子啊?

    白先生表现的一脸担忧,目光却在不经意间扫过他身边的女人。

    人群传来了一大片应和声。

    我眉头微动,他这是要我帮他解决掉那个女人。

    我记得卓越说季裕安跟了一个女人,想来也是高官,白先生身边的女人有些眼熟,似乎是是会议期间唯一敢反驳白先生的,想来地位和势利不一般。

    我清清嗓子道:“那这样……”

    瞄了眼白先生,他又给了我一个口型,我这次没看懂,只得硬着头皮接道:“让这位小姐陪我走一趟?”

    我指那女人,出乎意料的是,大家居然都没反对,只台上的季裕安开口道:“我也一起去。”

    我本是要拒绝的,季裕安这人危险,不好对付,没想到白先生居然笑眯眯道:“那有劳冯姐和小安了。”

    我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阴了吧?若是季裕安绝对衷心,虽然这有点悬,但万一季裕安就看上那女人,我杀了她,他不得杀了我?好你个白先生,你是真没给条活路。

    来不及多说,白先生已经组织人撤离了。

    我对季裕安说:“你去放了那些孩子,让他们往其他地方跑,混淆军方视听。”

    季裕安看了眼冯姐,冯姐点点头,他便离开了,我让冯姐去操场等我,然后摸了主教口袋的钥匙上了楼上,救出方彦和卓越。

    方彦咋舌:“你怎么下去一会儿就……”

    我撒谎:“主教被人杀了,门徒全逃了,下面有点乱,你们在楼上等下。”

    方彦拉住我问:“你呢?”

    我道:“我去换个衣服啊。”

    不及他再讲什么,我已经出了门。

    顶层没找到衣帽间,倒是在最底层的房间里见到了衣服,我随意拿了几件套上,随后去到操场,冯姐就站在边缘。

    我将从主教尸体边捡来的匕首背到身后,正要趁其不备,一刀毙命,却是被人从身后掐住了脖子。

    季裕安速度可真快,我特意选了远离大门的操场,他都能赶过来。

    不知是被灌了丧尸血,有死过一次的感觉还是怎么,我并没有太过害怕,而是将匕首一扔,举手投降道:“想杀你的是白先生,你杀了我也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