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五月二十三日,依5
    季裕安面无表情地出声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本来就只有主教的声音,这下大家都往这边看了。

    我在心里骂了句脏话,闪身就要进楼梯间,却是被人扑倒在地,然后一阵头晕眼花就被带上了高台。

    我恶狠狠地回头瞪了眼扭着我胳膊的季裕安,每次见他都刷新下限,这种冷血又讨人厌的家伙是怎么活到现在还不被人打死的。

    主教看了看我,微笑着转向台下道:“正好,她就是个开始。”

    开始?什么开始?我还没想明白,季裕安抓着我的手突然一紧。

    我吃痛,正要再瞪他两眼,主教突然捏住我的下巴,迫使我张开嘴,然后将一管褐色散发着腥味的液体倒进我的嘴里。

    丧尸血!

    季裕安松开了我的手,我却没时间去报复他。

    我被喂了丧尸血,这回真完蛋了!

    我使劲抠着嗓子眼,妄想用催吐的方法把刚才误食的血吐出来,但这完全是徒劳。

    台下有好几把黑洞洞的枪对准我,只要我一尸变,便会脑袋开花,季裕安拦在主教面前,以防我的袭击。

    丧尸血流过的地方冰冷而难受,喉咙仿佛冻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眼前渐渐模糊起来,我绝望地跪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爬过脸颊,落在地上,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恐惧过后,便是麻木,接着是释然,我连求救都省了,必死无疑的命运,何必反抗呢。

    能在末日活这么久也算是我的造化,谁让自己非要作死乱跑。

    我突然想到了因果报应,恍惚间看到那几个被我推下楼的人向我走来,现世报还真是快,我忽的又很害怕,然后变得有些愤怒。

    也许丧尸之所以对人类那份仇视,就是死前的愤怒,怨恨着命运的不公,憎恶着活着的人们。

    “圣童!是圣童!”

    我突然被一道叫声唤醒,茫然地睁开眼睛,看看台下兴奋的人群,又看看自己的双手,什么事也没发生,我还是我,并没有丧尸化。

    “看来老天都眷恋我们,圣童诞生了!生门万岁!”主教高呼着,拔出一柄匕首,我还没反应过来手腕便流出了鲜血。

    嫣红的赤色滴进主教嘴里,四周回荡着:“主教万岁!生门万岁!”的欢呼。

    人群推挤着就要涌上高台。

    我惊恐地呼喊:“等等……”

    这么一来我的血哪儿够?很快就流成人干了。

    季裕安,拉了我一把,将我护在身后,高声道:“都别动。”

    生门的人似乎有些怕他,被他一吼全部停了下来。

    季裕安正要说些什么,主教突然惨叫起来,我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就这么一脸惊悚地扭过头,身后是主教扭曲的脸,他捂着脖子,瞪着眼,已经断了气。

    死……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只听面前的季裕安道:“不是圣童,是神女,我们过去犯了太多错,她是来给我们指路的。”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身边的季裕安,他一脸平静地在那儿胡说八道。

    还没待有人回应,季裕安接道:“看,主教为他的错误付出了代价。”

    周围一片沉静,人群中一张张或惊恐,或震惊的脸对着我,让我反应不过来要怎样才好。

    就在这时,目光和西装男接触了一下,他一笑,跪下来大呼:“神女再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