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五月二十三日,依4
    这非常不妙,说不定我真的被感染了,戒隐中心暴力血腥场面太多,很容易加速我的异化,所以必须快点离开。

    方彦紧了紧手臂道:“可我们不应该从长计议吗?这么莽撞,根本不可能成功。”

    我摇头:“没时间了。”

    方彦奇怪道:“怎么说?”

    我正在想要编个什么理由,就听到旁边有声音道:“祭祀仪式要开始了。”

    我一愣,翻身爬到旁边,盯住躺着的那个人,刚才的声音是:“卓越?”

    少年抓住铁栏,借力爬了起来,我伸手和方彦一起扶住他。

    卓越靠上铁栏杆道:“是我。之前我偷听到,圣童选举就在后天,生门这次被追捕,不能带这么多孩子,所以会让所有的孩子都参加选举,丧尸血一入体,生死都是痛苦。”

    我叹口气,嘀咕一句:“逃命这么久,栽自己人手里了。”

    突然想到什么,我问卓越:“那时……是怎么回事?季裕安还有叶梓舒……”

    我说不下去了。

    卓越也没隐瞒,只是说话时垂着眼帘,没什么表情,他道:“梓舒被扎了红针,红色的药水对人刺激很大,会使人脑内一部分组织萎缩,从而性格崩坏。裕安加入了生门,跟着一个女人做事。”

    我和他相处的不久,光知道他这人之前一副没心肺的样子,对什么都不在乎,所以判断不出来他有没有说谎。

    主教还没回来,也没有人来这里。

    我起身开门看了看外面,静悄悄的,没个人把守。

    我扫视了一下走廊,闪身出去,关上了门。

    这里面弯弯绕绕的,和我以前玩的密室游戏似的,我完全记不得路,就一阵瞎走,每遇到一个拐角,我便小心观望,却是从没碰到过人。

    一时到怀疑生门的人不会跑路了吧。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看到了楼梯,刚踩上踏步,我便听到底下有说话声,吓得我赶忙往楼上跑,然而在拐角警惕了许久也不见人上来。

    我又小心翼翼的下去,躲在楼梯间向外看。

    外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许多人聚集在里面,少说也有百来号人。

    正对着楼梯间的最前方有个高台,底下人叽叽喳喳地很是吵闹。

    离楼梯间近的地方有两个男人,我听到高个子的对矮个子说:“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圣童。”

    矮个子道:“这次有这么多小孩,总会找到的。”

    高个子向台上张望了一眼:“听说有人向外面传了消息,万森有军队来了。”

    “怕什么!”矮个子嗤之以鼻道:“主教厉害,一定能带着我们化险为夷的。”

    语文学的不错,还知道化险为夷,怎么就脑瓜子一热加入这种类似修炼發仑公似的组织?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主教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高台,在说着什么,我没功夫听,小心地出了楼梯间,贴着墙移动。

    那群人可真是狂热之徒,听着主教的讲话,全没有走神的,这主教也是能忽悠人。

    下一个楼梯在这面墙的另一端,只要不让前面注意,我就能安全下去。

    顺便腹诽一下这楼的设计者,楼梯间直接一条通向底不就行了,整这么多幺蛾子做什么!

    虽说主教的演讲实在感人,不过总有那么几个对说教有免疫力的,和季裕安对视上的瞬间,我心一沉,然后故作镇定地冲他微笑着挥挥手,然后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