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五月二十三日,依3
    主教抱起我开口问道:“要去转转吗?”

    我不自觉地偷瞄了眼西服男,他却和其他人一样若无其事的出去了。

    我想了想,点点头。

    主教说今天刚好有考试,便带我来到一个特殊的房间,里面有张椅子,周围是电线,操作的人坐在一张桌子后,见到主教纷纷打招呼。

    主教摆摆手,让我坐在长桌子边。

    我听说过戒隐中心里有电椅,和精神病院似的,如今要近距离观看,心里莫名恐慌,仿佛将要面对电椅的人是我,就连手心都出了层汗。

    很快便有人被押了上来,我看了眼那人的脸,心下一惊,竟然是许久不见的卓越,另外两个押着他的人我也认识,是季裕安和叶梓舒。

    卓越也看到了我,眼神闪烁了一下,便移开了,叶梓舒眼神空洞,根本就不曾认出我,季裕安没往这边看,表情麻木。

    我知季裕安冷血,大概见上我也不会认我。

    卓越被禁锢在电椅上,主台后的人问了他几个问题,我没仔细听,卓越低眉顺眼,老老实实都回答了,却是突然就抽搐起来。

    穿白大褂的人调节着一个像是变压箱一样的东西,卓越抽搐越来越剧烈,我咬着嘴唇,却是克制不住身体的颤抖,那是出于本能的恐惧。

    主教揽住我的肩,轻声道:“别怕,你是乖孩子,不会被这样对待的。”

    卓越很快就有些神志不清地说着胡话,最后失了禁,晕了过去,然后就被拖了下去。

    接下来又上了几个人,不仅仅是电击,还有扎针,黄绿蓝红的药水随着针刺入人的身体,引发出阵阵惨叫和哀嚎。

    我揪住衣服,满头冷汗,牙齿都在打颤。

    主教一直揽着我,有些孩子叫了太大声,他会捂住我的耳朵。

    半天下来,我觉得自己也不太正常了,亲眼所见比听到更为可怕,我还没去见生门所谓选圣童的仪式呢,不敢想象,那将是一副怎样骇人的场面。

    我是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恍恍惚惚的,等反应过来已经在那个大卧室了。

    床单有人换过,尸体也处理了,墙角笼子里的人变少了,只有两个,一个躺着一个坐着,我没功夫细看。

    主教不知去做什么了,我跪坐在床上发呆,突听有人喊我:“魏雪依!”

    我转过头,就发现那坐在笼子里的其中一人居然是方彦。

    我跌跌撞撞地爬下床,扑到笼子边问:“你怎么在这?没出什么事吧?”

    “这话该我问你,你脸色很差啊。”方彦脸上有些微的淤青,说话时表情不太自然,他却是尽量表现的和没事一样。

    我猛地站起身,一脚踩住笼子,双手使劲拉着铁笼的门。

    方彦吓了一大跳,抓住我的手,吼道:“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在干嘛?你会受伤的。”

    我拽不开笼门,颤抖着靠上铁笼子,滑坐在笼子前。

    我将头埋在膝盖间,闷声道:“对不起。”

    身后传来淅淅索索的响动,方彦贴近笼子,将手伸出来,抱住我道:“没有什么对不起,谁也没想到会这样,你别做什么傻事,我们一起想办法出去。”

    我没有躲避什么,轻声道:“我们动作要快了。”

    其实若只是看了今天那些场面,我到不至于快要崩溃,毕竟末日也这么久了,死亡都见识过了,一点点的不堪,时间足够我自会调整好。

    但要命的是,不知是不是受到那些虐人画面的刺激,我模模糊糊的眼前竟是浮现出那些人浑身染血的样子,嗜杀、噬血,如果再加上饥饿感和失去理智,这妥妥就是丧尸化的表现,现在想起那些孩子被虐待的画面,我便隐隐有些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