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五月二十三日,依2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少年的轻哼,然后是床的咯吱声,接着是呻~吟,渐渐变大,然后是惨呼、求饶、呼巴掌,乱七八糟一堆儿,也不过那么会儿就听不都少年的声儿了,只有男子的喘息声。

    我被先前的哭声惊得一身鸡皮疙瘩,心里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合计着所谓的主教筛选,不管选没选上,都没得好过,一个早死一个晚死。

    心里从祖宗十八代起都骂了一通。

    很快,男人舒心地一声嚎叫,便彻底没了声音。

    我内心吐槽这主教如此这般,西装男只要选个带艾滋的,主教之位迟早易主。

    不过也就想想,要真有这么容易,西装男那么聪明一人,何必找上我这种看起来就不是省心人的。

    我现在有些搞不清形式,不知道这boss是除还是不除,或者说我怎么来的这儿。

    低头摸了摸睡衣袖口的蕾丝花边,意外看到了一根线,翻开袖口有张纸条,我凑到床边借光看了眼,就四个字:静观其变。

    感情是boss突然抽风巡视,我个小新人就倒地吸引了他的注意,这种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可不要命?!

    主教下了床,摇摇晃晃进了浴室。

    我赶忙从床底爬出来,床上惨不忍睹,男孩睁着眼睛,歪着脑袋,静悄悄的躺着,我爬上了床,伸手探了探鼻息,死了。

    心脏微痛,我并不是感时伤怀的人,也见到过人几秒钟就变成了咬人的怪物,只是这一次近距离接近死亡,心中五味陈杂,最惨不过死在自己人手里。

    我叹息一声,帮男孩合上眼睛。

    还没起身,就瞅着一团阴影欺上来,我大惊,一个翻滚,让男人扑了个空。

    怎么走路没声音?

    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往床另一边爬,却被男人拽住了脚腕,拖了回去。

    这时我才看到主教的真容,很健硕的一个男人,五官意外的很俊美,只一双眼睛,泛着不自然的光泽,不是臆想,也不是夸大,是真的很奇怪,就像……像丧尸。

    我打了个寒颤,不至于吧?这样也能碰上丧尸?而且还是个淫-靡的丧尸?

    胡思乱想间,男人抓住我不安分的双手,正要进一步动作,外边传来了敲门声。

    我突然有些感谢祖宗在我骂了他后,还给我来个惊喜。

    男人不知道用哪国的语言和外面人对话,我英语都只勉强学及格,哪可能听得懂他们说的话,讲了没两句,主教便站起身。

    我跟着爬坐了起来,接着便看到主教摇晃了一下,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扶了他一把,然后瞬间就分分钟想砍掉自己的贱手。

    主教眯着眼,盯住我,我赶忙松了手,退到床中心,却是触上了之前那男孩的尸体,冰凉而有些微的僵硬,我吓得缩回了手,坐到了床头。

    主教冲我招招手:“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乖乖过去,心里念叨着不能忤逆变态。

    他抓住我的手,带我离开了房间。

    之后又是一通绕来绕去的路,我们进了个会议室,一张长桌两边坐了十来个人,我看到了西装男,不动声色地和他对视一眼,便把目光扫向其他人。

    那些人似乎对主教带陌生人来会议室司空见惯,主教也没多解释什么,坐到主位和那些人讨论着城里搜寻部队,然后是早点解决了这批孩子撤走之类。

    我赤脚站在地上,瓷砖很凉,又不敢乱动,不一会儿脚都麻了。

    等到会终于结束,要走的时候,我刚抬起脚,就扑通跪下了,自己还是一脸懵的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