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丁巳月己丑日,依
    然后他说我是聪明人,我能不能理解为在赞赏我的头脑?顺便也想测试我是不是真的够有想法,既然是头脑好,便是军师,有军师便有主帅,主帅是为了战斗,那么,如果赌一把,我压男人想夺权。

    当然,这基本都是我的思考,有时人的心思深沉的可怕,又有时单纯的令人恼恨,这种像电视剧一样的剧情全看周围环境,和运气问题,人心最难测,猜错了我大概会死。

    “你是蒙的吧?”男人笑容就没变过。

    “蒙对了也是我的本事。”我抓紧了刀片,抬起头来,接道:“我不想死。”

    之后男人便离开了,也没再说什么。

    我一肚子疑问,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去找方彦。

    进了戒隐中心并不是那么容易出去,两个人一起行动比较稳妥,就像我之前想的,能跑一个,还可以去找救援。

    不过能出去是一回事,能活着出去又是另一回事,能活着出去,并在之后好好的更是没有定数。

    我把方彦拐出来,回去时只带回了一副空皮囊,还是残破的,他哥不和我拼命有鬼。

    我没在这房间呆太久,第二天早上便被放了出来。

    除了刚来晚上我独自一个人吃的饭,第二天我的作息时间就和别人的一样了,有人注意到我,也不作声,更多的是视若无睹,看样子是见惯了新人,或者是觉得大概也见不了几天,就会消失。

    在戒瘾中心并不轻松,虽然没有丧尸的困扰,但是整天都在忙碌。

    上午是抄写自己的瘾五百遍,抄的慢,抄的不好,没抄完都没有饭吃。

    我没有什么瘾,胡编了一个“我再也不上网”的瘾交任务,为了减少抄的字数,“了”字都给我省略掉了。

    然而我们学校的高一还算是比较轻松,课外活动丰富,课程很少,我连作业写得都不多了,那点练字功底还是初中不学好那会儿写检讨书练出来的。

    五百遍下来,都到下午跑圈的时候了,太阳大,我还饿着,都不用装,直挺挺就倒下了,虽说这末日也许久了,但有易水和汝荷两个聪慧又能干的保护在身边,我也没受过什么罪,最多也就没空调,不能天天洗澡,东奔西跑的,全算适当锻炼。

    这戒隐中心的训练纯属折磨人,是为了让那群所谓的网瘾少年没力气反抗。

    醒来的时候不是想象的医务室,而是在一个大房间的大床上,环顾四周,墙壁上有内嵌的长方形玻璃鱼缸,里面是淡黄色液体泡着的美丽少男少女……尸体?标本?

    房子中间有面大镜子,正对着床,我瞄了一眼,毛骨悚然,这半夜起床就是面镜子可不慎得慌。

    房间角落有个大铁笼,里面关着几个少男少女,一应儿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仿佛吸了毒。

    再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我猜测这是**oss的房间,我不是被逮住了,就是被卖了。

    不及多想,我掀开被子,身上换了套睡衣,到没什么异常,我趴床上找了一圈没看到鞋子,干脆赤脚踩地上。

    房间走了一遍,除了大门,只有通着浴室的小门,连个通风管道都没找到。

    那些找通风管道跑路的可都是哪个年代传承下来的?能不能不要啃老本啊,有点实地调查啊,咋都没有李时珍老先生的求真精神呢。

    床上传来了响动,我惊。

    上前掀了被子,中央竟是还蜷缩着个男孩,十一二岁的样子。

    来不及细看,门口传来开门声,我扫视了下这“一贫如洗”的房间,弯腰躲进了床底,到还好没遇上封底的床,也没遇上恶趣味的床底堆尸,更幸运的是,进来的人直扑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