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五月二十一日,依3
    方彦在对面踢门:“那你倒是跑啊,怎么现在还在这?”

    我泄气地一屁股坐到床上道:“大哥!我是普通学生!不是体育生。怎么看都跑不过那个壮男,让我杀了他还差不多。”

    方彦那边没了声音,大概是不想和我说话,我也懒得理他。

    进了生门,可是半只脚踏进鬼门关。

    手上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的血,没有感觉我到差点忘了。

    铁架子的床是可以移动的,我把它拖到窗户边,站上去向外面看,窗户下边是个操场,有许多孩子在跑圈,看他们精疲力尽的样子,该是跑了好久了。

    操场边的高台上坐了个人,隔太远看不太清,他旁边弯腰与他说话的,从衣服和身形来看是刚才的壮男。

    坐着的男人似乎是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向这边走来。

    我跳下床,把它推回原位,拍了拍铁门道:“方彦,管事的来了,一会儿他们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就说是跟着我的,我带你来的,听到没?”

    “……”

    没有回答,一片静默,我又拍拍门:“方彦?”

    还是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睡着了?不应该啊,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我突然有些心慌,便加大了力,狠踢了几脚门:“方彦!死了啊?没死回答一声啊!方……”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壮男和那个之前坐在操场边的男人站在外面,我心下一惊,不自觉退到了墙边。

    壮男不似初见那般傲得很,他低眉顺眼地站在门边不说话。

    他旁边的男人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倒是很有活力啊。”

    男人打量我的同时,我也在瞧他,穿着西服的男人看样子也不过三十多岁,脸部轮廓刚毅,很显正气的一张脸。

    我眉毛抖了抖,双手背到身后,从衣服边缘摸出两只刀片。

    这么假的人,怎么看都很危险。

    我盯住男人问:“方彦呢?”

    男人就站在门口,也不进来,笑眯眯地道:“你朋友被带去主教那儿了,我看你不错,想和你打个商量,你是聪明人对不对?”

    我一时有些愣神,这算是有事要我做?

    我撇开眼神道:“你说。”

    和男人对视久了,心乱的很。

    男人没拐弯抹角,直截了当道:“做我的部下,去外面狩猎。”

    “我不要。”几乎是想也不想,我就拒绝了。

    男人眯起眼睛,用神情问我为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一时口快,到要编个好理由,不然看男人的样子,我绝对是凶多吉少。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我的体力不支持狩猎,要是帮你夺位倒是可以一试。”

    “你怎么知道……”健壮的男人刚开口,就知道自己说错话,赶忙捂住了嘴。

    我知道自己赌对了。

    从男人进来就是个生死局。

    坐在操场边,应该是个管理者,所谓的高层。

    初步判断,男人应该是一位心思细腻、沉稳有头脑的人。

    他有气势,但在架子方面又有些问题,没有让人带我去见他,而是亲自来了,说明他对新人都会有所观察,那么也许他想要人手,他说我不错就有这个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