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五月十四日,依6
    夜晚易水去楼下执勤,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要去自来水场,方皓是个大隐患,就算没人相信我会杀人,或者退一步来讲,我可以说那些掉下去的是丧尸,但我有一个致命的问题:肩膀上的伤。

    若是方皓说我之前在丧尸堆里受了伤,就算不是丧尸,也给他说成丧尸了。

    人总会被恐惧支配,一切潜在的危险全都要消除。

    就算易水身边有人,但有多少会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有多少敢冒险收留可能感染丧尸病毒的人?

    不知道方皓身边有多少人,若是杀掉他……

    我摇了摇头,怎么可以有这么可怕的念头?我已经杀过人了,再不住手会停不下来的,人本性的噬血被激活,有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我不能再杀人了。

    起身走上两栋楼之间的吊桥,风吹着我头痛欲裂的脑袋,让我清醒一些。

    远处自来水场还有灯,温暖又冰凉,我伸出手,触不到任何东西。

    突然一只萤火虫停在了指尖,我一愣,它便向商业大楼飞去,我神使鬼差地跟上了它,爬进了窗户,进了大楼,步入电梯间,走上了电梯。

    “叮”一声响后我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商业大楼顶层阳台了。

    阳台上没有花房,只有一棵占了大半个阳台的树,想这一个阳台也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一棵树就占了大半,怎么也是十几人都抱不过来的巨树啊,千年的树也不至于长成这样,简直快成精了。

    感慨归感慨,好奇心还是有的,我几乎不受控制地爬上了大树,枝叶之间有一片空间,中央竟是的小水池,水很清,目测也不深,里面躺了个人。

    是下午点见到的那个穿洋装的女人,她闭着眼睛泡在池子里,一动也不动,大概是死了,可她的脸非常安详,皮肤也不泛白,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光滑有弹性,不似泡水死尸的浮肿。

    木乃伊?

    我挑眉,正要缩回手,那女人突的睁开了眼睛,还不待我反应,便拽住我的手腕,把我拖入了水中。

    我才知道这水池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多,我整个人进去都踩不到底。

    “救命!”我挣扎着浮出水面,那爬上岸边的女人却压住我的头,将我按了回去。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和这女人无怨无仇,她为什么要杀我?明明我没做过些什么,为什么都要杀我?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死的是我?

    “不要……咳……唔……”

    我好不容易浮出水面,还没来得及呼吸,女人又把我压了回去。

    我挣扎着,越来越难受,水不停的呛入肺部,加重我的痛苦,然而渐渐的,这种痛苦在减轻,意识在模糊,我知道自己要死了。

    脑袋里乱糟糟地想了很多,最后却一片空白,也许死了也是种解脱,这样的末世,活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我放弃了挣扎,也没有力气挣扎了,身子向水底沉去,仿佛坠入万丈深渊。

    再睁开眼,发现自己竟是趴在课桌上睡着了,头顶的吊扇嘎吱嘎吱地转着,同学们端端正正,安安静静地坐着。

    是梦?

    没有丧尸,没有末日,一切都是一场梦?

    可是,周围又有些古怪,我站起身,没有人管我,我离开了教室,也没有人阻拦。

    脚步不受控制地走上了楼,这次没有看到易水和小暖,铁门边也没有未央汝荷,反倒是那实验室走道口的大门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