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五月十四日,依5
    手机没有电,我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月亮高高挂在头顶,光铺在身上,莫名的就让人一阵的胆寒,加之四周又极静,走着走着就有些毛骨悚然,而刚才奔跑出的汗,使头发和衣服都粘在身上,非常难受。

    有刚才的教训,我不敢有所停留,也不知道这楼里还有什么,所以一口气爬到了三十层。

    还有一层要坐电梯,但打死我也不敢再往楼梯间钻,就必须要爬外面的藤蔓。

    随意选了间店铺,打开窗户,窗外有个空调箱,我小心地抓着藤蔓踩上顶盖,微微用力,似乎还有些牢固。

    正要上去,一只手突然揽住我的腰,我吓得就要尖叫,嘴却被捂住了。

    熟悉的男声在耳边道:“别叫,是我。”

    易水!

    这一刻,我简直感动的想哭,有伙伴在身边,恐惧瞬间就少了不少。

    我一边跟着易水往电梯间走,一边小声地问:“汝荷在自来水场,你怎么在商业大楼?”

    “你去过自来水场了?”易水扭头看我。

    我含糊地应了一声。

    易水伸手擦了擦我的脸:“那怎么又出来了?外面很危险不知道吗?”

    我吸了吸鼻子,奈奈地道:“他们不让我进去。”

    “为什么?”易水停下了步子,我一个反应不及时,撞在了他身上。

    他抓住我的肩膀,认真地问:“你受伤了?”

    易水抓上了我肩膀上的伤,我咬咬牙,愣是故作没事人一样:“没有,之前去找你们时,在花山医院遇到了一伙人,他们误会我是丧尸,老想杀我,自来水场门口遇上了,冲着我开枪,我害怕就跑了。”

    易水问:“和汝荷说清楚了吗?”

    我老老实实答:“手机没电了。”

    易水摸摸我的头,安慰道:“好了,别想了,等尸潮过去,我们一起去自来水场,我这还有些人,没人敢欺负你的。”

    我点点头,垂下了脑袋。

    易水拉着我走到一扇窗户口,外面有简易的吊桥通向对面宾馆的一扇窗口。

    我回头看看易水,他解释道:“我们救人时搭建的,商业楼不安稳,这变异植物是未知数,我们去对面的楼比较安全。”

    跟着易水走上吊桥,远处的景色一览无余,虽然不及以往的灯火通明,但h市便贵在这繁华的都市风景,商业楼和对面的风情宾馆并不是h市最高的楼,看风景却是绰绰有余。

    晚风吹过脸颊,我抓紧了易水的手,这末日不知何时才是个头。

    易水以为我害怕,拍拍我的肩道:“别怕,不要往下看。”

    走过吊桥,进了宾馆,里面还有二三十个人,大部分都是穿西装衬衫的男人,有两个像是前台的小姐,另有五个穿军装的,衣服和自来水场的军装一样,应该是自来水场里派出来的人。

    易水拉着我,草草介绍道:“这是我妹妹。”

    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甚至没看清周围人的脸,便被他推入了一间房,临走前易水悄声说:“说亲一点好保护,不然只是同学关系,出什么事,自己人这边都会有异议。”

    我心里一暖,确实,就算现在是一边的,也不见得是永久的伙伴,若是只有一层同学关系,一旦我出了什么事,一定会有人对易水说:“她不过就你同学,救不了也没办法。”

    就算不说出来,潜意识里也是:这女孩只是那厉害的男孩的同学,男孩不会因为自己救了他同学就对我感恩戴德,能救就救吧,不能算了。

    不怪我心理阴暗,经历过季裕安和苏婉婉的事后,我算是晓得,有时人心就是如此,让人绝望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