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五月十四日,依3
    我犹豫了一下,悄悄伸头去看。

    楼内天花板塌了六七层,乱七八糟的碎石杂物都快堆到二楼了。

    再上面的楼层之所以没塌,是因为楼壁上爬着的植物支撑着。

    大楼中间的位置站着一男一女,女的穿五六十世纪欧洲贵族高领真丝长裙,漂亮的乌发盘在头顶,手里一把羽毛折扇。

    男人背对着我,我只看到他细碎的黑色短发,和蓝紫色西服勾勒出的完美身材。

    这两个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这种时候还能安静的站着,不是丧尸就是怪物。

    我正打算缩回脑袋,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吓了一跳,急急忙忙顺着藤蔓滑下了楼,边跑边摸出手机。

    耳边传来汝荷的声音:“你在哪?”

    我道:“我在商业大楼。”

    我跑到一个十字路口,周边只有零零散散几只灰扑扑的丧尸,都缺胳膊少腿,行动很慢,也没出现变异的,应该都是从地震里活下来的。

    “你在那干嘛?商业楼的树变异了,那里很危险。呆着别动,我去找你。”汝荷的语气很冲,似是非常担心。

    我爬过一处断墙道:“我是去找你和易水的。你们不用过来找我了,我出来了,一会儿你开个定位,我自己找过去就行。”

    后面汝荷又讲了些什么,但她那边很吵,听不太清,我便安慰了她两句,关了通话。

    定位显示的地方离商业大楼有段距离,我纳闷了一下,到没停下脚步。

    终点是城里的自来水场,门口拦了路障,有上次医院门口的教训,我蹲在巷子拐角先给汝荷打了个电话,说我到了,让她出来接下我。

    汝荷答应了,不一会儿就见她和两个穿军装的男人在开大铁门。

    我一时高兴,就冲了出去:“汝荷!”

    我站在路牙边,挥着手,正准备过马路,就听一声枪响,头顶的广告牌发出嘎吱的呻,吟后直对着我脑门砸下来。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我退后了两步,躲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瞪着眼睛看广告牌砸在脚边。

    惊魂未定,又是几声枪响,子弹穿过广告牌,打在我旁边的墙面上。

    对面传来了汝荷的谩骂,还有男人的声音,很混乱,就和我现在的脑子一样。

    怎么回事?这是要……杀我?为什么啊?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感应,我猛地抬起头,便对上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面楼上立了个人,我再熟悉不过,花山医院天台,他为的他弟弟就冲我开过枪。

    我脱下背包护住头,退到了拐角后,汝荷的声音倏地拔高:“方皓你神经病啊!开什么枪?那是我朋友,我刚和她通过电话,她没有尸变。”

    方皓大概也说了什么,或者什么也没说,总之我是没听到,身体不受控制地就离开了那儿。

    自来水场我是进不去的,花山医院我那一脚也没留情,等于想置他弟弟于死地,方皓一定会报复我的,若是他弟弟在我跑掉后死了,他就更不会放过我,铁定想方设法弄死我。

    真是人倒霉起来坏事一件接着一件,我本想找回我们最开始落脚的地方,那儿的钥匙我还有,并且还有些装备也在那,然而半路就碰上了回潮的丧尸群。

    我骂了句脏话,身边是之前那栋商业大楼,结果兜兜转转我还是回来了。

    情况紧急,我顺着藤蔓爬了上去,坐在六楼的窗户口,看底下密密麻麻的丧尸缓慢地移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