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五月十三日,依14
    地震!又来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抓紧了铁栏杆,我眼看着面前一位女子惨叫着,用力扒拉着脑袋上的婴儿丧尸,然而丧尸张开大口,直接咬掉了女人的半张脸,女人一翻白眼,猝然倒地,鲜血溅到我的裤腿上。

    我张着嘴,正要发出求救声,又是一阵震动,阳台倏忽裂开一长条的缝隙,地上的婴儿丧尸猛地抬起头,就向我脸上扑来,我条件反射地弯下腰,还没来得及看一眼那扑下楼的丧尸,阳台边缘崩裂开来,整排的栏杆剥离了主建筑,我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只剩下了风声。

    完了完了完了,这会真的完了!这么高掉下去,必死无疑啊。这该死的地震,为什么连连地震啊?

    心里咒骂的同时,我却是抱紧了栏杆,仿若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然而稻草就是稻草,有什么用?

    我闭上眼睛,震动晃的我头晕,失重感停下来的时候,我手臂已经麻了,根本抓不住栏杆,只能任由身体下坠,然而随之而来的刺痛感却让原本有些恍惚的我突然清醒过来。

    我没死!

    是的,我没死,无缝连接的铁栏杆带着阳台边的碎水泥,斜斜地拖到医院旁边的一栋居民楼前,我低头去看,五层的楼下都是东倒西歪的丧尸,脚边是一户人家的小平台,而沿着栏杆,可以发现,它连着医院阳台的地方已经不多了,我赶忙跳上旁边的小平台。

    刚站定,一口气还没完全呼出来,对面医院楼上传来了一声大喊:“丫头!扶住栏杆。”

    我一愣,不自觉地就伸手扶住了面前的栏杆。

    裸露着双臂的大叔抓住另一边的铁栏,一边开枪一边道:“走,让一些轻的人先过去。”

    我眨了眨眼,就见一抹红色上了这“铁桥”。

    苏婉婉!我的心脏猛烈地一跳,她的话回荡在耳边,我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凭什么?凭什么要救她?

    铁栏上已经爬上了三四个人了,我慢慢松开手,翻身坐上平台。

    有人发现了异样,大吼道:“快回来!”

    是之前那个年长点的男人,放眼望去,他的弟弟正好也上了“铁桥”,我露出一丝冷笑,猛一脚踹在铁栏杆上,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铁桥”突然崩断,就连肌肉大叔都没来得及抓紧,断掉的切口在他手臂上划出一道伤痕,鲜血直涌。

    “混蛋!”年长的男人大骂一声,纵身就抱住他的弟弟。

    大叔反应也很快,伸手捉住男人的腰带,借力将两个人一起拉了回去。

    男人恼羞成怒,对着我就是一枪,将我身边的窗户击了个粉碎。

    我惊吓的同时,却是知道他不会再向这开枪了,婴儿丧尸还有好多,他们不能浪费子弹。

    我淡漠地向楼下看了一眼,掉下去的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就淹没在了丧尸群中。

    活该!

    我几乎是恶狠狠地想着,捂住擦伤的肩膀转身进了房间。

    然而直到坐到沙发上,我的手依旧在颤抖,我杀人了,活生生的人,不是失了灵魂的丧尸。

    可是……是他们不对在先,他们想杀我,对,这不是我的错,都是他们的错,要是让那群人过来,指不定他们会不会依旧想杀了我。

    地震还在继续,不过楼房的晃动并不大,我仰面瘫倒在沙发上,眼皮沉重的不像自己的,电影不是骗人的,生与死都是自己的事,至少,人心又有谁说的准,这个疯狂的末世,到底谁能坚持到最后?

    再次醒来是第二天中午,阳光炽热,我刚好睡在窗边,活生生被热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