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丁巳月甲戌日,依
    我了解了易水的去向。

    本身弟弟家住的这个便是老小区,一共六栋楼相连,一栋八户人家,最底下有三个大楼梯,都连着一个相通的平台,所以几栋楼间走动,也用不着下到最底下,还算安全。

    我说:“小区里人本来就不多,出事的时候,年轻人应该要么在学校,要么在夜生活,年长的,一般都带着小孩去广场跳舞,或者去超市乘凉。”

    易水进门坐到餐桌边的椅子上。

    汝荷端了三杯牛奶,还有一些面包上桌,道:“断电断水了,天然气都没有供应了,只有这些现成的,凑合着吃。”

    我们都没说什么,不过一个晚上,m市已经全方面沦陷,这次的灾难到底有多大?我真的不敢想象了。

    吃过早饭,我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早上的天很热,室内最多也就晒不到阳光,但还是不好过,没电扇没空调,我也懒得动手扇扇子,干脆心静自然凉。

    汝荷向窗外看了一眼,路上只剩下几只丧尸和一堆堆的各种东西的残骸,丧尸都到哪去了?不是说有什么丧尸大军吗?我纳闷了。

    汝荷似自言自语道:“现在丧尸都先分散了,正是逃跑的最佳时候,走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易水拉了起来,他们一人拿一把菜刀,又给了我一把水果刀防身,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跑进书房,从书柜顶部摸出三个纸包的长条形重物。

    其中一个是一把猎枪,汝荷看了一眼,把它丢给了易水,易水找了个背包将我翻出的一抽屉子弹装好。

    另两个纸包是一把日本武士刀和一把开山刀,在找子弹时,我还翻到了一把藏刀,汝荷果断抽过日本武士刀,又将藏刀绑在了我腰间,用衣服盖好。

    “这……”我指指腰,我要这么多刀干嘛?又不会用。

    汝荷简单地丢来一个字:“防。”

    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嘭”一声响,有东西撞破墙冲去了厕所,我们赶忙跑出去,只见烟尘中摇摇晃晃地走出一个人。

    汝荷“唰”一把抽出刀,易水也端起了枪,人影却突然停止了移动。

    正在我松了口气时,猛地一团像箭一样的黑丝爆射而来。

    “靠,粽子啊?!”易水爆了句粗口,就地滚到了一边。

    “粽你妹,是丧尸。”汝荷也滚向了另一边。

    一卷黑丝袭来,缠上了我手中的开山刀,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手一转,猛地一扯,一团黑丝掉落,居然是头发。

    变异,这个词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早就已经尸变了,可是能发出如此攻击的丧尸也只有可能是变异了。

    我的手已经开始抖了,可脑子却在不断运转。

    烟尘散去,黑发又攻来,我直接扑倒,原想也就地打个滚滚开的,没想到这动作完全多余,黑发直接越过我卷上了我身后的桌子腿,“哗啦”一声,桌子整个儿裂开,黑发卷着断掉的桌腿快速回缩,那丧尸伸手接过桌腿就啃了起来。

    我趴在地上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最后还是汝荷帮我选择了:“趴着别动,这丧尸只会攻击竖着的东西。”

    我有些郁闷地趴在地上问:“这……它到底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啊?”

    “按理说攻击力这么强应该是进化了,可能这只丧尸地沟油吃多了。”汝荷也趴在地上和我扯皮。

    这个地沟油有毛线关系啊。

    我翻了个白眼,“嘭”一声枪响,易水果断爆头,乱舞的黑发瞬间软了下去,铺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