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己未月甲戌日小暑,玥
    也是,要么是要找新王的,要么是新王已经出现了,但还没有人知道是谁。

    我抬起头问:“对了,桑穆去哪了?”

    蓝宴耸耸肩,林涵霜想了想道:“好像去阁楼了。”

    阁楼?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腿就往楼上跑,如果没记错,弟弟家的阁楼可不是个安全的地方,枪支,毒物,数不胜数,弟弟没出生时我就偷偷上去过,阁楼的楼道按理并不明显,桑穆怎么找到的?

    走廊尽头的挂毯斜在一边,与墙板同色的门打开着,我三步并作两步地窜上楼,阁楼的灯开着,橘黄色的灯光打在空空如也的地板上,略略有些发白。

    “这里以前放过一些东西,但是最近被人搬走了。”桑穆回头看了我一眼,指着地上的印子道。

    他接道:“长方形大物件,没有拖拽痕迹,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果断地摇头:“不知道,我从来不知道这里有阁楼。”

    “哦,我们下去吧,楼上灰尘太多,会伤害呼吸道。”桑穆又望了望墙壁,转身下了楼,我紧随其后。

    经过这么个小插曲,我们倒也算安稳,新闻每天都在更新着各地的战况,唯独没出现过新王的事,本来我是不在意的,只是报道不断更新中,战火在向麦城逼近。

    “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林涵霜抱着手机,一脸担忧,“果然还是要去万森吗?”

    我盘腿坐在沙发上,脑内飞快地转动。其实去万森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不论我们有没有能力去,东西部是互看不顺的,如果引发矛盾,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

    这事也不算空穴来风,以前有年流感,新型病毒异化快速,东西部都有感染,中心政,府把人全部召集到首都,权威教授们合力研究治疗。

    然而仅仅三周,病区感染者几乎死伤殆尽,政,府当然是极力想压下来,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流传出来的资料显示:东西部感染者因为使用水杯的习惯不同,导致蝴蝶效应,引发大的暴动。

    我啧了一声,起身走上楼,透过房间的窗户,远处的景色一览无余,衰败,灰暗,连阳光都是阴阴的,夏天也快接近尾声了呢,冬日便不会遥远,丧尸在冬日虽然会行动不便,但至少是被阻止了快速的腐烂,来年就会如春草般又见生机。

    真是让人头疼。

    而且还要说那些个高级丧尸,尸王之类,他们的尸众一定是被保护的好之又好。

    “玥是不是不放心?”听到声音,我转过头,是蓝宴。

    我摇头:“也没什么不放心,就是不太喜欢万森。”

    即使爸爸妈妈在那里,我却对那个陌生的小社会充满了厌弃。

    “我想我们需要改变路线了。”桑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上来,他拿着一本棕色封皮的本子道:“玥是不知道你叔叔家是做什么的吧。”

    一句陈述句,显然他打定我什么也不知道,也确实,我立马就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不过心里是有些清明的,弟弟家能藏那么多武器,我就不可能把叔叔或者婶婶当作普通人。

    桑穆吐出四个字:“世界定论。”

    我一愣,世界定论?如果没记错,是2012的谬论:世界的时间终止于某个节点,起始于相同节点的另一个时空,那个时空的技术会非常先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世界会又一次逐渐衰败。若是以坐标轴为例,y轴正半轴只有sin形式图像的很小一部分,最高点转折,最低点是不会消亡也不会开始。

    桑穆点头:“差不多,我们这里已经快处于最高点了,但是有一点问题,我们的技术还不够,时间轴是不会折断的,也就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