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癸巳蛇年 戊午月己巳日,玥
    盛夏的气息不自觉的来了,空气中充满了烈日的味道,红绿相交的操场上满是蔫蔫的学生。

    有人在抱怨:“这什么鬼天气啊,热死了!”

    我却无法得知是谁,刚跑完1000米,浑身无力,靠着围栏连眼睛都不想睁开,汗水顺着头发滴落在手背上,带着一丝凉意。

    一道女声响起在耳边:“还好吧?”

    纸巾轻柔地拂过脸颊,吸去滑下的汗水,林涵霜小心地煽动校牌,为我驱赶燥热,虽然用处不大,但终究让我好受了些。

    “没事,好长时间没晒太阳了,放假打算去哪里玩?”我睁开眼睛,拿过林涵霜手中的纸巾,冲她感激一笑。

    她正想开口,突然跑道边传来了吵闹声。

    林涵霜伸长脖子问道:“什么事啊?”

    我也看了一眼,有些有气无力道:“不知道耶。”

    “你在这,我去看看。”还没等我开口,林涵霜就起身跑了过去,我无奈的重新靠回栏杆上,才刚闭眼,林涵霜已经跑回来了。

    她蹲回到我旁边说:“是一只死掉的小鸟,死的有点惨呢,都烂掉了。”

    林涵霜是个感性的女生,我也早习惯她这种性子,只是点点头。

    太阳越升越高,光线毒辣地射向地面。体育课就快结束了,我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拉着林涵霜准备回教室,突的,远处又是一阵骚动。

    我不自觉地皱皱眉:“什么事嘛?”拉了一把林涵霜,原想快点离开操场,却被涌来的人群撞了个踉跄。

    “当心。”林涵霜扶住我,我摆了摆手,站好。

    “怎么回事?”我惊讶地看着人群消失在转角,一路上全是血。林涵霜摇摇头,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体育课是最后一节,铃声还没停止,一大群人已经冲向了食堂,我牵着林涵霜回了班。

    刚剧烈运动过,一点食欲也没有,去小店买了个冰淇淋,吃了一半便被林涵霜抢走了,我无奈地看着她,拿纸巾擦去她手背上的污渍,她一边吃凉面一边冲我傻笑,我摸摸她的头,转身收拾书包。

    因为是艺术生,下午都用来画画,我在外面上课,便向林涵霜挥了挥手,她一脸不情愿地摇了摇手中的叉子,扭头不看我。

    无法,只好默默转身离开。

    一点钟的课,在操场边读会儿书算是我的午休,照常坐在大理石的长凳上,摸出手机。

    突然,一道身影吸引了我。

    只见一个人背对着我蹲在操场边,阳光在他四周扭曲成奇怪的光影,我抓着围栏想看他在做什么,但太远,什么也没看到,于是只好退回到树下。

    大约半个钟头后再抬头,那人还蹲在那,还是原来的姿势。我把手机塞进口袋,拎起书包从围栏间挤进了操场。

    “喂,你……”还没等我说完,那人突然转头。

    半张脸上的皮肤都褪掉了,松松的挂在下巴下,苍白中透着暗紫色的肉翻卷起来,露出带着血管的骨头。

    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退了一步。

    我一边后退一边颤抖着开口问:“喂,你没事吧?”

    那人站起来,仰头嘶吼一声,却不慎崩断了喉管,脑袋靠着脊椎骨,斜斜地歪在肩膀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