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通缉:宝贝,哪里逃 第六十二章 如愿以偿
    当天晚上各大报社连夜赶制,到了第二天清晨各大娱乐报刊全部登出宫瑾轩在求婚现场抛下fariy,去向前女友洛伊求婚。

    而宫瑾轩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反驳,抛下了外面的一切,一直守在医院里,守在洛伊身边。

    甚至一连几天,都没有给白意染打一个电话,白意染想过无数次,只要他说他是迫不得已的,甚至只要他只是解释一句,她就会原谅他。

    可是他没有!

    就在白意染最伤心最难过,最脆弱的时候,却接到了洛伊冷嘲热讽的电话。

    “白意染,我告诉过你宫瑾轩爱着的人是我,向你求婚,只不过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只要我稍微有些不适,瑾轩就会抛下你来找我,现在你应该明白,你在他心中到底是何地位了吧!”

    白意染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心像撕裂了一般,洛伊一字一句就像一颗颗针,深深地插入白意染的心里。

    “恭喜你,你终于如愿以偿了!”白意染没有多大的勇气跟她说下去了,话落,就扣了电话。

    原来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白意染都在路上,行尸走肉般的身体被记者拥挤的来回怆荡,没有灵魂的心,早已经死了!

    一群记者穷追不舍,所有的问题直接将白意染逼到了绝境。

    而就在这时,许佑辰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看到白意染暗淡无光的眼神中尽显憔悴,如同刚破壳而出的幼雏,遭受到了伤害,却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又像一位将死之人没有任何心情变化,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白意染的样子,让许佑辰一阵心疼。

    fariy我来了!

    心念之间,牵起女人的手狂跑中逃离记者,记者依旧在后面追赶着。

    终于摆脱了记者,许佑辰被白意染拉进了一所酒吧。

    灯光闪耀,五光十色,眼花缭绕。

    喧哗的吵闹声与尖锐的歌舞声混杂成这个糜烂的夜。

    “fariy不要再喝了,你喝的已经够多了!”说着去夺下女人手中的酒杯,白意染一个劲的将许佑辰甩开。

    “你让我喝,我现在除了喝酒,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白意染抢过酒瓶,继续喝。

    “你不为了你自己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吧!”

    一听到孩子,白意染满脸露出冷笑苦笑。喝的更加疯狂了!

    “孩子,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我也许会过得更好些吧!”

    白意染又哭又笑,心中的痛,还是无处释放。

    许佑辰实在看不下去了,打横抱起女人,走出了酒吧!

    但夜里,来来往往的马路旁边,白意染一个劲的吐着,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搅拌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吐完过后,白意染蹲在地上一个劲的哭。

    让许佑辰看了,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

    将女人抱在怀里,紧紧地拥住她,

    他希望自己大大的怀抱,可以给她温暖,同时也希望她也可以给自己的力量。

    “fariy你没有错,是宫瑾轩不好好珍惜你,一切都是他的错,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我会好好的对你的。”

    本以为白意染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可以幸福,可以快乐。为了白意染,他已经选择了放手。可现在看来,白意染跟宫瑾轩在一起只有伤心与痛苦。

    为了白意染,这次他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白意染趴在许佑辰的怀里没有动,这样的温暖,这样的呵护正是白意染所需要的,正是抚平心灵伤口最好的良药!

    时间渐渐的静止,白意染哭累了,睡着了,男的怀里!

    医院里。

    宫瑾轩守了洛伊好几天,终于找了个空闲,回去换个衣服,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

    宫瑾轩刚一出门,洛伊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洛伊还未发生,话筒里就传来对方神秘男人的声音。

    “怎么样,的手了吧!”

    “我的确是破坏了他们的求婚,可是宫瑾轩根本就不爱我,向我求婚,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神经病罢了!”洛伊清楚的知道宫瑾轩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责任,都是可怜自己罢了!

    “无论如何?你的目的都达到了,不是吗?”

    这句话说的倒是不错,至少白意染没有得偿所愿,来日方长,她就不相信宫瑾轩还爱不上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