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相信她的心!
    这时,门轻轻的被推开。一位身穿手裁黑色西服,浑身透着暗淡阴冷的男人走了进来。白意染瑟缩着往后退着。

    “醒了,怎么样了?好些了吗?”男人轻轻动动薄唇,脸上透出异样的光芒。

    “皇,皇甫爵?”白意染仔细的搜索脑海中的记忆,终于记起了他的名字。

    皇甫爵吃惊的笑笑,说道:“原来你还记得我!”

    “皇甫总裁的大名如雷贯顶,我怎么会不记得呢!”白意染收起自己的情绪,一脸的公式化。

    皇甫爵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瞬间有些晃神。一身洁白的雪纺纱裙,袭身及膝下,正好遮住了那一层青涩的诱惑,但更吃惊的是那不染铅华的素净容颜,玻璃般剔透的大眼睛透着灵动的光芒,宛如从天堂坠落的圣洁天使,不染红尘,没有丝毫杂质,是那个清纯又灵动的女孩。

    难怪宫瑾轩会爱上她,这样的女孩很难让别人不对她动心。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怎么了?”白意染感觉浑身没有力气,头特别疼。

    “昨晚你淋了雨发烧了,又晕倒了,没地方带你去,就把你带到了我家。”

    白意染纯透的眸子里沾染上了几丝寒意,但转瞬间又消失不见,依旧一副淡然。

    “那谢谢爵少了,改天请你吃饭。现在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白意染试着起身,却被男人硬生生的拦住。

    白意染皱着眉头,身子往后退退,拉开与皇甫爵的距离。白意染从他的眸子里,感受到了男人的危险。

    “急什么?怕宫瑾轩找不到你呀!”皇甫爵越发的放肆,紧紧的逼近女人。

    “爵少你最好放尊重点!”白意染看见皇甫爵眼中**的目光,但又有些玩味的意味。

    “尊重,我这样算尊重吗?”说着顺手去拉下白意染的肩带。头也渐渐的贴近女人的锁骨,耳垂。

    皇甫爵轻轻嗅了嗅白意染身上散发出的清香,淡淡的香气,令人沉醉!

    这样的尤物,难怪宫瑾轩会喜欢!

    不自觉的皇甫爵有些难以自控的上瘾。

    她美得想让她毁掉!

    “皇甫爵你这样做,就不怕宫瑾轩吗?”白意染假装着镇定与他周旋着。

    一提到宫瑾轩,皇甫爵的反应好像更大了,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

    “你别跟我提的他!”说着行为更加的放肆,更加的疯狂。

    像失了控的魔鬼,像地狱来的修罗。白意染就在感觉自己将要绝望的时候。

    这时门被无情的踹开了!

    当看到那具伟岸的身影时,白意染感觉到了,希望感觉到了光芒,他就像那一位白马王子,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宫瑾轩冲进来,将皇甫爵一把拉开,一个不回神,就给皇甫爵一拳。

    那张绝容铁青的面孔,令人发指。

    “皇甫爵,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宫瑾轩神色冰冷面无表情,连呼吸都迸发出刺骨的寒流。

    皇甫爵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娘抢着站起来。

    一脸欠揍的表情。

    “怎么,害怕了?怕我对你的女人做些什么。”

    “皇甫爵早晚有一天我会心账旧帐,跟你一起算。”说着扶起瘫在床上的女人。

    拉着白意染就往外走。

    “宫瑾轩,你挑女人越来越有水平了。味道都是那么好!”皇甫爵不怕死的挑衅着。

    这话里别有一番深意,宫瑾轩听好整张脸都发紫了。

    “皇甫爵,不是每个女人你都招惹的起的,以前你可以,现在那要看你有没有命招惹了!”

    宫瑾轩锋利的黑眸,如同雄鹰般桀骜冷漠,低沉的声音似乎压抑着什么,俊颜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宫瑾轩的话中好像含有深意。似乎是不让人触碰到的逆鳞。

    宫瑾轩拉着白意染出去了。将女人强行塞进车里。

    小小的空间,一阵压抑。

    “你没事吧!”白意染小心的问候着。

    宫瑾轩面无表情,强行压抑着。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好不好。”白意染小小的手轻轻的抚上男人冰冷的大掌。

    有些讨好的,萌萌的大眼睛闪着光。宫瑾轩依旧不理会。

    无论白意染说什么。

    “我昨晚碰巧遇上大雨,又发烧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就在那了!”

    “~~~”

    “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当时,白意染要死的心都有了。

    宫瑾轩回眸看看女人。

    玻璃般剔透的眼眸,布上一层薄薄的雾气。瞬间将男人的心软化。

    “好了,我不生气了。”

    “真的!”

    “嗯!”

    “但答应我,以后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无论你到哪里都要告诉我。还有以后一个人不能出去,要出去打电话跟我说我会陪着你。”宫瑾轩说了一大通,好像怎么也不放心。

    这次要不是查了全部的监控录像,宫瑾轩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看来以后宫瑾轩要在白意染身上安个定位了。

    “宫瑾轩,你这么做是担心我还是担心孩子?”白意染突然问道。

    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的话语。

    宫瑾轩没有丝毫犹豫,开口就是:“我当然是担心你了,没有你,又怎么会有孩子呢!”宫瑾轩宠溺的揉揉白意染的小脑袋,爱不释手的说道:“傻瓜!”

    白意染会心一笑。

    “瑾轩,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这一刻,白意染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她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