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你这是护着他吗?
    也许是宫瑾轩不想逼白意染太紧,第二日,两人就回到了z市。白意染的执意下住回了白雪故居。

    回到白雪故居,白意染的心也紧随着空荡荡的房子而寂寞压抑着,站在窗前放眼望去,已不是那满园的玫瑰花,没有风吹过,花儿荡漾起美丽的涟漪,没有氤氲的花香,没有花束搭的秋千,只有白意染美的会流泪的回忆。

    现在风吹过,只是一个岑寂,别的什么也没有。

    泪只是在花香的融合中才会美丽,而现在的泪一阵冰凉,寒透心底。

    花有花开花落,某时凋落,某时再度开放。古代许多大诗人惋惜花落时的凄凉,花开时又怯怕花落时的孤寂,但在白意染看来,这一切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花落了,等到来年还可以再开,可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永远无法再重来。

    人生就像一场梦,

    恍然醒来,

    你却一无所有!

    突然自己的身体被轻轻的又紧紧的抱住,嗅着他的气息,白意染的心更加无法自拔。

    他的语调变得很轻,态度也很温柔,把头窝在女人的发丝里。

    “染染,我们回去住吧,好不好!”说着加紧了对白意染拥抱的力度,感受到女人熟悉的温度。

    白意染虽然伤心,但还是贪恋他的温度,他的怀抱。

    “你自己回去吧!我想在这住一段时间。”说着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

    男人像失了魂一样,着了魔一般,紧紧的握住白意染的胳膊。

    “我不是都跟你解释过了吗,你到底还在闹什么?”男人还是失去了耐心。

    白意染浮面冷笑繁生,唇不停的打着抽搐,泪似露珠般从绿叶表面滑落,美却失去了原本的颜色。

    “你只是觉得我在跟你闹吗?”白意染难以置信的看着宫瑾轩。

    她不过是想听他说声“我爱你”而已,但白意染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从一开始白意染就知道,但这一切都是自己太执着了,她知道自己错了。

    “那如果不是闹,那就跟我回家!”说着宫瑾轩强劲的拉扯着女人。

    “宫瑾轩既然不爱我,又何必把我困在你身边。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吗?”白意染沉痛的望着眼前这个她从未读懂的男人。

    心疼的不自觉嘶吼。

    “难道在你眼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你吗?”宫瑾轩没找到白意染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难道不是吗?”

    白意染的反问,也是让宫瑾轩一愣。

    他也想问自己,他对她只是报复吗?

    “既然你认为我这是对你的报复,那你今天就必须跟我回去!”说着打横抱起女人,不顾女人的挣扎,强行塞到了车上。

    把白意染自己一个人留在公寓后,宫瑾轩就开车离开了。

    白意染看着熟悉的地方,心情十分的郁闷。但奇怪的是网上没有一点关于她的消息。

    这让白意染更加担心许佑辰了,不知现在他怎么样了。

    两人怕被记者拍到,便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见面。

    一来,许佑辰就紧紧的将白意染搂在怀里。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宫瑾轩没对你怎么样吧?”上下打量着女人,看着白意染摇了摇头,才放心下来。

    “我没事,倒是你,家里人没为难你吧。”白意染知道他们这种契约婚姻如果让许佑辰父母知道了,许佑辰一定不好过。

    而且宫瑾轩的抢婚,一定让许家丢尽了脸。

    虽然他嘴上说没事,可谁知道,为了白意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公司解约,家族公司出现危机,母亲又强逼他娶殷氏千金挽救公司。现在他是骑虎难下。

    许佑辰紧紧的抓住白意染的手。

    “fariy我们走吧,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好不好。”

    白意染惊讶的看着许佑辰,满眼里都是疑惑。

    “你在说什么?”白意染虽然伤心,但三年的外国生活,让白意染知道,故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她发过誓今后不会再离开这里。

    “宫瑾轩这么对你你还要留在他的身边吗?跟我走吧,今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许佑辰终于明白宫瑾轩是有多么的可怕,就算让他失去事业,失去公司,他也要跟白意染在一起。

    就在白意染开口说话的时候,一个低沉有力的男声想起。

    “我的女人,你想要带到哪里去?”宫瑾轩突然逆光而来,浑身散发的冷焰,冰冷的让人窒息,灼烧的让人撕裂。

    男人危险的笑意,像是美丽的花,却带着毒。

    男人走过来的那一刻,一排保镖瞬间将他们围住。

    男人一步一步的靠近,白意染的心,狂跳不已。

    这样的宫瑾轩让白意染感到害怕,以对他的了解,这样越是风轻云淡,他就越危险。

    “你想干什么?”白意染看见宫瑾轩对许佑辰的火焰,他怕不阻止,许佑辰真会被他所伤。

    白意染挡在了许佑辰的前面。

    “你这是在护着他吗?”

    白意染殊不知,当自己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维护其他的男人,这是对男人的一种侮辱。

    不仅白意染护不了许佑辰,反而只会让他更惨。

    宫瑾轩将白意染一把拉开,上来就给了许佑辰一拳,许佑辰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