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我刚流产!
    白意染看着宫瑾轩离开后,偷偷的进入了他的书房,看见手机还在桌上,感觉机会来了。白意染,把门关上,拿起桌上的手机,慌乱的拨通了许佑辰的电话,心想打鼓一般怦怦直跳,生怕许佑辰不接电话,又怕宫瑾轩突然回来。

    心神不安的拨通电话,焦急地等待着第一声响起,而这时门被毫不留情的踹开了。白意染惊慌失措,宫瑾轩铁青着一张脸,迅速的把手机抢过来,直接关机

    他只是刚离开一会儿,没想到她就往外通风报信。

    顷刻间,心中的怒火围聚成一团火焰,将宫瑾轩整个人都灼烧着,雪身体发生翻天覆地的撕裂,像无数条蛊虫啃咬着,深深地折磨着他。

    宫瑾轩身上的怒火一触即发,又被白意染毫无悔意的眼神燃起。

    宫瑾轩鼓足胸腔中的火焰毫不留情的全部喷射到白意染的身上,他大声吼道:“白意染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永远都不可能离开这个岛,你永远都无法从我的身边逃走。”

    失去理智的宫瑾轩却依然清楚的记得手机上拨打人的姓名,“许佑辰”是“许佑辰”。

    原来在他心中许佑辰才是最重要的。

    宫瑾轩的话也是刺激到了白意染,白意染大声嘶吼道:“宫瑾轩即使我的人在你身边又有什么用,你可以囚禁我的人,但你永远无法囚禁我的心,永远都无法阻止我心中到底爱谁?”

    宫瑾轩一愣,她这句话难道是在说她已经不爱他了吗?

    他的心已经痛到缺氧的地步,仿佛血管里被冰气所吞噬,流穿整个身体。

    刹那间,四方复杂的情感,由此集中。

    宫瑾轩深锁着眉头,恶狠狠的语气,仿佛从心里传来只见他说道:“那好,既然无法得到你的心,那我就先要了你的身体。”说着一个猛地用力,将白意染摁倒在床。

    便展开了他憎恨交杂粗鲁的撕吻,他的吻带着燃烧着的火焰,吻到那里都带来尖锐的疼痛。

    白意染的反抗,更加激怒了男人。

    吻着她的唇,宫瑾轩会情不自禁的就会想起也许在不久之前这个地方被其他的男人深情的吻过,而她也会很情愿的迎合着,想到这里宫瑾轩吻得更加疯狂。

    疯狂到一定极致,那就不叫吻而叫啃咬。

    他狠狠的咬着她的唇,甚至渗出了血。

    传到咸咸的味道,仿佛更加展现出女人的红色诱惑。

    白意染疼痛的用力敲打着男人的后背,他却愈发的猛烈。

    当前奏发展到**,他猛烈的撕裂开女人的衣服,碰触着她的身体,仿佛唤醒了白意染神质细胞。

    她知道他马上要冲破防线了,可是她要如何拒绝,如何躲过去才能够不伤到孩子。

    一想到孩子,白意染立即把发挥出母爱极限的力量,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伤到孩子。

    即使拼尽全力,她也一定要保护这孩子。

    这时宫瑾轩正由上到下,一路吻到脖颈,却在**达到极致时,听到了这样一句话:“我刚流了产,暂时还不能做这个。”

    白意染不敢告诉他孩子还在,他都不承认孩子是他的,她害怕他将孩子打掉。

    瞬间,宫瑾轩停住了,所有的动作,他的脸已经铁青的如同青锈一般。

    他怎么能忘了她刚流产呢?

    顷刻间,宫瑾轩迅速起身,将白意染推到一边,白意染穿上衣服。

    宫瑾轩哽咽了很久,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他知道无法抑制住内心的这种感情外露的感觉。

    “白意染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会狠心的为了跟他结婚打掉我们的孩子?”

    宫瑾轩强忍着将白意染撕裂的冲动,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

    可这些话却恰恰激起白意染放心,对空荡最容易被触破的地方,白意染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

    “为什么?这都不是你所希望的吗?既然你都不认这个孩子,那我为什么还要留着你的孩子?”

    话音甫落。

    宫瑾轩的心像被刀捅裂开了一样。原来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在采访中说的话让白意染误会了,才会让她将孩子打掉。

    宫瑾轩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跟白意染解释清楚,那现在白意染就不会将孩子打掉,更不会想着嫁给许佑辰。

    可为什么她会嫁给许佑辰呢?

    “意染你听我解释,我那样说都是为了保护你。”

    白意染难以理解的看着宫瑾轩。

    “保护我?你的保护就是让我陷入更大的困境。”白意染想着当时被记者围攻,遭受全天下人的猜疑谴责,难道这就是他对自己的保护吗?如果不是许佑辰,白意染真的感觉自己会崩溃掉的。那样的舆论压力,她真的承受不了。

    “我本来是有办法让你全身而退,可没想到。”宫瑾轩停顿了。

    “可没想到这个时候洛伊会出事。”白意染很自然的接着宫瑾轩的话说了下去。

    “我。”宫瑾轩没想到白意染竟然会知道。顿时,不知如何向她解释。

    “宫瑾轩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有没有爱过我?”白意染眼眸中闪烁着泪光,满满的都是期待,想知道他心中的那个答案,到底是什么?

    可他依旧是久久未语。白意染就知道从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自作多情。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一个给你买来的女人是不应该奢求这么多的,我会努力赚钱还你,从今往后我们再无关系。”

    白意染十分认真的看着他,也许这次她是真的要打算放手了,放过他,亦是放过自己。

    “白意染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是不可能离开我的。”宫瑾轩又想用这种强硬的方式将她挽留,可这次白意染真的是心累了。

    “既然你不爱我,又何必强行把我留在你的身边,这样我们两个人都会痛苦。”

    宫瑾轩不知道现在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是爱吗?好像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但又不讨厌,应该是喜欢吧。

    “意染,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一个月后你生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答案。”宫瑾轩为了白意染放下了所有的骄傲,祈求给他机会。

    这样的宫瑾轩白意染看了心里特别的难受,感觉自己的心又一次为他沉沦了!

    “那你总该为这件事给我一个理由吧。”白意染放缓了说话的温度,心也渐渐软了下来。

    “如果我承认我你的关系,那你将会成为我的软肋,一旦你被他们牵制,这将会对我非常的不利,何况我也不想让你冒险。”宫瑾轩虽然是帝王,但也是有许多的敌人,想尽各种办法打击他打压他,他们一旦知道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他们可能会对白意染下手,这样就太冒险了。

    “真的只是这样吗?”白意染狐疑的看着宫瑾轩。

    “相信我,一个月后我会给你你想要的答案。”宫瑾轩声音变得温柔,眼神也更加的深情。

    看到白意染有些心软,宫瑾轩也反问道:“那你跟许佑辰算什么?”居然在他不在,想着结婚。

    “他只是帮我摆脱舆论,我帮他赶走未婚妻,我们只是契约关系。”在个时候,白意染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

    “那就好。”宫瑾轩像是松了口气,接着面色也变得温柔了些,俊颜上带着深情地笑容。

    白意染也分不出真假,对于他的靠近,白意染自然的后退。

    “既然这样,那一个月之后再说吧,这段时间我会住到白雪故居去。”宫瑾轩还想说什么,却被白意染抢先了,冷冷的说道:“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被挡在门外的宫瑾轩,望着远处的蓝蓝的大海,心中无法言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