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你真狠!
    宫瑾轩把白意染带走之后直接上了一艘私人船艇,水天一色,汪洋一片,白意染四处望去,大海无垠一望无边。

    宫瑾轩有目的的是去一个方向,从夹板上站了起来,怒目圆睁地瞪着他,问道:“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宫瑾轩毫不顾忌白意染,面对宫瑾轩的无视,白意染忍无可忍。

    “宫瑾轩你给我停下,停下!”宫瑾轩依旧不理会,白意染忍耐到了极点,站在甲板上。

    对视着宫瑾轩,威胁到:“宫瑾轩你如果再不停下,我就马上从这里跳下去。”

    宫瑾轩回头看了看白意染,看着他认真的表情,

    宫瑾轩有些晃了神,停下船走到白意染的身边。

    温柔的把白意染从甲板上抱了下来,然后揽住白意染,好声哄道:“好了,我们不闹了,小心动了胎气,来乖乖听话,坐到这边来。”或者将白意染扶到旁边的座位上。

    白意染苦笑的望着宫瑾轩,等其不及,一手将他推开。

    “宫瑾轩你还真以为我怀着你的孩子,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怀着你的孩子去嫁给别人?宫瑾轩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白意染的眼神里,充满了悲伤,充满了爱与恨迷失的快感。

    爱欲不能便是伤害。

    宫瑾轩,听到这段话,心头仿佛触电了一般,已经感受不到疼痛,而是麻木。

    他真的不敢相信,白意染居然会为了嫁给许佑辰打掉了他的孩子。

    这是一种多么沉重的背叛与打击!

    现在的宫瑾轩才明白,原来在他心中他是那么的在乎白意染,那么的在乎那个孩子。

    当他知道白意染要结婚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都要快疯掉了,他恨不得那一刻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他疯狂的来抢婚,只为将白意染和孩子留在身边。可现在孩子没了,他万万都没有想到。

    瞬间——

    所有的情绪在一瞬间全部化为仇恨,他忍不了了,忍不了了。

    气急之下,健步如飞,五指灵便,阔步向前掐住白意染的脖子,死死地抵在甲板上。

    宫瑾轩五指青筋暴凸,俊颜逼得通红。

    “白意染!你真狠!”

    咬紧牙关,让话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感觉,只有现代的宫瑾轩才能够体会得到吧!

    而白意染却不甘示弱,无法控制内心的愤怒,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太让她失望了。

    “宫瑾轩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会让许佑辰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着全世界的人都在羞辱他辱骂他,你难道内心不会有愧疚吗?”

    白意染越往下说,宫瑾轩掐的越紧。一个男人,一个强势的男人是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为了别的男人责怪自己的。

    宫瑾轩的,眼中闪烁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厌恶被恨所掩盖。

    “白意染我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从今以后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说着用力的将白意染用力的甩开,自己回到驾驶位上,开向远方。

    片刻之间,视线里出现了一座岛屿,远远的望去小岛立足于海的中心,整个形态宛如一颗巨大的宝石,四棱四角,通体像是用绿色染过似的,到处,郁郁葱葱。四处张望整片大海中只有这一点生机,神秘而又美丽。

    下了船,慢跑在沙滩上,暖暖的,特别舒服,仰望天空,万里无云,晴空一碧,水天一色,仿佛被笼罩在一块巨大的白沙中。

    这样的感觉特别美好,一时间竟已经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整个人沉浸带这美丽的世界里。

    宫瑾轩硬拉着白意染往岛屿别墅走去。宫瑾轩怕白意染乱跑,把她锁在了一个房间里。

    白意染看着身上的婚纱,满身镶嵌的珍珠在昏暗的房间里更加散发出光芒,白意染不由得流下泪来。

    这时门开了,白意染迅速的转过身去把眼泪擦干净,原来是佣人送饭来了。

    白意染一点胃口都没有,让佣人把饭放在桌子上,让她出去了。

    这时,宫瑾轩走了进来。看着一身婚纱的白意染,眼神变得更加阴暗了。

    白意染,避开他尖锐的眼神,以白意染对他的了解,下一刻,宫瑾轩,应该会爆发了吧!

    “你这身破衣服,还要穿多久?马上给我脱下来!”

    白意染惊讶的望着宫瑾轩,这貌似不是他的风格,有些受宠若惊。

    “我脱下来,那我穿什么呀?”

    宫瑾轩,眉头一皱,脑海中瞬间一闪,来到衣柜前,选了几件扔到了床上。

    白意染一看,双瞳都要雷出来了。

    这些衣服全是男士衬衫,白意染拿大的量了一下,这些衬衫都可以把自己包裹起来,而且颜色单一特别难看。

    白意染摆出一张苦瓜脸,十分嫌弃。

    “这些衣服都是我没有穿过的,你放心穿就是了。”

    白意染连忙摇了摇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有没有女人的衣服?”白意染,大气不敢喘一下,更不敢抬头去看他,白意染知道他现在的脸一定比包公还要难看。

    果然——

    反问道:“你很希望这里有女人的衣服吗?”

    白意染的脑袋,像短路了一样猛地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他。

    宫瑾轩的,唇角眯起了一个弧度,继续说道:“反正你身上的衣服必须扔掉,至于这些衣服,你穿不穿无所谓。”

    宫瑾轩转身离去,白意染无奈的走进了浴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