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抢婚!
    圣洁的白色宫殿里,将迎来一场盛大的婚礼。全场通体为白色调式,暗喻着坚贞不渝的爱情。在托台花柱上盛开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白色玫瑰花事,欲滴的花朵圣洁美丽。满空气里的玫瑰花香,仿佛让所有人都进入梦境。

    白意染挽着许佑辰的渐渐的走向神父。白意染的婚纱如同绸缎一般长长的拖在地上,恰身镶嵌的显示出白意染姣好的身材。上面点点小碎花的花蕊,完全是珍珠镶嵌,散发出华亮的宝光。这一身与白意染的气质相融合,韵美更有内涵。

    长长的头发被轻撩的盘起,无数花式之后被一顶皇冠固定。

    今天她就是他的公主!

    许佑辰颀长的身形,英俊的脸庞,依旧醉心的微笑。他的笑容让人沉醉,让人迷恋。

    今天白意染要嫁给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了!

    一段时光的回想,两人终于来到神父面前。

    神父严肃的面孔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看着脸前的两位新人,询问道:“请问许佑辰先生,你愿意娶白意染小姐为妻吗?”

    从许佑辰的眼神里,温柔充满坚定。

    “白意染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守护在你身边。”心念之间许佑辰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愿意!”

    瞬间台下扬起激烈的掌声,掌声过后,神父再转向白意染。

    “请问白意染小姐你愿意嫁给许佑辰先生为妻吗?”白意染微微抬头,正巧对视上许佑辰明亮的眸子,他的眼中因充满了期待,散发出明亮的光。

    白意染不知道今天走上这条路是对还是错,如果是错,那就让她一错再错下去吧。这颗心已经千疮百孔了,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追求那美丽的爱情。

    接下来,她会为孩子而活。无论让她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愿意。

    所以——

    结婚是对孩子最好的安排,也是白意染最好的选择。

    白意染浅勾一笑,略动唇瓣。

    说道:“我”但话未吐出,从门外传来一阵嘹亮的响声。

    “她不愿意!”

    大家瞬间朝声而望。

    只见——

    宫瑾轩一身黑色西服一尘不染,黑耀的眸子里迸发出一种无法追逐的光一直深深地锁着白意染,眼神里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浑身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白意染进入婚礼现场的那一刻,一群黑衣人紧跟着而入,将现场围的水泄不通。

    强大的气势如同旋风一样,刮索着在场的每个人,现场鸦雀无声,宫瑾轩每走一步都会摩擦着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

    宫瑾轩走上主席台直至白意染,许佑辰上前阻拦,宫瑾轩目不斜视,只见两个黑衣人扣住许佑辰的胳膊让他无法动弹。

    “宫瑾轩今天的婚礼可是现场直播,你最好不要乱来。”许佑辰威胁到。

    “我既然来到了这里,我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宫瑾轩狂妄不羁的一个眼神,保镖们瞬间将所有的记者都拿下。

    宫瑾轩毫无阻拦的直逼白意染。

    白意染一愣。

    “结果好玩吗?”

    他没有了以往的戾气逼人,也没有危险的笑意,则只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实在让白意染琢磨不透。

    “宫瑾轩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着白意染完全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没有比这个更让宫瑾轩抓狂的,既然如此,他也被有必要再去给任何人留颜面了。

    “白意染你趁我不在跟别人结婚,你好像还没有这个权利。”说着想抓住白意染的胳膊,却被女人灵巧的躲开了。

    刚才宫瑾轩的话更加说明白意染在他心中只是没有权利的玩物,没有自尊,没有自由,

    白意染直视对着宫瑾轩,反驳道:“结不结婚,跟谁结婚,都是我自己的事,好像很宫先生没什么关系吧!”

    面对白意染的冷眼相对,宫瑾轩邪魅一笑,一抹廖云拔眉而上。

    “看来宝贝的记性不太好,都忘了自己到底是谁的女人了。”

    “宫瑾轩我从来都不是。”白意染很是认真的说。满眼里都是坚定,甚至透着苦痛。

    在他心中她是他的女人吗?只是一个玩物罢了!

    “白意染白纸黑字都写着,你可是卖给我的,你难道还想抵赖不成。那你也要问问你肚子里的孩子管谁叫爹。”

    话落,席上的人纷纷争议起来。

    宫瑾轩唇角勾起一个弧度,一这种变化更加激怒被两个黑衣人困住的许佑辰。

    挣扎着冲向宫瑾轩却再次被困住,不由得恶语相冲:“宫瑾轩你早干什么去了,如果我没有记错宫总已经否认你们两个人的关系了,现在fariy要嫁的人是我。”

    宫瑾轩转身亲临对视着许佑辰,毫不退让,咄言想逼:“许大少真的要娶一个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吗?”

    三言两语,字字逼人,许佑辰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这时,许阔走了上来。

    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许佑辰想反驳些什么,却又无话可说,最后选择沉默。

    许阔本来也觉得奇怪,白意染本来不是宫瑾轩的未婚妻吗?她怎么会嫁给许佑辰,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这许佑辰的母亲走了上来,对着白意染抬起手来,破口大骂“贱人”,白意染也准备接受这一掌,已经是因为自己太自私了。

    可就在这时——

    “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吧。”话途中,宫瑾轩握住了许佑辰母亲的手,还才没有被打。

    可自己宁愿被她打,也不愿意让她用更憎恶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时宫瑾轩也握住了白意染的胳膊,不顾女人的挣扎大摇大摆的拉着她走出了会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