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孩子是我的!
    “二哥,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乐正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脸冷漠,浑身冰冷的男人。

    宫瑾轩没有回应,直接走进了演播室。

    一进来,迎来女主持人的热烈追捧。

    满眼都止不住对男人的爱意,也就是宫瑾轩不愿接受任何采访的原因吧!

    话归正题。

    “请问宫总与当红女星fariy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宫瑾轩一脸冷漠,像是一片死海,没有任何表情,强大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面对宫瑾轩的沉默不语,主持人明显有些尴尬。

    紧张的吸了口气,再次准备开口问道。

    宫瑾轩却突然说道:“我与fariy没有任何关系!”

    主持人惊呼的点了点头。

    “那fariy肚子中的孩子是谁的呢?”主持人问完就后悔了,宫瑾轩一个冷眸射过来,贯穿她的全身,瞬间像冻住了一样,一动不敢动。

    “对于这个问题还是问fariy本人比较好。”

    这时乐正辰突然走了进来,在宫瑾轩的耳边说了几句。宫瑾轩剑锋一般的眉宇顿时紧皱起来。

    不顾是现场直播,直接转身离开。

    “宫总有要事处理,好了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吧!”乐正辰处理了一下,马上跟上宫瑾轩。

    当白意染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瞬间整个人都崩溃了,昨天还是你侬我侬,情意绵绵,而今天他却冷漠无情,翻脸不认。

    白意染接着给宫瑾轩打过电话去,可宫瑾轩的手机已经关机了。白意染都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次,打到手都麻了,可是那边还是关机。

    秋叶飘落,落地成泥。孤独的一个人,走在喧闹的世界里。

    为什么他会否认他们的关系,昨天他不是还问她愿不愿意来嫁给他了吗?

    为什么他的手机关机,为什么不给她解释。

    不知不觉白意染走到了nz。

    “请问你们总裁在吗?”

    “总裁出差了!”

    “那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对不起,这个不知道!”白意染落寞的离开。

    服务台的小姐满眼里都是可怜,有的甚至是鄙夷,白意染走后那些人一阵热议。

    “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总裁都否认两人的关系了,她的还有脸来。”

    “可能想把孩子赖给我们总裁吧。”

    “那她就太不自量力了。”

    白意染在不远处正好听到她们的议论,白意染的心更是生生的疼。

    白意染赶紧离开,因为她看见所有人都在背后暗暗的议论她,白意染觉得自己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可是无论怎么躲,怎么逃,白意染还是没有躲过记者的围攻。

    “宫总已经否认你们两人的关系,那你腹中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请你说一下吧!”

    “请你说一下吧!”

    白意染躲闪着摄像头,这样强烈的闪光灯让白意染感到发怵。

    现在宫瑾轩已经否认了两人的关系,所以没有了宫瑾轩的庇护,记者们更是肆无忌惮。

    就在白意染感觉自己要崩溃的时候,这时,许佑辰一身笔直的西装,黄棕色发丝,拥有如寒星般明亮透明的眸子,寒光袭来,似是冬至的夜。

    许佑辰推来记者,走在白意染身边,将白意染挡在他健壮结实的背后。

    许佑辰深沉的眸子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从她呆滞晦暗的眼睛里,许佑辰看见了她的恐惧,与害怕,小手也一直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许佑辰心疼她。

    “孩子是我的。”

    许佑辰高声说道,瞬间全体沸腾。

    白意染也是惊讶的望着许佑辰。这样做,可是毁了他的名声呀!而且不是他的责任,他也没必要来替别人承担。

    “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呀?”

    “到时候自然会通知大家,现在fariy累了,让她先去休息一下好吗?”许佑辰简单的回答,拉着白意染往外走,记者们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还是为他们让出了路。

    毕竟孩子是许佑辰的这个消息,也是可以轰动沸腾的。

    一路上,白意染一句话也不说,凝望着窗外,像是丟了魂一样。

    “对不起,刚才那样说。”许佑辰确实有些私心,但只有这样,白意染才不会再受到骚扰。

    “不怪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我不想牵连到你。”毕竟这种事会对许佑辰产生很大的影响,何况他还是公众人物。

    “我是自愿的,我对你也是有私心的,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许佑辰对白意染很坦诚,这也是白意染所欣慰的吧。

    “你跟他,怎么回事?”许佑辰小心翼翼的问着。

    见白意染满脸的忧伤,眼眸中都含着泪水,许佑辰也不敢问了。

    看来,她与宫瑾轩应该出问题了。

    下午的天空,很浓重,不带任何清新的的元素,只是一片灰暗。

    天台上,由高处向远处眺望,浓浓的烟雾笼罩着这座烦闹的城市。

    天台上的玫瑰花在风中渐渐凌乱了。香气也被笼罩住,无法散发。

    看着爱情之花渐渐凋谢,光芒也渐渐暗淡。

    白意染的心也随之落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