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你们结婚吧!
    经过昨天的晚会,白意染与宫瑾轩的绯闻就更多了。

    “明星fariy未婚先孕,欲嫁z市帝王!”

    “当红明星fariy凭腹欲嫁豪门!”

    “fariy借腹上位,一跃成为豪门太太!”

    各类的新闻都是围绕白意染的肚子展开,这让白意染很反感,为什么连一个腹中的胎儿都不放过。

    白意染整天看到这些新闻,心情十分不好。

    “今晚陪我去个地方,好好准备一下。”宫瑾轩出门的时候突然对白意染说道。

    “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宫瑾轩保留了神秘,白意染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到了才知道,宫瑾轩竟然带她来了宫家大殿。从外观看,如同一座豪华的宫殿,整体采用欧式建筑风格,十分华丽。而且宫殿特别大,从大门口到主宫殿开车行驶了半个小时,这绝对是身份,财富的象征。

    白意染一下车就有许多保镖在门口排成两排迎接。

    “少爷好!白小姐好!”

    宫瑾轩沉默不语,自然走过,而白意染却有些不适应。

    宫瑾轩回头一看,白意染还在远处,犹豫着没动。

    “还不快跟上,要我去抱你吗?”宫瑾轩毫不顾忌的说着。白意染羞得小脸涨红,小步赶紧跟上。

    小声在男人耳边说:“宫瑾轩你怎么没告诉我,是来你家呀?”

    “早晚都是要来的,早来晚来有什么区别。”

    “什么?”白意染被宫瑾轩的话弄懵了。这是金主应该对情人说的话吗?

    宫瑾轩也意识到了什么。

    “爷爷要见你。”

    瞬间,白意染的心跳直线加速,紧张的不行,他爷爷怎么会见自己呢?

    “你为什么不早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准备。”见长辈总归要有礼貌的,可她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

    “爷爷不在意的!”说着,牵着白意染的手走了进去。

    白意染环顾四周,这房子里的装饰不似外面那么张扬,十分优雅,还有古香的气息。

    “爷爷。”

    寻着宫瑾轩的视线,看到了一位伟岸严肃的老人,不愧是军司令,虽然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但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摄人气魄,是难以抹去的。

    白意染跟随着宫瑾轩向老人问好“爷爷好!”

    宫老爷子上下打量着白意染。简单的白色连衣裙看起来十分优雅,粉黛未施的小脸粉嫩,干净,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怀孕几个月了?”宫老爷子突然问道。对于他的直接,白意染有些反应不过来。

    “两个多月。”

    “孩子是我们宫家的吧?”白意染看了看宫瑾轩,然后点了点头。

    “最好是这样,不然欺骗我们宫家的后果,可不是你能够承担的起的。”宫老爷子声音如同弘钟敲击,十分震慑人心。

    句句又金言玉鼎,一时间白意染不知如何回答。

    “爷爷,你都吓到她了!”

    听到宫瑾轩的话,宫老爷子有些不满意了。

    “这就吓到了,未婚先孕的时候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宫老爷子一点面子都不留,白意染羞得面红耳赤,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说完白意染,宫老爷子又把视线转移到了宫瑾轩的身上。

    “我们宫家的家训就是要把小姑娘的肚子搞大吗?而且你竟然给我弄上新闻,现在搞得人人皆知,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搁?”宫老爷子瞬间变了脸,面部暴筋突出。

    “来人,家法伺候!”声音洪亮冲破云霄,震慑力让大地都在震抖。

    “瑾轩!”白意染吓得紧紧的握着宫瑾轩的手。

    “没事!乖,到旁边去。”宫瑾轩手掌炽热的温度给予白意染安慰。

    话落,宫瑾轩径直跪下。这时宫老爷子拿起扁杖,双手紧紧的握着,猛力抬起,狠狠地落下。

    瞬间,宫瑾轩白色的衬衫印出了血色。

    宫瑾轩一声不吭。

    宫老爷子又狠狠的来了一棍。

    这次的力度比刚才的更重。

    宫瑾轩依旧一声不吭。

    但宫瑾轩的衬衫已经血染的很厉害,现在宫瑾轩的后背一定是惨不忍睹了。

    白意染不敢上前,但看到宫瑾轩血染的样子,白意染泪忍不住的往下流,她没想到宫老爷子竟然可以下如此狠手。

    宫老爷子终于停下了,但他没说起来,宫瑾轩就一直跪着。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你就应该负责,我们宫家丢不起这个人。”宫老爷子是军人出身,军官家是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丑闻的。

    沉寂了很久。

    说道——

    “你们结婚吧!”

    白意染惊讶的望着宫老爷子,他怎么会允许自己嫁给宫瑾轩呢!她可是林璇玑的女儿呀!

    宫瑾轩对于老爷子的反应,好像并不意外。

    “她不能嫁给瑾轩!”这时一个强有力的男声传来。

    白意染寻声而望,看见一身军装的宫东廷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她是林璇玑的女儿,我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嫁过来的。”宫东廷的态度十分强硬。

    “我不管她到底是谁的女儿,既然她已经怀了我们宫家的孩子,我们就要对她负责!你不同意也得同意,这事没得商量。”

    在宫老爷子的眼里,宫家的名誉胜过一切,而且军官家庭是不允许绯闻丑闻出现的,既然现在新闻闹得这么凶,那就只能用结婚堵住那些悠悠之口。

    “我是绝对不会让杀人凶手的女儿嫁给瑾轩的!”

    “那你也别忘了,如果不是你做了那些丑事,子美也不会伤心欲绝,那件事你也有责任!”宫老爷子的话声声刺耳,振动着上下天地,听到这些宫东廷瞬间不再违背老爷子,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白意染听着宫老爷子的话,好像话中有话,难道罗子美的死还有别的原因吗?这也许是解开当年事情真相的一个突破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