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再展笑颜
    “你说什么,宫瑾轩以为你要打胎,所以才这样的?”白意染满脸都是苦涩,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这么说他是很在乎这个孩子的!”季初夏听了白意染的描述,的确可以这样理解。

    白意染没有否认,但及其忧伤的说道:“可是他根本就不爱我!不是爱情结晶的孩子,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让他来到这个世界。”

    “染染那就看你自己的心了!”季初夏的话深深的戳中了白意染的心底薄薄的底色。

    白意染透过窗子,望着远方。伴着夜风,浓墨的夜也变得幽静,深远。窗外乌黑一片,一切都失去了光芒。

    白意染也陷入了迷茫!

    在医院又养了两天,白意染出院了。医生说准妈妈可能会感到焦虑、没有安全感,准爸爸要多多陪陪她。让她有安全感,感觉到时刻有爱。这样孩子才会生的漂亮,聪明。

    所以宫瑾轩挤出时间来,陪着白意染。

    昨晚一场大雨,铺天盖地而下,粗根老树只是被打湿了绿衣,而娇弱的玫瑰花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白意染一大早就回到白雪故居,看到被狂风暴雨摧残打落的玫瑰花,片片花瓣被遗落在地,生命从此辗作成泥化作尘,此景白意染心中一阵心疼。

    要是妈妈还在的话,一定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妈妈会用雨伞给他们遮挡,它们就像是妈妈的孩子,为它们遮风挡雨,不让它们受到丝毫的伤害。

    连一朵玫瑰花,妈妈都悉心呵护,不忍心伤害。那如果自己打掉孩子,妈妈会不会也是伤心难过?

    白意染望着这片玫瑰花园,眼神渐渐迷失,找不到答案。

    白意染拿来工具,把被打倒的,连根拔起的,再重新种回去。

    “啊!”白意染突然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看看”宫瑾轩大步跑过来,拿起女人的小手。

    看到葱白的指肚上泛出鲜艳的血滴来,宫瑾轩迅疾将女人的小手含在嘴里。

    蠕动麻酥的触感,白意染感觉到男人正在帮她吸出有毒的血液,看到宫瑾轩低头认真的样子,白意染的心又被什么触动了一下,久久不能平复。

    “怎么这么不小心?”宫瑾轩责怪着这个让他不省事的小女人。

    “花都歪了!”

    白意染反驳了一句,又感觉在宫瑾轩面前她是一点理都没有的,索性低着眸子,不再说话,像是个犯错的小孩。看女人这个样子,宫瑾轩也不忍心责怪她了,给她贴了个创可贴,让女人安心坐着。

    “坐好,我去。”说着宫瑾轩脱下外面的西服,走进了花园。

    看到宫瑾轩一身白色衬衫,被汗水打湿了脸庞,手上被泥土染红,但全身一尘不染,这样干净,安静的宫瑾轩浑身放着光芒,久久让白意染挪不开眼睛。

    “我有这么好看?”宫瑾轩突然回眸,对视上小女人的眼睛。

    白意染惊到了一般,连忙挪开视线。

    “才没有呢!”白意染羞得无地自容。宫瑾轩却不理不饶,继续调侃着小女人:“既然这么想看,那今晚就让你看个够!”

    宫瑾轩流波双眸,暗潮涌动,色带桃花,唇角沟动。

    白意染一看就知道他暗指得意思了。

    小嘴撅着。

    “流氓!”

    唇瓣沾染了淡淡的粉,水嫩欲滴,动感如同果冻,让人情不自禁想吸一口。

    宫瑾轩渐渐走近女人,蹲下身子,仰着头看着娇羞的女人。

    “我流氓也只流氓你!”说着,顺势将白意染揽过来。

    生生擒上女人果冻般的香唇。男人这次跟以往不同,轻轻一碰,沾染了点点的芳香,就离开。然后对视着女人的美眸。

    “我可以吻你吗?”

    白意染惊讶的不知所措。

    他这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吗?这是要寻求自己的同意吗?

    男人眸光明亮,不掺杂任何杂质,但白意染还是看不懂。

    但这次宫瑾轩是不是有点尊重自己了!

    “不要!”白意染娇羞的躲开男人的炽热的眼神。

    “真的不要吗?”

    “不要!”

    “不要的话,那就要受到惩罚!”说着宫瑾轩诡异的眼神投射过来,一脸的坏笑。

    “什么?”白意染不解的望着男人。

    只见男人指肚往女人干净的小脸上一划,乌黑一道。

    白意染一皱眉头。

    宫瑾轩趁机又是一道,十足的花猫脸。

    白意染这才发觉过来。

    愤愤的说道:“要玩是吧!”似是疑问,又似是肯定。

    宫瑾轩简单的一挑眉。

    白意染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突然抬手,在男人的俊颜上轻轻一划,瞬间男人也成了花猫脸了。

    偷袭成功的白意染十分得意,看到宫瑾轩的鬼样子,白意染忍不住哈哈大笑。

    “好笑吗?”

    话未落,就又在白意染脸上化了几道。

    白意染也不甘认输。在宫瑾轩的脸上乱花着。

    这次终于又看见白意染的笑容了,这样的感觉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