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打掉孩子吧!
    走过漫长的薰衣草花海,白意染与许佑辰相伴而行。两人聊着天,又增进了对彼此的了解。

    听了白意染这么多故事,许佑辰对白意染的爱意更盛了。

    接近接近傍晚时分,许佑辰才将白意染送回公寓。

    “没有你做我的女主角,我的演技水平都直线下降了!”许佑辰满满的都是埋怨。自从白意染怀孕不进剧组,许佑辰也没有了活力。

    “谁说的,我看你与那些小花旦都挺般配的。”白意染也不由得调侃。

    “没有了你谁都不能与我般配了!”白意染没想到许佑辰竟然这么诗意。说句话就能让他说成甜甜的情话,以后白意染都不敢与他说话了!

    “我的女人还不劳许少挂念!”这时,男人锉锵有力的声音袭入耳朵。寻声而望,只见男人逆着光线大步走开,剑眉轻挑,彰显着主人的跋扈嚣张。

    许佑辰也毫不退让,对上男人漩涡一样吞噬人心的眼眸。

    “挂念谈不上,我只是对fariy有些迷恋罢了!”

    宫瑾轩听到许佑辰对白意染**裸的表白,浑身的戾气已经凝聚成一团,准备随时爆发。

    白意染看见两个人之间浓浓的火焰,个个毫不退让,再这样下去,两人非打起来不可。

    “好了好了,佑辰你先回去吧!”白意染来到宫瑾轩的身旁拉着男人的胳膊,生怕男人一股蛮劲伤了许佑辰。

    在白意染的劝说之下,许佑辰稍稍退了出去。

    白意染同时也拉着宫瑾轩进了公寓。

    电梯内。

    狭小的空间,埋伏着好强的电压,男人凌人的压迫感,几乎让白意染窒息,男人俊美的脸布着寒气,咄咄逼人气焰从黑色深邃的眼眸中投射出来,像刀锯一般让白意染感觉到肌肤生疼。

    “你就这么害怕他受伤?”男人灼人的眼神直逼白意染与她对视。白意染排斥的缩了缩身子。

    “不是,我只是不想让你们为了我打起来。”

    “是不是看到两个男人为了你打架,你很开心,很有成就感?”宫瑾轩实在忍受不了她对别的男人绽放出笑容,而面对他时却冷眼相待。

    “宫瑾轩,你这个疯子!”白意染气急。

    这时电梯门开了。

    白意染匆匆逃了出去,她与宫瑾轩实在是难以沟通了。

    宫瑾轩大步跟上,一个用力将女人圈在怀里。

    白意染挣脱着男人的束缚,却全身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女人的挣扎,无疑是激起男人更强烈占有欲。不顾女人的闪躲,强吻着女人的脖颈。

    “我有必要再让你回忆一下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话落,宫瑾轩像是许久未进食的凶猛野兽,疯狂的撕咬着,摩擦着。下一秒,就好像要将女人吞噬。

    “宫瑾轩我到底有多么卑贱,让你对我没有一丝的尊重!”在这种事上,白意染从来没有主动权,一言不合就被他狠狠地折磨。

    宫瑾轩毫不留情的践踏着她的尊严,让她感觉到她的卑贱,更觉得她的爱卑微到尘埃里。

    现在她怀着孕,但他却毫不顾忌,男人的行为让白意染心寒意冷。

    “如果你想要,还是等我明天把孩子打掉吧!”

    话一出,像是千万的冰凌箭,准确无误的刺进了宫瑾轩的胸口。让他一阵撕心勒肺的疼痛。

    白意染的冷漠,在宫瑾轩的眼里更是生生的刺眼。

    “如果你敢打掉我的孩子,我就会让你为我的孩子陪葬!宫瑾轩的戾气团团捆束着白意染,像是带刺的捆绳,囚禁的同时,又将刺狠狠地刺入肉里。

    宫瑾轩猛然起身,将白意染扔在了床上。

    白意染望着宫瑾轩离开的背影,深深地沉痛。过去那段时间,他对自己所有的温柔都是假的吗,为什么现在宫瑾轩冷的让她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

    看着脖颈上的索爱之星,白意染更痛了。

    在水之夜的那段时间,也许是白意染最幸福的时刻。可为什么那些幸福与甜蜜都像烟花一般,绚烂过后,竟是烟消云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