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你爱我吗?
    “孩子真的没事吗?要不我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初当父亲的心悦,生怕有一点的差错。

    但相对于宫瑾轩,白意染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你真的想要这个孩子吗?”白意染的话未落,宫瑾轩瞬间绷住了全身的血流,脸色铁青无比。

    “你什么意思?”白意染眸光里的迟疑,犹豫,就像是冰凌刀刃一般,剑剑刺心,寒心。

    “洛伊回来了,你还需要我们吗?”此刻有了孩子,那不正成了他们之间的绊脚石了吗!

    宫瑾轩的心一沉。

    明亮的黑宝石琥珀一时间也黯淡无光,眸子里都是迟疑。

    看到这样的宫瑾轩,白意染瞬间就明白了。

    白意染冷冷的说道:“我明白了!”说着起身离开。

    看到白意染这个样子,宫瑾轩无奈的将女人一把拉到怀里。

    “你明白什么呀!”看到白意染冰冷如霜的容颜,宫瑾轩也有些心疼。

    “我与洛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不要多想!”他与洛伊已经是过去,现在他对洛伊只有责任与愧疚。

    “那这是什么?”白意染拿出新闻,上面所有的一切,他们拥抱,难舍难分,她进医院,他整整陪了她一晚。难道这也是假的吗?

    “洛伊生病了,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要照顾她!”

    白意染难以置信的望着男人。

    “六年前都是因为我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得了抑郁症,这些年都是在国外接受治疗。现在病情稍有好转才回来的。”

    回想起六年前发生的一切,宫瑾轩就痛不欲生,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无法释怀。

    白意染知道六年前发生了很大的事,不然洛伊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第二天就传出了两人分手的消息。

    “那你要照顾她到什么时候?”

    “等我把这些事都处理好,等她病好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白意染没想到宫瑾轩会说出与她结婚的话。

    “那你爱我吗?”

    宫瑾轩心头一紧,一时间回答不上来。

    一开始接近她,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只是为了报复。后来觉得没意思,才会提出爱情游戏的玩法。等让她体会到所有的甜蜜后,再狠狠地抛弃她。但现在看来,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他竟然对她有了恻隐之心,当他受到伤害时,他竟会想要保护她。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这是爱吗?他爱上她了吗?

    “现在孩子都有了,以后就不要再问这些看不见莫不着的话了!”

    话落,白意染的心也跟着一凉。

    他与自己结婚到底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她?

    这样的话,白意染不敢问。她怕一问出口,她与宫瑾轩之间就什么都不剩了。

    望着宫瑾轩的深邃的眸子,白意染恨自己,为什么要沉沦,为什么看不懂他。

    没有答案,有的只是她的心痛罢了!

    怀孕的白意染一直郁郁寡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步也不踏出来。宫瑾轩以为她得了怀孕恐慌症,对她百依百顺,从宫家请了梅姨专门来照顾她。每天也是早早的下班,回来陪她。

    但这些在白意染看来,只是宫瑾轩担心孩子罢了!

    “白小姐,我在少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孩子这么上心过。”为了她还将她这把老骨头请来。

    白意染淡然冷笑。

    “他只是为了孩子罢了!”想起宫瑾轩对自己悉心照顾,却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这一切说来,只有这个理由了!

    “谁说的,这都是少爷给我的菜单,可都是你爱吃的。”说着梅姨拿出宫瑾轩给她的菜单。白意染余光一扫,竟然是他亲笔手写的。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白意染转身进了卧室。

    宫瑾轩回来时,看到白意染一身乳白色的睡衣,坐在梳妆台前。女人洁白的肌肤如同剥了皮的鸡蛋,水嫩、透明。两条芊芊**裸露在空气里,勾起男人无限的遐想。刚出浴的女人浑身带着水雾般迷人的清香,让满天都布满了女人的红晕美好。

    男人走近,大掌抚过女人的肩头。冰凉的触感,让女人一个冷战。

    不满的说了句:“凉!”接着排斥的躲开。

    宫瑾轩的手落空,举在空中里与空气相摩擦。

    自从那日后,宫瑾轩感受到了白意染的变化。她像变回了从前,笑容之花再也没有绽放过。

    “头发怎么没吹干,这样会感冒的!”说着拿出吹风机来,细心温柔的给女人吹头发。

    白意染一句话也不说,从镜中默默的看着男人俊美的面孔。

    这样温馨的画面,是白意染梦回多少次期望的场景,可为什么她竟然没有一点开心可言!

    这么安静画面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

    宫瑾轩放下吹风机,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白意染知道宫瑾轩故意避开她的,可她清楚的看见了来电显示。

    宫瑾轩走出来。

    声音有些急促。

    “公司有事,我出去一下!”说着不等白意染回应,就走了出去。

    门被闭上的那一刻,白意染所有的伪装全都崩溃。

    她看到了,她看见是洛伊给他打的电话。可为什么他要骗她呢!

    是不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那么现在住在这里的人就是洛伊了呢!

    宫瑾轩赶到时,洛伊正发了疯的乱摔东西。

    “你们都滚,我要见瑾轩!你们都给我滚!我要见瑾轩!”

    从房间里传来洛伊的嘶吼。

    “对不起呀瑾轩,这么晚还打扰你!”罗子丽过意不去的说着。

    “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她吵着闹着要见你!”

    “洛伊怎么样了?”宫瑾轩一边说一边往楼上跑去。半路罗子丽拉住了他。

    “瑾轩,洛伊现在情况很不好,千万不能再受到刺激了,所以,过会你要多顺着她!”宫瑾轩思略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

    来到洛伊的卧室。

    看到洛伊正疯狂的摔东西。卧室里一片狼藉。

    “洛伊!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宫瑾轩来了,洛伊马上放下手中的东西,扑到了男人的怀里。

    “瑾轩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怎么会呢!”宫瑾轩轻声安慰着怀中的女人,缓慢的节奏,让洛伊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可是白意染怀孕了,他们都说是你的孩子!”洛伊从地上拿起报纸,指着上面的文字,图像。

    “孩子不是你的对不对?”洛伊满眼里充满了期待,期望从宫瑾轩口中得知她想要的答案。

    但宫瑾轩沉默了!

    看见宫瑾轩不动的神色,洛伊知道这一切看来都是真的。

    顿时,洛伊脸色变得惨白,面部的部位器官都变得扭曲。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怀上你的孩子?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是爱我的,可为什么要让别的女人怀上你的孩子?”洛伊已经不受控制的狂吼着,浑身颤抖着。

    宫瑾轩也有些吓坏了,从来没见过洛伊发病过,今日见了,才知道洛伊这些年都遭受了些什么!

    “瑾轩,你爱我对不对,你告诉我你爱我!”洛伊眼神空洞,布满了红血丝。

    看到这样的洛伊,宫瑾轩实在不忍。

    “是,我爱你!”

    “你不爱白意染对不对?”洛伊咄咄相逼,逼迫着男人回答。

    “是我不爱白意染,我只爱你!”

    “那你让白意染怀孕,是不是因为我不能生育,你想让她替我们生孩子?”

    宫瑾轩一愣。

    但还是说了句“是”。现在的洛伊受不得一点刺激,他只能顺着她。

    听到宫瑾轩的回答,洛伊开心的扑到男人的怀里。

    “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洛伊开心的笑容映在宫瑾轩的眼里。但宫瑾轩却想起了白意染干净清纯得小脸。

    虽然方才的话只是为了哄洛伊,可为什么宫瑾轩总觉得他会因为这些话失去他最珍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