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怀孕!
    宫瑾轩陪了洛伊一晚上,到了早晨宫瑾轩才有空回来。

    看到打翻的酒杯,洒落的红酒,奄奄一息的蜡烛,风干的花瓣。宫瑾轩才想起来,昨晚白意染约了他。当时只顾着洛伊,竟忘了给她回个电话了。

    那白意染现在去哪了。

    宫瑾轩找遍了整个公寓,空荡荡的房子,都没有白意染的气息。

    宫瑾轩打白意染的电话,她的手机也关机了。宫瑾轩打给季初夏,季初夏也说不知道。打去剧组,也说没在。

    一时间,宫瑾轩有些晃神。她到底去哪了呢?

    “我现在马上要知道白意染在哪。”

    “二哥不会是白意染看到新闻生气离开了吧!”

    “什么新闻?”

    “天呢!这网络都要炸锅了,你竟然不知道!”乐正辰也是醉了!

    宫瑾轩一看。

    现在满天都在传z市帝王宫瑾轩正牌女友洛伊曝光。而之前宫瑾轩与白意染传的绯闻,瞬间成了白意染是小三勾引宫瑾轩,获得一夜爆红的机会。

    下面还有昨天他与洛伊拥抱的照片,有图有真相。从前白意染的粉丝也成了黑粉,到处诋毁她。

    “你处理一下,把发布的网站黑了,我不想再看到这些消息”宫瑾轩阴沉的脸,浑身充斥着煞气。

    “二哥,我觉这是一个可以报复白意染的机会!”

    现在宫瑾轩成功的让白意染深爱上他,要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宫瑾轩出轨的消息,那无疑是对白意染最大的报复。

    宫瑾轩一怔。

    心口莫名的惶恐。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宫瑾轩冷冽的嗓音穿过空间,传到乐正辰的耳边。

    “好来!”乐正辰不怒,反而很高兴。刚才他也只是试探一下宫瑾轩,现在看来,真如他想的那样,宫瑾轩也陷进去了!

    宫瑾轩挂掉电话,陷入了沉思。

    这的确是一个报复白意染的好机会,可为什他会不忍,不忍心看她伤心落泪,他这是怎么了?

    白意染与许佑辰做了一连几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意大利。

    白意染与许佑辰受到国际舞王德克瑞的邀请,去参加参加一场国际舞会。此次是以特邀嘉宾的身份出席,而且两人还要现场献舞。

    白意染与许佑辰在排练室紧张的练习着。但白意染十分不在状态,就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位。

    “你没事吧!”许佑辰搀扶着大气嘘嘘的白意染到旁边坐下。

    “没事!”白意染也不知怎么,这几天特别容易累,只是跳了几下,就受不了了。

    “你还是别跳了,过一会可有高难度的动作,我怕你吃不消!”许佑辰拿来水,毛巾,细心的给白意染擦着汗。

    “没事,我可以的!”好不容易可以登到国际舞会的舞台上,白意染绝对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经过几个小时不间断的练习,尽管累的说不出话来,但看到顺利完成舞会,得到舞王德克瑞的赞赏,白意染觉得一切都值了。

    但就在离开舞台的那一刻,白意染软瘫了许佑辰的怀里,昏了过去。

    等白意染醒来,已经在医院了。而且感觉小腹一阵阵的胀痛。

    “我,我这是怎么了?”白意染发出声来,都软弱无力。

    许佑辰满眼里都是血丝,沉痛的情愫无法隐藏。

    “你怀孕了!”许佑辰忍着内心的打击,艰难的说出来。

    “我怀孕了!”这似乎出乎白意染的意料。但听到这个消息,白意染的心里没有欣喜,更多的是惊慌。

    “不可能,我不可能怀孕的,我根本没有出现恶心干呕之类的,我不可能怀孕,一定是弄错了!”白意染有些慌张,心中充斥着强烈的恐惧。

    “你别激动,fariy。”许佑辰看到白意染这个样子,他的心里也是跟着疼。

    “这个孩子不该来的。”白意染久久说出了这么一句狠心的话。

    现在,她与宫瑾轩的关系还不能确定,何况洛伊又回来了。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宫瑾轩会要这个孩子吗?

    “你不会是想要打掉这个孩子吧!”许佑辰难以置信这个猜测。

    白意染沉默不语。许佑辰猜不透她的心思。

    她与宫瑾轩到底怎么了,才会让她有这样的想法。

    当打开手机,看到新闻的那一刻,许佑辰彻底明白了。

    这样一段不确定的感情,没有保证的未来,这个孩子的去留白意染的确难以抉择。

    “我怀孕这件事,你能替我保密吗?”

    “我觉得孩子的父亲有知道的权利。”

    “再说吧,现在还不是时候!”白意染躺下,背对着许佑辰,被子埋着头,缩在里面。

    许佑辰知道,她在哭,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宫瑾轩得知白意染在意大利参加舞会,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但打她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终于接听了,听到的却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fariy正在休息,不方便接你的电话。”

    “许佑辰?”宫瑾轩听出了他的声音,但没想到他也跟了去。

    “宫大总裁还记得我呀!不过宫大总裁也真是威风,现在绯闻都满天飞了,既然有了新欢又何必再挂念旧爱呢。现在fariy有我照顾,就不劳宫总费心了。”许佑辰对宫瑾轩冷嘲热讽,又间接对白意染告白。彻底激怒了宫瑾轩。

    “许佑辰你最好给我离白意染远一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宫瑾轩顿时攥紧了拳头,满脸布满阴霾。

    “那就看fariy的选择了!”相对宫瑾轩的怒气冲天,许佑辰倒是风轻云淡。

    不等宫瑾轩再说,许佑辰就挂断了电话。

    此刻,白意染正好醒了,盯着许佑辰。

    许佑辰一惊。

    “你听见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接你电话的。”

    “没有怪你,收拾一下,我们出院吧!”

    “可是”看到白意染坚决的眼神,许佑辰也只好随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