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有我在
    太阳渐渐西行,露出浅浅的余晖,夕颜花在夕阳的照应下,也逐渐开放,染出一方清纯中的妖艳。

    “瑾轩,我不想去。”白意染苦苦哀求着。

    “听话!”宫瑾轩将女人小巧的身子搂在怀里。烫人的体温贴着宫瑾轩的皮肤。

    白意染咿咿呀呀的,已经烧糊涂了,小身子不老实的乱蹭着。

    宫瑾轩利索的将女人抱到车上,急匆匆的去了医院。

    这个小女人,太不让他省心了。发烧到三十九度都不给他打个电话,要不是看她今早不舒服,担心她才早早回来,不然,她肯定会烧死的!

    挂上点滴,吃了药,才安稳的睡去。

    白意染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爸爸妈妈都回来了。

    “染染,你要好好活下去!”

    “可是,我要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看着爸爸妈妈渐渐的挣脱开自己的手,渐渐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染染你长大了,将来你要自己面对这个世界,爸爸妈妈不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你要振作起来,接受现实,勇敢的面对一切。爸爸妈妈在某个地方会永远看着你!”话落,光芒万丈,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虚影。

    白意染不死心的呼唤着:“爸爸妈妈,不要离开我,妈妈!”就在白意染被幻影拘束着无法自拔时,听到了男人熟悉的声音。

    “染染,意染”听到宫瑾轩的呼唤声,白意染才恍然惊醒。

    “瑾轩!”看到男人熟悉的面孔,白意染激动的扑在男人的怀里。

    顿时,泪流满面!

    “我在呢,我在呢。”宫瑾轩轻轻拍着女人的后背,悉声安慰着。

    自从爸爸去世后,白意染变得更加没有安全感。

    “我一直都在,我会一直守着你。”

    “瑾轩,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两位至亲都是在医院在她眼前死去。医院就像是一个骷髅洞,一来到,白意染就感到莫名的害怕。

    “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听话!”

    “不要,我们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白意染眼中充满了恳求,惊恐的眼神被泪充满。

    宫瑾轩实在说服不了女人,只好应着她。

    “不要抱,很多人都看着呢!”白意染羞怯的想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

    “乖乖别动!”白意染本就没多少力气,再加上发烧更是软绵绵的。男人的力度大,此刻的白意染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白意染知道反抗不了,索性任由他抱着,但将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她可不想明天上新闻。

    宫瑾轩看着女人可爱的动作,心中竟有一丝满足。

    突然。

    眼前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快速走过。

    宫瑾轩不自觉的一愣。顿时,停住了脚步。

    是她吗?她回来了吗?

    宫瑾轩不自觉的跟了上去,却再也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感觉到男人的不对劲。

    白意染微微露出脑袋来。

    “怎么了?”

    白意染的话打断了男人飘远的思绪。只是微微一愣。

    “没什么!”说着还是不舍得朝那个方向看了看。

    一路上,白意染虽然迷迷糊糊的,但还是感受到了男人的异常。他一句话都不说,气氛异常的冷。

    “你没事吧!”白意染将小手附在他的掌背上,一股好冷的气息顺着白意染的手传遍全身。白意染不由得一个冷颤。

    宫瑾轩抿了抿嘴,便陷入了冷漠。白意染知道他笑得很勉强,但女人还是回应着他,给予他温暖!

    在宫瑾轩的细心照顾下,白意染的身体倒没什么大碍了,至于心理上的创伤也许只有时间可以愈合了。

    “吻我”

    “不要”白意染努着小嘴,迅速开车门下车。

    宫瑾轩面色一变,,手疾眼快之势,一只手拉住白意染的胳膊,另一只手迅速一钩,关上车门。

    “放开我,这里是公司。”白意染实在没想到,宫瑾轩竟然在公司门口这样,早知道,她今早说什么都不上他的车了。

    “有我在,怕什么!”他宫瑾轩想做什么,还没有人敢说三道四。

    “不要!”白意染还是不从,想要逃开。

    只见。

    宫瑾轩大掌一拍,直接按住女人的芊芊细腰。白意染一个劲的扭动着想要挣脱开男人炽热的手掌,却不料,宫瑾轩一个用力,白意染猝不及防,整个身子都趴在了男人的怀里。

    两目相视,鼻子之间只有发丝般的距离,白意染突然顿住,凝视着男人的眼睛。他的眼眸特别亮如同冬至夜里的寒星,又似乎是摸不透看不透的水晶球,反射出光芒。白意染以前一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想象中总是那么深沉,墨浓深邃,只是想想,就有无穷的恐惧。

    但今天,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的眼眸,好美,真的好美。

    似清泉石上流的清澈,又有男人不可多得的霸气与主导的气息。

    如果更早一点深入他的眼眸,是不是她也会更早爱上他呢!

    而宫瑾轩只感觉丹田里一股燥热,顺着身体贯穿全身,像一股电流,猛烈的激荡着身体。

    白意染感受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理智的想推开他。

    却被男人搂的更紧。

    “不要,别人都在看呢!”白意染看到窗外一个个异样的眼神朝里面瞥。白意染害怕的不行,生怕宫瑾轩做出什么来。

    “没事,有我在!”男人无法忍耐的想要含住女人的唇。

    就在这时。

    两人情迷之际。

    一阵敲击玻璃的声音。白意染恍然惊醒,立即起身,整理被男人弄乱的衣服。

    宫瑾轩咒骂了一声。

    开下玻璃。他到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敢破坏他的好事。

    迎来的却是乐正辰那张满脸坏笑的欠扁的脸。

    “二哥,这是在公司来来往往人们都看着呢,你好歹注意一下形象。”

    “白意染你好歹控制一下我二哥的兽性,不然早晚有一天****,以后你可就没有幸福生活了!”

    宫瑾轩冷眼如同毒针,刺的乐正辰不敢再说了。

    而白意染更是羞的无地自容,深深地埋着头。

    “我觉得你这段时间太闲了,你还是去非洲历练几天吧!”宫瑾轩淡淡的话语,透着强大的杀伤力。

    “不要啊!哥!我再也不敢了!”乐正辰在后面鬼哭狼嚎。

    宫瑾轩如同王者,自在的走在前面。身后紧跟着的是白意染。

    这样一来,大家都知道两人的关系了。白意染还不想。

    可宫瑾轩紧紧的握着女人的手。

    这一切,不言而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