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车祸!
    白意染一早起来,就觉得胸口发闷,心慌的特别厉害,总觉得她马上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瑾轩,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白意染急得都要哭了,泪眼婆娑,着实把宫瑾轩吓坏了!

    “你怎么了?”宫瑾轩将女人搂在怀里,轻轻试去两行的清泪。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心特别难受!总觉得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我们回去好不好?”白意染被雾沾染的琥珀睛瞳,黯然失色,唯有惊慌,害怕。

    “好,我们这就回去!”宫瑾轩的话刚落,白意染的手机就响了。

    是个陌生的号码!

    拿着手机仿佛有千斤重,白意染的手也不停的颤抖着。

    白意染看了宫瑾轩一眼,男人抚了抚女人的肩头,得到男人的鼓励,白意染才有勇气嗯下了接听键。

    “请问是白意染白小姐吗?你父亲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听完电话,白意染悬着的心终于彻底跌入了谷底。她的预感是对的!

    “走,我们马上回去!”宫瑾轩扶着白意染上了车。

    来到医院。

    爸爸已经停止了呼吸。而且还从白志祥的体内检测出了安眠药的成分,车祸也是自己开进了悬崖。所以警方断案是自杀。

    “不可能,我爸爸不可能自杀。”前几天,爸爸还跟自己有说有笑,他不可能抛下她自己一个人。

    白意染激动的软瘫在地上,幸好被宫瑾轩及时抱住。

    “我已经失去妈妈了,为什么爸爸还要狠心离开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失去妈妈的时候,已经让她痛的不能呼吸了,现在又失去爸爸,她的心都已经彻底碎了!

    看到白意染失去至亲痛苦的样子,宫瑾轩理解这种感受,当年,他亲眼见母亲坠楼身亡,他又何尝不是生不如死。所以才会报复。

    但看到白意染这个样子,宫瑾轩始终有些不忍,他痛过,却不想让她也痛!

    “不,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宫瑾轩轻轻将女人搂在怀里,希望给她鼓励与安慰。

    宫瑾轩的话像是寒天里的暖阳,给予了白意染最大的温暖。

    白志祥喜欢安静,所以葬礼一切从简,只是请了一些重要的亲戚朋友。

    不过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正是宫瑾轩的姨母罗子丽,罗子美的妹妹。

    白意染认识她,三年前妈妈的葬礼上,她也来闹过。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白意染冷着脸,下了下了逐客令。

    “我只不过是来看看我多年的老朋友罢了!”罗子丽满脸的幸灾乐祸,直接略过白意染,走近灵堂。

    “没想到你一生都在为林璇玑,你爱的可真够深切,不过最后也是死得其所了!”罗子丽的媚眼里尽显阴冷的笑意,仿佛一切话里又有另一层深意。

    但在白意染看来,这只是罗子丽来侮辱她爸爸罢了!

    “请你马上离开,我敬你是长辈,不要让我们脸面都不好看。”这时保镖已经过来了,直逼着罗子丽。

    罗子丽没想到三年后的白意染胆识倒长了不少。不像三年前像个温室里的花朵一直躲在白志祥的身后。

    “白意染现在你爸爸也没有了,我看以后谁还能护着你。”看着白意染这张脸,仿佛看到了林璇玑,让她莫名的心慌。

    “我宫瑾轩的女人自然是有我护着,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宫瑾轩逆光而来,声音如雷贯耳。

    “瑾轩。”罗子丽没想到宫瑾轩也在这里,照刚才的话,那宫瑾轩与白意染的关系。。。

    “姨母。”虽然罗子丽回国他有些吃惊,但在这里看到罗子丽宫瑾轩并不意外。

    “瑾轩你跟这个女人到底什么关系?”

    面对罗子丽的质问,宫瑾轩依旧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将白意染搂在怀里。

    “正如你看到的这样!”

    “你别忘了她是你杀母仇人的女儿!”罗子丽朝宫瑾轩大吼着。

    宫瑾轩的心也随罗子丽的话一缩紧。但瞬间又恢复了原来的面色。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送客!”话落,一群保镖将罗子丽赶了出去。

    宫瑾轩不太喜欢罗子丽,当年母亲被皇甫擎困着失踪时,罗子丽妄图顶替母亲嫁到宫家。而且罗子丽的母亲是小三上位,害死了自己的外婆。宫瑾轩对她一直没有好感。

    白意染看到宫瑾轩为了自己竟然做到这种地步,瞬间感到心都暖了。

    “谢谢你!”

    “好了,有我在就没人敢再欺负你!”这句话像是承诺一般,让白意染莫名的心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