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你什么时候放过过我!
    糜烂的夜,在血红玫瑰的花蕊里尽情摆动着妖媚的身姿,闪耀的夜,将这一切包裹在欢畅里。

    夜太美酒吧一切如常,招待着各大往来的贵宾与那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而就在大家不经意之间。一位身着魅紫贴身裸背装的女人,迈着白皙玉藕般的长腿,缓缓的走了进来。

    瞬间,那些男男女女都停止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像猫妖一般妖媚的女子。画着浓浓的妆,遮住了女人原本的面容,只是觉得这女人的身材火辣的很。

    一来就直奔坐区中一直深深埋头的女人,趁女人不备紧紧的抱住。

    “染染,可是想死我了!”

    “季初夏!你还知道回来啊!”白意染嘴上一边埋怨着却又回应着紧紧抱住对方。

    白意染与季初夏从小一块长大,这姐妹情意可是比金还要坚上几分!

    苦情过后便是娱欢!

    “初夏你说我们约在哪不好,非要约在这种地方!”知道季初夏性子热,可这种地方对白意染来说实在难以消受啊!

    “染染,我好不容易回来,你就应我这一回吧!”季初夏媚眼朝舞区里一扫,瞬间锁住目标。

    “染染你看那个金毛长的好帅啊!走我们过去跟他打个招呼!”白意染还没回应,就已经被季初夏拉了过去。

    像早就对上眼了一样,一过去季初夏就与金毛男子勾肩拉背热聊了起来。季初夏还不忘白意染一人孤独寂寞。

    “金毛哥哥你能不能让你的哥们陪一下我的朋友啊!”

    “那当然好啊!”话一落,一个帅气的肌肉男过来搂住了白意染。

    “美女,我们一起玩吧!”白意染初遇这种情况有些招架不住,回头向季初夏求救,而她却故意媚笑朝白意染朝朝手,与金毛男子走进了舞池。

    看到白意染有些冷淡放不开,肌肉男拉着她也进了舞池。

    躁动的音乐一直在空气里充斥着,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宫瑾轩约了客户在这里谈生意,正巧遇见了千叶寒,乐正辰在这里找乐子。便坐在了一起。

    “二,二哥,那不是白意染吗?”乐正辰惊讶的说道。宫瑾轩顺着他的视线直射过去,一眼就看见了正在与男人热舞的白意染。

    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紧身包臀短裙,虽然不太露骨,但那两条白花花的长腿,引来许多男人的肆意偷瞄垂涎。

    “真没想到,这白意染的身材这么辣!”前凸后翘,标准的魔鬼身材。

    “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啊!二哥你可有福了!”乐正辰两眼放光不由得多看了一眼。但只是一眼,就被宫瑾轩射过来的杀死强迫闭上了眼。

    宫瑾轩也是没想到白意染一身黑色竟然如此性感。但这种野性的美只有他才可以看到。而现在白意染竟然跟别的男人热舞,看来她是忘了谁才是她男人!

    心念之间。大步流星的走进了舞池,一把抓住女人,不及女人反应过来,横抱起来就往外走!

    看到宫瑾轩满脸黑线的样子,乐正辰啧啧道:“真是小气!不让我看,我还不看了呢!”说着扭头看向舞池,再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时一个紫玫色的身影闯入视线。

    “三,三哥,那不是季大小姐吗?她回国了?”千叶寒也是看到了舞池中那抹靓丽的身影。

    三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她还是像三年前一样,像一朵嗜血的罂粟花,性感让人上瘾。

    季初夏看到白意染被宫瑾轩拉走了,她瞬间也没了兴致,想要离开,却被金毛男子强行拉住。

    “放开!”

    “美女,这舞还没跳完呢,你要到哪里去?”金毛男子猥琐的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只是看一眼,就浑身上火。今晚,他非要好好调教一下这个火辣的小野猫。

    “你最好给我放开,否则”季初夏死瞪着他,季初夏也怪自己刚才瞎了眼,人不可貌相,瞎长了一副好皮囊。

    “否则怎么样?”说着就往女人的腰间摸去。

    “放开她!”冷声凌厉,浑身带着蚀骨的戾气。与男人儒雅的模样有些格格不入。

    季初夏看了千叶寒一眼,只是刹那的惊讶,之后眉间便透露出无尽的冷漠。

    “你他妈的是谁,少管闲事!”金毛男子破口大骂道。

    千叶寒略过男人,直接将女人一把拉到怀里。

    “以后别让我在这里看到你!”男人的严声戾气着实让季初夏吓了一跳,一直以为他是个温声细语,胆小懦弱的懦夫。这样的他还是季初夏第一次看到。

    金毛男子不服气,刚要上手,就被几个同伴拉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马上金毛男子就怂了下来。

    “不知道她是千少的女人,多有得罪,千少,”话未落就被男人厉声吓了回去。

    “有多远滚多远!”话落,金毛男子灰溜溜的走了。

    “你没事吧!”千叶寒戾气逝去,轮转为温柔的神色。

    季初夏没想到,三年的时间,千叶寒竟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但无论他再怎么变,都改不了他是寄生虫的身份。

    “放开!”季初夏挣脱男人,狠狠地瞪着他,千叶寒看的出,她眼里都是对他满满的厌恶。他也终于明白白意染说的那句话,看来他的好日子真的到头了!

    看出女人的醉意,但千叶寒竟然没有一点立场将女人留下。只能默默的跟在女人的身后,生怕她有什么危险。

    女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一路上磕磕碰碰,好几次都撞到了路边的栏杆上。

    “跟我回家。”千叶寒实在忍不住,追过去将女人拦住。

    “放开我!你没资格管我!”女人甩开男人的限制,继续往前走。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将眉宇间的忧伤与心痛掩盖住,继续跟了上去。

    “你到底烦不烦啊!”瞬间季初夏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直视着男人与他对峙着。

    “千叶寒你最好今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看见你就烦!”

    这么多年来,季初夏说了无数次讨厌他的话,本以为他已经习惯了,可再次听到,他的心还是那么痛!

    掠过女人的恶言相对,打横将女人抱起。

    “放开我,滚,滚!”季初夏对男人拳打脚踢,但男人还是将女人紧紧抱住。

    但女人的挣扎,多少让千叶寒有些招架不住。

    “如果你不想让我把你扔给那些男人,你就给我乖乖听话!”季初夏往路边看去,有一群老男人正猥琐的看着她,那眼神看了就叫人恶心。

    “你敢威胁我!”

    “你看我敢不敢!”

    男人的强硬,那些老男人的蠢蠢欲动,季初夏也软了下来。

    “千叶寒我不会放过你!”季初夏狠狠地说道。

    相对女人的愤怒男人却微风拂面。

    “你什么时候放过过我!”十二年了,他一直活在她的厌恶之中,只有这三年才算安稳,可今后就没有安稳可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