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爱情之花
    清晨一阵微光透过百叶窗缓缓地洒在女人的身上。昨晚一夜未睡,直到渐渐黎明才合了合眼。

    突然间,门铃响了。

    白意染脸拖鞋都没有穿就跑出去开门,而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她期待的脸。

    看到白意染从欣喜到失落,宫玙洁调侃道:“怎么,看到我很失望?”

    “没有,快进来。”白意染有些尴尬,宫玙洁满脸笑意,更让白意染觉得自己被她看穿。

    “跟我哥吵架了?”宫玙洁看到白意染双眼红肿,一定是哭了一晚上。而且昨晚她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宫瑾轩黑着脸离开。她猜两人一定闹矛盾了。

    白意染的沉默,更是应证了宫玙洁的话。

    “嫂子,你别生气,我哥就那臭脾气,你多忍耐一下。”反正宫瑾轩的霸王脾气她是不敢恭维。

    “你别这样叫我,我们不是那种关系。”白意染清冷的面孔里透出一丝苦涩。宫玙洁也微微失神。其实她也看出来了,哥哥与她的关系并不单纯,但她也是头一次见到哥哥会为了一个女人失控,甚至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将她留在身边。

    “我刚搬来,许多东西还没有买,不如你陪我吧。”宫玙洁为了扯开话题,赶紧说道。

    “可我今天还要去公司”

    “没事,我跟我哥说。”

    就这样两朵姐妹花成为了商场上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两人无意间走进了一家玩意店,满屋子稀奇古怪的艺术品,令人挪不开眼睛。

    只是一眼,白意染就看中了高架台上的那个玻璃瓶,一时间,盯着它出了神。

    琉璃瓶里装着满满的一瓶水,水中有许多蓝色的小种粒,而中央有一颗碎瓣般大的白色种粒,整体看起来像是幽蓝的大海上映照着一轮洁白的明月。

    瓶子底下标着它的名字:琉璃色的音符。

    十分好听的名字!

    老店主看出白意染的喜欢,就介绍到:“这位小姐您眼光真好,这个琉璃瓶可是世界顶级艺术家joe的珍品,也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而且这瓶子里的种粒是可以开花的!”

    白意染黛眉一皱,有些难以置信。

    “这瓶中装满了水,又没有空气,种子怎么会开花呢?”

    老店主一笑,回答道:“这琉璃瓶中的花是爱情之花,存积着爱情的力量,只要两个人是真心相爱,就一定会开出爱情之花。”

    白意染知道这花的深意后,充满了好奇与欣喜,不由得想到了宫瑾轩。可只是一秒,脸上的笑就消失不见了。

    “我们走吧!”

    “你不是喜欢吗,为什么不买?”宫玙洁不解地问。

    “我觉得我用不到。”说着不等宫玙洁反应过来就走出了小店。

    经过昨晚,白意染更清楚地认识到宫瑾轩是不可能爱上她的,他说的那个游戏,自己注定是输。既然如此,那个象征爱情的琉璃瓶还是留给相爱的人吧!

    宫玙洁今天好像不打算放过她,逛完街后,两人又找了一家好吃的餐厅,直到很晚,两人才回去。宫玙洁却不让白意染回家,而是把她拉到了天台。

    一走进天台,就被这里的美景与空气中飘逸的芬香给吸引住。这里好像是一个空中花园,种满了鲜花。但花就两种,一种是白玫瑰而另一种是蓝色妖姬。两种花在柔美的月光下特别美,轻风浮动,清香扑鼻。而最令白意染欢喜的是,白玫瑰可是她最喜欢的花,它白色的圣洁、高雅令白意染着迷。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花簇做成的秋千。

    伴着月光、星星、花香,白意染坐在花团秋千上,轻风吹拂,微微荡漾。

    突然眼前闪现出了光明一片。

    白意染抬头一看。淡淡的白光与蓝光和谐的融合在一起,十分微妙心弦。

    “送给你”只见宫瑾轩优雅的半蹲在白意染的身前,便也惊愕的看着琉璃瓶。这不是今天在玩意小店看到的爱情琉璃瓶吗?宫瑾轩怎么买来了?

    “你要让我一直举着吗?”宫瑾轩看着女人惊讶不解的样子,还十分可爱。反应过来的白意染受宠若惊的接过来。看到瓶中萤火虫般闪闪发光的种粒,白意染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原来它竟然还可以发光,那是不是真的可以开花呢?

    看到白意染喜欢的样子,宫瑾轩的唇角也微微勾起了一个异样的弧度,看来他那个妹妹真是帮了他大忙,要不是宫玙洁的电话,他也不知道,白意染竟然会喜欢这玩意,看来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宫瑾轩微微起身也坐在秋千上,看到月夜下的琉璃瓶很美,而白意染脸上的笑容更是美妙绝伦,不由得微微看出了神。

    “你知道它的寓意吗,怎么会买它?”白意染转头看向宫瑾轩,却不料男人正在看着自己,两人只见仅仅有毫米的距离,甚至还允吸着对方气息。

    他的眼睛像千年深潭,深邃,一眼看不到底。

    她的眼睛像是纯净的玻璃,干净透明,就像这琉璃瓶一样,朦胧梦幻,引起无限的遐想。

    白意染突然回过神来,尴尬的挪开眼眸。

    不料,被男人猛劲的搬到脸前,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

    白意染错愕的瞪大了双眼。

    他的吻很温柔,却又很霸道,轻易地撬开女人的贝齿,与她丁香般的小舌缠绵共舞。

    她的唇很甜很美,男人贪恋着这种味道。

    久久-------

    男人才放开白意染。

    “我当然知道寓意,既然是爱情之花,就让它当我们这个游戏的见证吧!”白意染淡淡的眼眸里突然有了微光,闪亮的眸子纯真无暇,宫瑾轩不自觉的竟然陷了进去。

    虽然内心一直有个声音在说:“千万别当真,这只是一个游戏!”但宫瑾轩还是痴迷的望着女人粉粉嫩嫩,娇嫩欲滴的唇瓣,中蛊一样的再次吻了上去。

    此刻白意染的心也是十分的凌乱,她不知道宫瑾轩突然的温柔到底为了什么,即便是游戏,白意染还是沉沦在他的温柔里。

    不知不觉两个深吻的人儿,却没有发现琉璃瓶更亮了。好似真的有一股力量在引领着花儿开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