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许佑辰表白
    自从白意染与许佑辰的电视剧《等你爱我》播出后,平均收视率高达112,成为全年度的收视冠军。而白意染与许佑辰一时间成为最受欢迎的荧幕情侣,甚至有些粉丝疯狂的要求让两人成为现实中的情侣。由于备受关注,所以被邀请到节目组做嘉宾接受访谈。

    主持人问到:“现在许多粉丝都入戏太深,强烈要求让你们成为真正的情侣。那我们先问问星辰王子,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觉得挺好呀,毕竟fariy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生。”此话一出,全网的观众都炸锅了。白意染也是很不解的望着许佑辰,纯净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杂质。

    主持人还是不放心,继续追问:“那辰王子是承认自己喜欢fariy了?”许佑辰温暖的笑意拂过每一位粉丝的心,但笑而不语,一直深情的望着白意染,好像表示默认。

    白意染望着许佑辰,他的笑温暖布满浓浓情意,一时间,白意染也分不出真假。

    主持人再来问白意染:“那fariy小姐呢?”

    白意染露出微微笑意,十分委婉的说道:“成为星辰王子的女朋友应该是每个女生的心愿吧。”此话委婉带有深意,留给了观众遐想的空间。

    但好像主持人还不罢休,继续深挖:“那是fariy小姐的心愿吗?”话落,全场寂静,秉承着呼吸,等待着白意染的回答。

    而白意染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无论她回答什么都会成为日后人们谈论的焦点,而她的回答也直接影响到许佑辰的颜面。

    许佑辰也是满怀期待的望着白意染,白意染迟钝了许久,才回应道:“我的心愿是找一个暖男做我的男朋友。”话落,全场沸腾。

    许佑辰可是一直被大家称为暖男,白意染的回答无疑是肯定了主持人的问题。大家纷纷为两人互相爱慕喜欢送上祝福。

    此时正在荧幕前宫瑾轩全身蕴藏着冷气,一双厉眸仿佛要将屏幕看穿。跟在身后的乐正辰以及公司高层们大气不敢喘一下,男人强大的压迫感几乎让他们窒息。

    “从今天起我不想再看到这个节目组。”冷冷撇下一句,转头离开。

    公司高层们也是十分不解这个节目组到底是怎么惹到他们的大总裁,竟然会遭到全组封杀。

    乐正辰也是搞不懂,答案也许只有宫瑾轩自己知道。

    录完节目后,许佑辰与白意染一起回公司。白意染十分不自在的坐在他身边。偷偷瞄了他几眼,可他唇角微微勾起,可爱的梨涡明显可见。

    感受到身边鬼祟的目光,许佑辰转过身来,依旧满脸笑意。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白意染顿了顿。内心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该不该说。

    “刚才我只是,只是为了节目组的需求,你千万别误会。”一时间,许佑辰的笑意僵在了脸上,许久没有反应,突然的拒绝一时还无法消化。

    “可我刚才是认真的。”许佑辰的表情变得严肃认真起来。深情款款的样子像是在跟喜欢的人告白。

    可为什么是我?这也许是白意染心中个告白吧。听到这个答案,她很惊讶甚至有些慌张。

    “可我”话未说出就被许佑辰抢口说道:“可你心中有人了!”严肃的样子,像是笃定。

    白意染不语,似乎是默认。

    “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不用觉得有负担。”看到白意染的反应,许佑辰就知道,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单相思罢了!他也不想逼她太紧,不然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不过我真的想见见你喜欢的那个人!”许佑辰是真的不甘心,还没有那个女人为了别的男人拒绝他。这种感觉很不痛快,也同时对他来说很新鲜。

    白意染淡淡一笑,笑中带有微微苦色。

    “你会见到的!”

    其实已经见到,可没有人会想到,她爱的人是------他。

    夜幕渐渐垂下,星星闪过湖面,留下波光粼粼的影子,照应着五彩霞光的玉颜,若有一颗流星划过,一定会留下无可靓丽的弧线。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整个屋子里漆黑一片,女人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寻找开关,开关一嗯,全屋骤亮。一回头,却看到宫瑾轩倚靠在沙发上,死死的盯着自己。

    “怎么不开灯?”男人没有回答直接质问道:“怎么这么晚回来?”

    “今天录了个节目,然后又回了公司一趟。”

    “录的开心嘛?”宫瑾轩低沉的声音带着满满的讽意。

    白意染紧皱眉头,听不出男人的深意,但总觉得男人的语气怪怪的。

    “你怎么了?”感觉到了男人语气的不和善,可她想不出哪里有惹他生气了。

    “你觉得我会爱上一个朝三暮四,水性杨花的女人吗?”男人鄙夷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白意染的心。

    “你到底在说什么?”白意染内心的火气也渐渐的上来,她真的受不了他总是给她安上莫名的罪名,说话又阴阳怪气的。

    “你自己心里清楚。”说着怒冲冲的摔门而去。

    留白意染独自待在诺大寂静的空间里,唯有天上的星星在有节奏的眨着眼睛。残夜卷着风,卷着行人的梦,空寂的世界很单调,也许只有淅淅沥沥的雨,才会明白梦有多美,心有多痛。

    白意染不知道她和宫瑾轩现在的状态,能不能再继续待在一个屋檐下,只是几句话就会引发争吵,让他爱上她,又谈何容易。

    宫瑾轩开着跑车,疯狂的在路上奔驰着。他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只是一想到白意染和别的男人你侬我侬,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他自已也没有发现,自从遇上白意染他好像失控了!心不知道被什么牵引着,虽然道路上一片漆黑,到他还是不受控的往前走,总感觉内心有一个声音再说:前面就是光明!前面就是光明!

    可早就死了的心又怎么会有光明。那一束温暖的光,早在十年前就熄灭,而三年前一点点星火又将他点燃。只是流星闪过,那曙光彻底消失。

    现在唯有一颗充满“仇恨”的心,支持着他的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