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炽爱游戏
    阳台上,微风轻轻的吹着。伴着淡淡的月色,月羞怯的躲在那云后面去,渐渐地走远,而夜也是越抹越浓。

    白意染坐在阳台上,安静的护理指甲。三个月的剧组生活,她的指甲也暗黑了不少。护甲油、指甲油,一层一层的涂抹着。过于认真,都没发现男人已经来到了身边。

    “我帮你涂”不等白意染反应就将指甲油抢了过来。

    “不用了”说着将芊芊玉手抽了回来,男人只是一眼,白意染又乖乖的将小手递到了他的大掌里。

    男人涂得很细心但还是不小心涂到了外面去。白意染黛眉一蹙。但看到男人笨手笨脚的样子,白意染还是觉得很滑稽!十指涂完,整只手都毁了!

    “怎么样,这可是我第一次给女人涂指甲。”宫瑾轩看到了白意染咧嘴的苦笑,而面对自己的杰作还是挺满意的。白意染的小手太小,指盖也小,所以他才多涂了一些,显得手指更加饱满。

    白意染低头看着尽毁的手指,有些恍惚,这或许是他第一次对她温柔以对吧!

    而宫瑾轩也发现了,与三年前那个活泼开朗的白意染相比现在的她不爱说话,不爱笑,这几个月来,他就没见她笑过,像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冷漠的对待一切。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要找回她的笑容。

    “我们来玩游戏吧!”白意染满脸凝云的望着宫瑾轩,只见,宫瑾轩邪魅的眼眸里充满了光芒。

    “我想到了一个让我不恨你的办法。”白意染更是不解,只觉得宫瑾轩今天很奇怪。

    “什么办法?”

    “那就是让我爱上你。”话落,白意染的心开始杂乱无章的跳动着,那种感觉,很奇妙,有很奇怪,像是眼前有一个无底的漩涡,一直刮卷着白意染的心。

    白意染疑惑地凝望着男人,真的不敢相信这句话是宫瑾轩说的。

    “三个月内,如果你让我爱上你,我们就结婚。”又是惊人的一语,结婚?这个词是白意染从来不敢想的,嫁给宫瑾轩是他十七岁时的梦想,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主动说跟自己结婚,这是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画面啊!

    “那你没有爱上我呢?”游戏向来是两方面的,一方是天堂,另一方是不是意味着地狱呢?

    只见男人唇角轻轻勾起,紧接而来的是眼眸里的狠毒之色。

    “那你就接受我地狱般的报复吧!”男人的阴暗狠毒的面孔映入白意染的瞳孔里,不由心底的那层冰湖裂开了一道裂痕。这样的男人太可怕,待在他身边,就好像走在生死的两端,不是天堂就是地狱!

    “怎么样,要跟我玩这个游戏吗?”白意染望着男人深沉的眼眸,依旧不懂他。这个游戏可以说是一道枷锁又可以说是一把钥匙。

    如果她让宫瑾轩爱上了他,那就打开了宫瑾轩心中的大门,可以让她走进去;如果她没让宫瑾轩爱上她,那对于她来说就是一道枷锁,永远被他束缚着,控制着。

    “好!”如果不赌一把,她还是无法逃脱,改变宫瑾轩恨她,报复她的事实。如果输了,无非也是地狱,现在对白意染而言已身在地狱。

    “那三个月后你生日的时候我告诉你结果。”宫瑾轩满意的说着。

    这场炽爱游戏开始了!

    “你会爱上我吗?”白意染双目朦胧,分不清黑白眼球,只觉得未来一片迷惘。追他三年都不动于衷,只有三个月,他会吗?

    “那也说不定!”宫瑾轩俊颜上沾染着浓浓的笑意。

    “其实你是有绝对优势的!”说着,魅色一笑,紧接着慢慢靠近那女人的侧颈,然后轻轻咬着女人的耳垂,女人一时间身体微微颤抖着。看到女人的反应,宫瑾轩更是坏笑盈盈。

    “你看,你可真敏感!”然后再一口擒住女人的樱桃小嘴,温柔的吸允着,那甘甜的蜜汁,让男人爱不释手!

    “相比爱上你,我好像先爱上了你的身体!”说着不等女人反应,就将女人压在了身下!

    今夜,白意染如同美丽蚀骨的罂粟花,静悄悄的在宫瑾轩身下灿烂的开放,而宫瑾轩也体会到了花骨朵的娇嫩与美好,更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