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我想你了!
    将近凌晨,这场情事才结束。男人渐渐沉沉睡去,而白意染虽难疲惫却了无睡意。女人站在阳台上,晚风吹动着竹林,月光拉着长长的背影。蓬松的秀发一直垂到腰间。灵动的眼睛里暗淡无光。

    这场爱情风筝,单方的丝线,无论风多大,线多长,永远都飞不高,飞不远。

    这夜后,根据行程安排,白意染去了横店拍戏。三个月,两人都没有联系,反而在娱乐新闻上经常有他的消息。白意染有意无意的滑动着屏幕,还是不死心的想知道他的消息。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

    “初夏”白意染激动地秒接。这时自己回国来两人第一通电话。

    “对不起呀!意染,我封闭式训练了一个月,才知道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叔叔怎么样?”季初夏满满的都是歉意,这个时候她最应该陪在白意染身边,陪她渡过难关。

    “没事,现在已经没事了!”白意染将事情大题跟季初夏讲了讲,自然毫无隐瞒。

    季初夏听完就大声的咆哮道:“宫瑾轩太不是人了吧!意染你就这样被他欺负吗?”

    “那我能怎么办,毕竟他救了我爸爸。而且他恨我也是应该的,毕竟那件事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那都是上一辈子的事了,你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他要将仇恨报复到你的身上。”

    “我妈妈欠他的,我来还!”白意染眼眸中布满复杂的神色,但一丝坚定覆盖了一切。

    “白意染,他就是仗着你爱他,才那样有恃无恐!”季初夏的话一语中的。就宛如一只穿梭在空中的弓箭,准确的击中白意染的心。

    因为她爱他,才有机会伤害她!

    是不是不爱了,自己就刀枪不入了!

    可还是不舍得,不舍得这六年付出的感情,就这样放弃!白意染告诉自己,这场爱,就只坚持这最后一次了!若再无果,就彻底放弃!

    “可意染,你真的相信那些事是你妈妈做的吗?”在季初夏的印象里,林璇玑一直是十分的善良、可亲,对每个人都非常友善,所以她是不相信!

    “我自然是不信,可宫瑾轩就是认准了这一切,所以在他身边我也许会调查出当年的真相!”林璇玑在白意染心中一直是优雅神圣的存在,那种事妈妈一定做不出来。但宫瑾轩一口咬定,白意染无力反驳。但白意染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但宫瑾轩的妈妈也已经去世,所以这件事要查起来,肯定不容易。而宫瑾轩是绝对的突破口。

    “可你要小心点,我还要一个月封闭训练,到时候回国,我们再聊!”做模特可真是不容易,这一个月来,可不扒她一层皮。

    “好!”白意染刚挂了电话,宫瑾轩的电话就接着挤了进来。

    白意染一愣。好奇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缓缓地接通,手机刚贴近耳朵,喇叭里就传来男人小提琴般有磁性的声音:“我在门口,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白意染还未听清,男人就挂了电话。

    白意染迟钝了一会,不假思索迅速往门口跑去。

    时间不等人。宫瑾轩更不会等白意染。

    许佑辰刚出来叫白意染吃饭,就看到女人匆匆的背影,不自觉的跟了过去。

    白意染一出门,就看到男人骚包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灯光下。

    上了车,看到男人风尘仆仆,满脸的倦态。

    “你怎么来了?”白意染好奇的问道,横店离z市可很远,白意染不会傻傻的认为他是来专门看自己的。

    男人没搭理白意染的话,一把将女人搂到自己的怀里,迫不及待的吻上女人的唇瓣。小小的一口,宛如樱桃般粉嫩诱人,含在嘴里的甘甜芬芳,让男人瞬间崩溃所有的忍耐防线。大掌也开始不老实的在女人身体上游走。

    “还在车上呢!”女人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变化,急忙提醒道。这么一辆骚包的车,她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男人还是没吻够,但还是放开了女人。加速驶去。

    一到酒店,男人就直奔主题。

    今天的宫瑾轩好像特别着急,好像被欲鬼附身了一样。

    虽然男人特别疲倦,但还是足足做了三次才罢休。男人从女人的身上翻下来,又将女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想我了吗?”男人声音醇厚有带略有的慵懒,诱人的情话,十分蛊惑人心。

    白意染低头不语,情爱后,小女人满脸绯红,粉嫩诱人。

    “可我想你了!”说着男人轻轻地吻了吻女人的额头。如果不是之前他狠心的话,白意染真会认为他正在亲吻着他爱的人。真的会被他蛊惑,但她清楚地知道两人的关系,他那句“我想你了”只是“我想你的身体了”的省略罢了!相爱的人绝对不会一见面就只想着干那种事!

    而宫瑾轩也是觉得自己疯了。这三个月来忙着收购,投标,没有一刻闲下来,但他时时盯着自己的手机,然而等了这么久,她一通电话都没打来。

    而他自己又想她想的发狂,以前那么久没有女人,那都没觉得怎样。可自从粘上这个小女人后,就对她的身体上了瘾,而自己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所以将今天的工作做完后,就行了五个小时的路程连夜来找她!

    粘上她的那一刻,所有的疲倦烟消云散,身体像是打了鸡血,备有活力。

    “白意染,我还有一个小时就回去了,你忍心自己睡觉,把我晒在这里吗?”宫瑾轩不满的轻咬着女人的耳垂。

    为了明天按时上班,他只能再连夜赶回去。

    “可是我好累!”白意染再次合上双眸。一天的拍摄她也是很累,再加男人的压榨,她真的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男人温婉的笑笑,看她这么累,也不忍心再闹她!

    “你安心睡,明天我叫人再送你回去!”女人嘤嘤的回答,在他臂膀里找了个合适的姿势沉沉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