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恶魔的魔掌
    入夜。

    起风。

    窗外的风铃与风不时的摩擦着,发出悦耳的响声。随即一曲钢琴曲起。悠长的琴声与墨夜缠绵悱恻,将漫长的忧伤化作渲染的色彩,久久绵延开来。待似磨的咖啡,浓醇却是苦涩。

    伴着风铃的摇动,这曲《一帘幽梦》似乎更有无尽的忧凉沾染而来。白意染坐在钢琴前,一边流利的更替着音符,一边眸子盯视着窗外的远方,没有神采的聚集,没有焦距的凝望。

    门悄悄地被打开了。

    男人剑眉微蹙着,幽深的眸子里闪过异样的光彩,看不出多余的情绪,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直到一曲毕,忧伤的气氛依旧在空气中漂浮着。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低沉的嗓音宛如大提琴的音律,是那样的动听迷人。

    回神的白意染不敢对上他那深沉如海的眸子,她怕一不小心会被陷进去。六年了,这眸子她从未敢对视过,只怕收不住自己的心,更怕被那幽深的光芒伤得遍题鳞伤,。

    “没事”声音淡淡的依旧止不住流泻出心中的不安情绪。她不答他也不问。默默地看着她。白意染怯怯的抬头,依旧不敢正视他。

    “我爸爸刚出院,身体还很弱”白意染的声音很低,像蚊子哼哼一般。

    “所以呢?”宫瑾轩淡淡地问。

    “我想回去照顾他。”此刻,白意染的声音已经低入尘埃了,她害怕宫瑾轩不同意,害怕他又发脾气。

    果然。只是一秒,宫瑾轩的脸色就布满阴霾,充满了戾气与怒火。

    “白意染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我没有忘,但就算这样,总归有个期限吧!”白意染不想这样一直被他控制着,无头无尽。

    “白意染你只是一个我买来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说着一把抓住白意染纤细白嫩的手臂,瞬间泛红一片。又将女人死死的抵在钢琴上,发出参差不齐的怪音。

    “白意染你给我记住。我说没结束,你就别想离开,至于期限,等我玩腻了吧!”宫瑾轩的话如同一把利刀,一片一片的削销着白意染的心。泪充满了眼眶,但倔强的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但就算我玩腻了,你也别想逃离我的魔掌。我要你永远都在我身边!!狠狠的折磨你!!”此刻,再倔强也抵不住泪涌成河的冲劲,泪接连不断的往下流。

    “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白意染泣不成声,鼓起韧劲,歇斯底里的朝他吼着。

    “放过你,林璇玑这么美的女儿,我怎么舍得。”男人邪魅的眼神,仿佛要将女人看穿。纤长的手指轻轻的从女人小巧精致的脸蛋上划过。似带**的眸子慢慢变红,像个恶魔正在摧残天使的美好!接着毫不留情的吻上女人的樱唇。

    “放开我,放开我!”白意染拼命地挣扎着,但就这股火辣劲更能激起男人的占有欲。

    “恶魔!恶魔!”

    男人邪魅一笑。

    “那你就做被我摧毁的天使吧!”说罢,毫不留情的进入女人的身体,那种娇嫩紧致的美好,令男人更加的疯狂!

    她的身体美丽的像一朵罂粟花,嗜血,入蛊。

    男人很想永远将女人压在身下,不死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