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你闹什么脾气?
    白意染接到宫瑾轩的电话后,就去了他指定的地方,那里有专业的造型师为她服务。结束的时候宫瑾轩再来接她。这期间,她给许佑辰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她不能当他舞伴了,至于原因白意染就说她要陪她爸爸。可她不知道,从她出门开始,许佑辰就一直跟着她。

    结束后,白意染看了看时间,离宴会还有一段时间,就到附近的咖啡厅喝了杯咖啡。但眼看时间快到了,而宫瑾轩还没来。给他打电话又关机。白意染知道他工作忙,就又等了一会。

    天也黑了,宴会已经开始了,而宫瑾轩还是没来!电话一直都在关机状态,可能是工作太忙忘了时间吧。白意染自己安慰着自己,为他找理由,她不想相信他是为了耍她或是忘了她!

    她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许佑辰看着女人满脸的惆怅与着急,就知道她一定是等什么人。再看她穿着礼服,就更加确定了!但他不甘心,他非要看看到底是谁,白意染竟然为了他拒绝了他的邀请。但等了这么久,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fariy”白意染一看,竟然是许佑辰。

    “佑辰,我。。。”白意染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走吧,陪我去参加晚宴!”许佑辰一脸温柔的笑,也没有质问她,两人心照不宣。这样,白意染更感觉对不起他了,就决定陪他去参加晚宴。而这个时间宫瑾轩一定不会来了!

    白意染与许佑辰姗姗来迟,但俊男靓女也是迎来许多目光。这也包括某个人的!

    而白意染从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自带发光体的男人。而他正挽着一位十分美丽的女人。白意染不由得苦涩一笑。他身边有一位这么美丽的小姐,他又怎么会想起自己。只是一眼,白意染就将视线转移到别处。

    而那仅仅地一眼,宫瑾轩瞬间就冷了下来。让她乖乖的等着她不听,竟然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现在甚至是一眼都懒得看他。

    而不远处,白意染被许佑辰的幽默逗得笑个不停。她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有幽默感。

    “这位美丽的天使,在下能否请你跳支舞”白意染一身洁白的礼服,头发上又有白色羽毛装饰,叫天使再合适不过了!

    白意染莞尔一笑,随他进入了舞池。

    从小跳舞的她,身体柔软有韧性,伴着节奏,两人十分默契的迈着脚步。这不由又引起大家赞许的目光。

    “我们也去跳舞吧!”宫玙洁看了看身边一脸阴霾的男人。顺着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个笑颜如画的女人身上。宫玙洁一挑眉,不等男人同意就拉他进入了舞池。

    期间男人一直心不在焉,虽然看着宫玙洁,但如鹰般锋利的目光不时瞟向不远处女人。女人笑颜如花,看起来十分开心!

    “哥,那不会是我的小嫂子吧!”宫玙洁大胆的猜测着,从那女人从门开始,他就像饿狼一样死死的盯着她。

    “哥,你不会拐卖未成年少女吧!她看起来还不大!”看着白意染洁白干净的面孔,上面写满了清纯。“什么未成年,跟你一样大”宫瑾轩话落,这才意识到他的回答好像默认了宫玙洁的话!宫玙洁啧啧的点了点头。宫玙洁不由感叹,明明一样大,人家活出少女,而她已嫁作人妇。

    “哥,你不会欺负她了吧,不然她怎么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宫玙洁发现白意染不时的也会看向这里,只是一秒又躲开了。很明显两人一定闹矛盾了!

    宫玙洁话未落,宫瑾轩一个眼神将她杀了回去,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一样。

    如果宫玙洁不是突然回来,又不是非要跟他来参加晚宴。他就不会让乐正辰去接她。可没想到,她竟然提前跟别的男人走了!

    “那怪我喽”宫玙洁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由打趣道:“那要不我去跟小嫂子解释一下”

    “不需要”宫瑾轩语气十分的不爽,话落就走出了舞池。

    白意染借口去了洗手间。她看到宫瑾轩与那个女人眉来眼去,十分亲密的样子,她看着难受。虽然以前宫瑾轩一直讨厌她,恶语伤她,但她还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追她,喜欢他。那是因为他身边没有其他的女人。那现在他身边出现了女人,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该死心了!

    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情绪稳定下来后,白意染往外走,却被男人抵到了门上。又是铺天盖地的吻。感觉到是他。本没有理由拒绝,但一想到,他刚和其他的女人亲密后,又来吻她,心里难受得不行。奋力反抗着。

    “你放开我,宫瑾轩”

    “白意染你知不道你很不乖,是不是一会,你就忘了谁是你男人!”说着又一阵强吻。

    一开始还挣扎,但知道自己是反抗不了他的,也就慢慢顺从着。一直等到他结束。

    “结束了吗?那我先走了!”白意染稍微整理了一下,转头离开,却被男人大掌拽了回来。她爱理不理的态度,让他的怒火再次燃起。

    “白意染,你闹什么脾气,我让你走了吗?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白意染一顿。是呀,她只是他买来的交易品,有什么理由闹脾气,她又有什么理由反抗!他的话再次提醒了她。

    “我知道了!”说着主动吻上了男人的唇。

    看到女人的顺从,他不由得一阵烦躁。

    用力推开女人,转头离开!

    女人愣在原地,泪不停的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