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我不要再喜欢你了!
    白意染未想到nz的策划团队这么厉害,只是一个晚上就将她所有的资料、行程安排以及以后的风格路线都策划好。并安排了金牌经纪人闫冰,拥有最好的资源,只为了让白意染为“恋姬”代言积累名气,这一个月来整个z市都挂满了她的照片,到处都是她的消息,现在没人会不认识一个月红遍z市半边天的fariy(公司为她起的艺名)。白意染也是惊叹宫瑾轩的势力,一个月他让她将整个z市都沸腾了。这个男人可以让她瞬间飞上云端,又会不会让她分分秒钟跌入谷底呢!这一个月来,宫瑾轩并没有出现,白意染也是每天忙的半死,也没有多余时间去想他。可一旦想起,心还是疼得厉害!

    名气也被硬生生的打起,清纯形象也一直活在大众视线里,被大家追捧喜爱,久燥不冷。

    一切准备就绪后,白意染进入“恋姬”拍摄片场,由于公司的保密工作强大,再加上以“fariy”为艺名,所以没有人认出她来。虽然现在的名气很大,但毕竟是新人,又接到“恋姬”珠宝这样黄金代言,难免引来许多流言蜚语。

    “你们看,她就是fariy,长得也一般般嘛,真不知道这代言是怎么得来的?”

    “fariy是谁?我以前怎么没听过?”

    “就是说呀!一个新人怎么会得到这么好的资源。不知道陪上了多少次床,才得到的吧!”

    几个多事的人在背后叽叽喳喳的说着,白意染自然是全听到了,但毕竟是自己空降,底气不足,便也没去理论争辩。

    “你们在说什么,没事做了吗?”突然一个柔和干净的声音响起,但语气明显带有斥责。那几个多事的人抬头一看,瑟缩的就喊了声“辰王子”随后灰溜溜的走开了。

    白意染抬头看着眼前男人。一身简易的休闲装,黑白搭调。立体的五官,高挺的鼻梁,一张性感的薄唇,轻轻勾起迷人的微笑。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比超级男模更有范。身高竟有一米八多,整整高出白意染一头,白意染不由亚历山大的仰头看他。

    他的眼睛很明、很亮,如同群星般璀璨。由让白意染想起了宫瑾轩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深邃,像一口千年古井,充满了迷惑与深意,是让白意染看不懂也看不透的,所以她有某种意义上的害怕。不像这个人的充满了清澈与光明。

    “谢谢”白意染礼貌的道谢。

    却不料,男人满脸好奇、惊讶表情的看着她。白意染有些不自在的紧皱着黛眉,男人也感觉到自己有些失礼。

    解释道:“我只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让我爸将沉寂了二十多年的恋姬珠宝再重现于世!更好奇究竟是谁可以配给“恋姬”代言。”又看了白意染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没想到是你?”

    “你认识我?”白意染自知这个男人他从来没见过,更不认识。

    男人一沉,知道自己多言了。立马改口回应道:“一个月骤起的新星fariy谁不认识!”白意染知晓的点了点头,便继续低头看剧本。

    许佑辰明显感觉到她的冰冷。

    其实他并不认识她,只是爸爸书房里有一张和她长得很像的女人的照片。

    经纪人闫冰告诉她,她才知道许佑辰------超级巨星,温柔暖男,被大家称为“星辰王子”。是许阔的义子。听到许阔,白意染明显有些介意,与许家一切有关的人她都没多少好感,但没想到许佑辰竟然是广告代言中的男主角。

    但没想到,许佑辰人真的很好,很温暖很会照顾人,对每个人都很有礼貌。剧本上有些不懂的,他也会热心的替她讲解。相处下来,白意染也慢慢放下以前的偏见,真心与他交朋友。

    在开机的时候,宫瑾轩破天荒的来了片场。所有人都吊着一颗心,生怕一不小心惹着这位大神。宫瑾轩也是低沉着一张脸,兴致不是很高。白意染偷偷看他,那凌人的气息吓得她又立即低下头。

    “下一场戏是什么?”宫瑾轩突然开口问正在忙碌的导演。导演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弓着腰,倒背着手,恭敬地说道:“是男女主角多年相遇后,情到深处,来一个深情的拥吻,再~~”话未落就被男人厉声打断:“去掉!”

    “可是,如果没~~有。。。好的!”导演瞬间被宫瑾轩低沉的脸,凌人的气息给吓了回去!这强大的气场让所有片场里的人都瑟缩着,大气不敢喘一下!

    白意染再次偷偷看向他,却不料正好对上他锋利的双眸,他寒人的气息瞬间穿透空间维度,白意染再次紧张的低下头。他的表情好像要吃了她!可她一直在乖乖拍戏,怎么会惹到他了呢!

    幸好导演是专业的,即使没有吻戏,却拍出了更好的效果!

    终于杀青了!

    “fariy,今晚有杀青宴,我们一块吧!”许佑辰卸完妆,就立即来找白意染。

    “我还是不去了吧!”这种场合她从来是不适应。

    “你是女主角,你要是不去,那太不给面子了!”白意染还是有些犹豫。

    “你要是不去,那我也不去了!”许佑辰像是赌气一般,让白意染不得不答应,如果男女主角都不去,那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那好吧!”说着就跟着许佑辰上了他的车。

    但就在一瞬间,白意染感觉脊背一阵发凉,似有什么寒气入骨。而在不远宫瑾轩一直死死的盯着女人,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白意染一定会被他穿骨了!

    “白意染!你好样的!”

    喧闹的环境,五光十色。

    没多久,白意染就有些受不了。可大家玩疯了,吃完饭后又准备去ktv嗨歌,白意染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许佑辰看出白意染的不适应,就找借口将她带了出来!

    车上。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许佑辰回应一笑,温柔的如同夜间的月光,薄薄一层,却十分温暖!

    “你住在哪?”

    “我住在艺人公寓。”想了想报上自己的住址。

    走了很久,才到“盛世家园”。

    “谢谢你,送我回来”白意染莞尔一笑。许佑辰点了点头,不由得看向周围。这盛世家园可是z市最好的地段,高档私人小区,就算有钱也是买不到的。怎么会是艺人公寓呢!

    “后天有一个晚会,既然想谢我,就做我的女伴吧!”许佑辰明亮的双眸泛着光,这么温柔绅士的男子,真的不忍心拒绝!

    “好吧!我先回去了。”

    “等等”白意染随声一定,只见男人大掌朝女人的肩头伸去,白意染下意识的一缩,再定眼一看,男人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根头发。

    白意染腼腆一笑,道谢后离开。许佑辰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情不自禁的笑了!

    而就刚才那一刻,楼上的一双凌厉的双眸将这一切全部捕捉。两人刚才的动作在另一个角度,好似是甜蜜的小情侣难舍难分,相抱拥吻。

    白意染输入指纹,打开门进去。

    就在这一刻,整个人被一个大掌拉了进去,又迅雷不及掩耳的被一具**顶在了门上。还未反应过来的,就被铺天盖地的吻夺取了呼吸。这个男人的气息是她再熟悉不过了,魂牵梦绕了这么多年,已经深入骨髓。可他是怎么进来的。

    “宫瑾轩,你干什么?你放~~嗯~嗯”稍有一点呼吸的机会,却又被男人毫不留情的夺去。男人毫不温柔的吻,像是在惩罚着什么,疼的白意染紧皱起黛眉。

    “你放开我,放开”白意染奋力的挣扎着,她的反抗无疑是激起了男人更大的怒火。

    “白意染被我吻就这么让你难受!你跟其他的男人你就那么乐意吗?”男人回想起刚才两人拥吻的那一刻,他就嫉妒得发狂。再看女人这么反抗,他就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那好,我就让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说着埋首吻向她的颈侧,大掌也开始不老实的在女人身体上游走。感觉到他身体炽热温度,白意染意识到下一刻将要发生什么了!可是她不想这样,被他这样粗鲁的对待。那一夜的痛感依然绕在心头,她真是怕了。

    “不要,不要,你不要这样”男人顺势拥吻着女人,从门上到沙发上再到大床上,女人就这样一直被他操控着,等到床上的时候,两人已经**相见了。

    这期间,女人一直在哭。她深爱的人怎么会这么对她!

    “宫瑾轩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不要喜欢你了,我不喜欢你了还不行吗?”女人哭闹声伴着所有的委屈不满,完全的发泄出来。

    男人也在这一瞬间,定格住!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就不该喜欢你。我就不该喜欢你”女人嘤嘤的哭着,一直重复着那句话。而那句话就像一把刀深深地刺入男人的心脏。

    “你后悔了?”男人强忍心痛着反问。

    “是,我后悔了!”女人斩钉截铁的回答无疑在男人伤口上撒盐。但也瞬间勾起男人的怒火。

    “那你当初就不该招惹我!既然你招惹了我,那就由不得你后悔!”说着再次想吻向女人,但看到女人长长的睫羽轻轻地颤栗着,清澈的眸子被泪水充满,两行清泪孤寂清冷的滑落。可怜青雉的模样,又让男人心中一阵不忍。他终究还是不舍得!!!

    男人猛地从女人身上翻下来。将被子盖在女人光洁身体上,自己走进了浴室。冰凉的水淋湿着身体,男人也清醒了不少。

    她说“不喜欢他时”他是真的害怕了!帝王一样存在的他,竟然害怕失去她。明知两人之间隔着“仇恨”,可他还是不自觉的想拥有她。

    白意染没想到他竟然放了自己,以他“得不到誓不罢休”的脾气,又怎么会放过自己。当男人从浴室里出来,爬上床,大掌触碰到女人腰间的那一刻,白意染害怕的一缩。意识到女人怕意。宫瑾轩轻声安抚道:“好了,我不碰你了,睡吧!”说着将女人一把搂到了怀里。女人不自在的蹭了蹭,想挣开他的怀抱。

    “听话!”女人被他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而男人瞬间小腹一阵暖流划过,喉结滚动了一下,身体立即起了反应。

    “别动,再动我可不能保证对你做些什么”听到男人的话女人吓得一动不敢动,乖乖的呆在他的怀里。感受到小女人的变化,男人强忍着身体的燥热。

    “乖,睡吧!”感受到他的举动,白意染也放下了戒备,可能累了的缘故也是渐渐进入梦乡。

    而宫瑾轩却久久睡不着,一个人与身体做着强烈的斗争。按理说他不是一个纵欲的人,可遇到她,他就全崩盘了!

    他想她一定是给他下了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