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你会来求我的
    一直到很晚,宫瑾轩还在工作。白意染一直在旁边等着,也不敢打扰,生怕他又反悔。宫瑾轩接到了一个电话。里面说白志翔在出狱时突然晕倒,住进了医院。听到消息后,宫瑾轩与白意染快速赶往医院。

    到达时,白志翔还在抢救中。幸好到达及时,脱离了危险。这时白意染才知道自己的爸爸竟然得了癌症。幸好这三年来一直有良好的药物治疗,才得以控制住。这次发病多半是因为在牢中没有好的环境,心情郁闷有关。

    而这一切,白意染完全不知道,爸爸也从来没跟她提过。白意染突然好后悔,就算当初再伤心再难过,自己都不应该丢下爸爸一个人出国的。自己在国外逃避了三年,可没想到爸爸竟过得如此艰难!

    三年前失去妈妈已经让她痛不欲生,她不能再失去爸爸了!、

    “来nz吧!许总很喜欢你,想邀请你当恋姬的代言人!”宫瑾轩依旧一副清冷的样子,没有多余的温度。

    “是吗?”白意染苦涩一笑。

    接着反问道:“宫瑾轩,这样利用我好玩吗?就算你再恨我妈妈,可利用一个死人来达到你自己的目的,你觉得有意思吗?”白意染不受控的朝宫瑾轩大吼着。

    她又怎么会不认识许阔,她终于想起来,每次爸爸妈妈吵架都是因为他,都会叫着许阔这个名字。

    而且她还听到了宫瑾轩与乐正辰的对话。他说她是他的未婚妻,只是为了获取许阔的信任,利用许阔对妈妈的感情罢了!

    “这是你们欠我的”宫瑾轩也不再隐瞒,锋利有力地一句话,恶狠狠的丢下,白意染竟无力反抗。

    对!这是她妈妈欠他的!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答应”

    “这可由不得你!你会来求我的!”宫瑾轩狠狠地扔下一句话,转头离开,强劲的压迫感,令白意染无法呼吸!

    许阔让白意染的童年充满噩梦,所以她绝对不会为“恋姬”代言。因为妈妈的缘故,她根本不想进入演艺圈,“璇玑夫人”女儿的身份让她只能隐埋在光环背后,被人指指点点。而且更不想让宫瑾轩利用妈妈。爸爸已经出来了,她与宫瑾轩也就两清了。

    可当去交医疗费的时候,白意染才明白宫瑾轩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宫瑾轩能将爸爸救出来,但遭到免职、财产一律上缴的惩罚。现在白意染不仅身无分文,就连住的地方也没有!

    而且爸爸需要尽快手术,手术费需要五十万。五十万对于以前的市长千金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可对于现在的落魄千金来说这可是天文数字!

    但白意染是绝对不会求宫瑾轩的,经过这件事后,白意染看得更清楚。宫瑾轩对她只有报复与利用,所以哪怕与他只有半点关系,她都会躲得远远的,她的心真的伤不起了!

    可她始终没想到,宫瑾轩竟然这么狠,为了逼她,竟然全面封杀她,没有一家公司敢录用她。无奈之下,她只好去求他!

    nz总裁办公室里。

    男人从监控录像里看到女人小巧优美的身影。一双黑宝石一般闪亮的眼眸渲染着微光,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白意染通过道道手续才到达总裁办公室门口。

    “我找宫瑾,宫总裁。”只见秘书露出公式化的微笑。

    “对不起,总裁正在开会。”

    “那我在这等等吧!”

    “好”秘书微微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模样清纯干净,浑身透着一种美妙的气息,这么美的女孩,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故意让她在这里干等。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白意染在这里整整等了五个小时,可宫瑾轩还是没有开完会。白意染也意识到这是宫瑾轩故意的。可她不能认输!既然他想故意晾着她,那她就顺了他的意。

    宫瑾轩一边签着文件一边瞅向屏幕里的女人,一开始还挺有耐心,越到后来越十分的不耐烦,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忍下来安静的等着。这样一来,宫瑾轩都没法安心工作了!

    接近傍晚,白意染才见到宫瑾轩。

    “我答应你的要求,也请宫总裁兑现承诺。”白意染公式化的语气,不夹杂丝毫的感情。这样的白意染宫瑾轩好似不认识,三年前的她可一直是吵吵闹闹,十分有生气活力的!

    “白意染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何必信誓旦旦的拒绝。”宫瑾轩满脸的鄙夷与嘲讽。

    而白意染没有再与他争吵,对于他的冷嘲热讽也全都充耳不闻。她只知道,她要忍。

    终于。她与他签约,成为了nz旗下的艺人,只要她完成代言,就可以获得三百万。这些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根据公司的安排,白意染住进了艺人公寓。从明天开始,她就要正式进入演艺圈了!

    看到如此听话的白意染,宫瑾轩内心也是闷的发堵。叫了好友乐正辰、千叶寒去“夜太美”喝酒。

    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一个劲的喝闷酒。乐正辰与千叶寒身边小姐如云。但在宫瑾轩强大的气场下令周围的“小姐”们不敢靠近,刺骨的寒气令人发怵。

    “我说二哥,这白意染又怎么惹你了,她不是都答应代言了吗?”一看就是兄弟,看到宫瑾轩这个样子,一定与白意染有关,也就只有这一个女人可以引起宫瑾轩这么大的反应。三年前,白意染出国的的时候,他们可就领教过了。

    “不要跟我提她”冷冽一斥,乐正辰乖乖的闭上了嘴。

    见宫瑾轩不理他,乐正辰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千叶寒身上。

    “三哥你说这白意染都回来了,这季大小姐怎么还不回来?”千叶寒一愣。是呀!她怎么还不回来?

    季初夏是千叶寒的妻子,三年前由于商业联姻将两个陌生的人捆在一起。婚前季初夏就跟他谈好,两人各玩各的,互不干涉。而且婚后第二天就出国了。如果她不是刚刚获得“国际名模”的称号,他也许都忘了他还有个妻子。

    当年她是跟白意染一块出国的。现在白意染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的好闺蜜季初夏也应该快回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