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 爱妃,朕不高兴
    天色已经渐晚,方岩顺着栅栏原路返回,当方岩回到宫殿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大厅内灯火通明,似乎整座宫殿已经通上了电,当然,走廊依旧还是只有火把照明。

    “能不这么寒酸吗?”方岩有些鄙夷,“这些火把都燃烧了四五天了,就不能换点新意?”

    大厅里,不知何时,那原本摆放的摆钟已经删除,似乎是因为一阶段结束了,摆钟已经用不到了的原因,原本摆放摆钟的位置放置了一台超大寸的显示器,陆仁贾和宋奕两人正在津津有味的用ps3连接着显示器,玩着一款不知名的游戏。

    方岩看大厅里摆放的各种家电家具,有些纳闷道,“这么惬意的吗?”

    “人生早已没有多少时日了,总要及时行乐吧?”陆仁贾拿着手柄盯着显示器目不转睛的说到。

    “或许吧,不过我更觉得这是在逃避而已。”

    方岩倚靠在沙发上面,如果不是因为大家各自都是竞争关系,方岩还会觉得有一丝温馨,只可惜表面的平静,不过是在规则束缚下的暴风雨前夕罢了。

    方岩相信,如果没有规则的束缚,自己又没有实力的情况下,林婉研一定不会介意杀了自己,陆仁贾和宋奕也定会想尽办法报复自己。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方岩更希望这座宫殿只留下自己一人就足矣了。

    “要不然还能怎么做?”陆仁贾反问道,“面对现实吗?如果明天我就要死了,那么今天我宁愿活在自己的想象里。”

    方岩没有回答陆仁贾,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自己也没有权利去干涉别人的想法。

    这时,宫殿三层传来了林婉研的声音,声音很轻,却如同广播一般传递在宫殿内。

    “爱妃,是你回来了吗?还不快上来见见朕?”

    方岩无奈的起身,顺着楼梯走到了宫殿三层,推开宫殿三层的大门,林婉研正慵懒的躺在王座上面,似乎至始至终林婉研都没有离开王座。

    “陛下,你找我?”方岩开口道。

    “啧说了多少遍,要叫朕女王陛下。”林婉研有些声色不悦道,“过来吧。”

    “是,女王陛下。”

    方岩走到了王座面前,停了下来。

    “很好,就站在那里不要动。”

    林婉研慵懒的起身,而后绕着方岩走了一圈,眉头微皱,食指抵着方岩的下巴,声色不悦的说到。

    “你身上有其它女人的味道。”

    “女人味道?”方岩微微一笑,而后道,“陛下你错了,是女孩的味道。”

    “有意思”

    林婉研一把将方岩推倒在了王座上,而后有些自嘲的说到。

    “想不到朕养的小猫咪还会背着朕去外面偷腥了呢?”

    方岩皱眉,没有抵抗。

    “女王陛下,我们就这样保持肮脏的**交易不好吗?”方岩开口说到。

    “很好,朕的小猫咪。”林婉研一把坐在了方岩的腿上,轻轻的抚摸着方岩的胸口,朱唇轻启轻声道,“别乱动,今晚朕要在上面”

    (这虽然只是六个点,但却饱含了作者对万恶的马赛克的憎恨以及无声的抗议。)

    是夜,如寂,繁星高挂于天际,林婉研坐在王座一角,默默地点燃了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

    修长纤细,如玉般细腻的手指夹着那根燃着的香烟,烟头上的火星从指尖弹落,林婉研长吐一口烟气。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尼古丁与焦油燃烧的气味,夹杂着淡淡的薄荷清香,不算难闻,但也不怎么好闻。

    林婉研开口说到,“爱妃,要来一根吗?”

    “我不抽烟。”方岩冷漠的说到。

    婉研伸出手,将点燃的香烟递到方岩嘴边。

    “试试吧,人总有第一次的。”

    方岩皱眉,而后轻吸一口,烟气顺着喉咙进入方岩的肺里,带着淡淡的薄荷味道。

    不算太差,方岩心里思索道。

    可下一刻,烟气弥漫在方岩的肺部,一时还未呼出,方岩便被呛了一下。

    “咳咳咳”

    方岩捂着胸部,不助的在猛的咳嗽。

    “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种令人难受的东西。”方岩一脸不解的说到。

    “谁知道呢?就像是权利,明知道到头来不过空无一物,却依旧有无数的人趋之若鹜。”林婉研有些悲情的说到,“就像是和毒品一般。”

    “我觉得我越来越没办法看透你了。”方岩说到。

    “谁还没有一点小秘密呢?你又怎么能保证一开始看见的那个就是真的我呢?”林婉研吸了一口烟道,“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这只香烟?”

    “香烟?你这又是什么比喻?”方岩不解道。

    “明明知道结局会如何,却依旧还在贪婪的燃烧着。”林婉研吐了一口烟说到。

    方岩摇头道,“你错了,贪婪的不是香烟,而是吸烟的人。”

    “吸烟的人吗?”林婉研露出思索的神色,而后道,“你说的很对,但是朕不听。”

    方岩:“”

    “好了,爱妃退下吧,朕累了,需要歇息了。”林婉研开口说到。

    “好的,女王陛下。”

    方岩默默的离开了宫殿三层,而后下楼。

    “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林婉研一时的有些出神,“只希望这次的玩物不要让我太快的玩坏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