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 停战
    次日,方岩捂着腰从王座上爬起,两人战斗了一夜,原本方岩是打算在王座之上找回自主权的,毕竟,方岩可是g+的体质,而林婉研不过是个普通人。

    方岩觉得,自己肯定能很快让对方求饶的,可是到了后半夜,方岩发现自己错了,当方岩开始有些力竭的时候,林婉研仍旧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果然,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方岩一边穿裤子一边嘟囔到。

    听到方岩这么说,林婉研没有着急穿衣服,伸出手,指尖轻轻从方岩小腹慢慢往上摸索,而后托住方岩下吧道。

    “你昨夜可没有怜惜人家,果然男人穿了裤子就翻脸了吗?”

    看着林婉研曼妙的酮体,以及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方岩感觉身体有些燥热。

    不行不行,再这么下去非得被榨干不可,方岩忍住心中的欲火,不紧不慢的穿上上衣。

    “你真的是第二次做这种事吗?”方岩不解道。

    “啧啧...男人...干嘛非要这么问呢,昨晚你都好像不止两次了吧?”林婉研妩媚的笑了笑,而后又有些忧伤道,“别问了,就这么保持肮脏的**交易不好吗?”

    方岩还想多问几句,林婉研却摆了摆手道,“朕累了,爱妃退下吧。”

    “是。”

    林婉研皱了皱眉,不悦道,“要叫朕女王大人!”

    方岩咬了咬牙,毫无尊严道,“是,女王大人!”

    “很好,朕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了。”

    方岩起身,屈辱的离开了宫殿三层,朝着宫殿楼下走去。

    大厅里的尸体似乎已经被士兵清理干净,没有留下丝毫血迹,而大厅角落里坐着两名一副生无可恋的玩家,一名上半身裹满了一层厚厚的纱布,一名下半身裹满了纱布。

    地面上堆满了啤酒瓶,看上去这两名玩家似乎是一夜未眠,饮酒消愁呢。

    “呦,你两该不会一夜没睡,在把酒言欢吧?”方岩开口笑到。

    听到方岩的声响,两名玩家别过头,一脸幽怨带着怒意的神色看着方岩,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方岩早已千疮百孔。

    方岩丝毫不顾及两名玩家的感受,落井下石道,“别这么看着我,你两打不过我的。”

    陆仁贾收回目光,面容呆滞道,“宋奕已经被你废了,我也按你的要求物理阉割了,我两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你现在还想怎么样?”

    “听上去很委屈,但这不是你们应得的吗?”方岩淡然道,“游戏进行了这么久,能够活下来的,包括我在内,有谁会是个好东西?”

    “熊斌死了,他说他宁愿留全尸,也不愿意残缺着身体苟活,我想这是他这辈子说过最硬气的话了吧?我就做不到,我想活下去,活到最后,然后找出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来的幕后黑手,把他痛扁一顿。”陆仁贾说完又大口的往嘴里灌了几口酒。

    “可惜你连我都打不过。”方岩就地坐了下来,道,“还有酒吗?既然到了中场休息时间,不能互相伤害,我想我们可以暂时停战歇息了。”

    陆仁贾随手丢给了方岩几瓶啤酒,而后继续道,“他说他不想把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上,所以昨晚他便从宫殿三层跳了下来,二十多米的高度,嘭的一声,脑浆像是碎豆腐一般流了一地,大厅墙上全是他的血和肉渣,等我赶到楼下时,他早已不成人样了。”

    说着,陆仁贾又灌了几口酒道,“说起来也可笑,熊斌想留全尸,到头来却落得一个血肉成泥的下场。”

    方岩疑惑道,“那么严重?可为什么地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说来也奇怪,似乎只要午夜十二点一过,宫殿里的尸体与鲜血就会全部消失了,我想应该是被游戏系统清除了吧?”陆仁贾道。

    “话说,你喝那么多酒没事吗?”方岩疑惑道,“要是一会想上厕所怎么办?”

    “你...”陆仁贾咬了咬牙,道,“我很好,物资里有药品,我得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最多就是带点血丝而已。”

    “哦。”

    方岩觉得有些不满意,又问到,“那你是站着还是蹲着?”

    “嘶~”

    陆仁贾猛吸一口气,要不是打不过方岩,他真想让方岩也体会一下物理阉割的快感。

    “这很重要吗?你作为一个男人,为什么关注的重点在这?”陆仁贾不悦道,“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胜利者的恶趣味?还是...还是你性取向有问题?”

    对于陆仁贾如今的下场,方岩一点也不觉得他可怜,就像方岩说的一般,游戏进行了这么久,能够活下来的,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我可不是什么胜利者,游戏还在继续,不到最后,是不清楚谁能够活下去的。”方岩喝了一口酒道,“不过你说的对,我拳头比你硬,所以我问你答就对了!”

    “你....”陆仁贾咬了咬牙,而后艰难道,“蹲着......”

    “哈哈!是怕站着会洒出来吗?”方岩没良心的笑到。

    陆仁贾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道,“对......”

    看着陆仁贾吃瘪痛苦的样子,方岩有些明白林婉研的感受了,看着自己讨厌的人痛苦,掌握着自己讨厌的人的生命,确实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罪恶的快感。

    黑暗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拳头硬的说话。

    方岩没有继续为难陆仁贾,只是自顾的喝着啤酒,调囧陆仁贾不过是为了落井下石,方岩还没有恶趣味到要调戏一个阉人的地步。

    大厅一时有些安静,陆仁贾自然乐得如此,如果不是大势所趋,他巴不得方岩赶紧去死。

    至于宋奕,从方岩出现开始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更没有犯贱到要找一个把自己废了的人聊天。

    “我得走了。”

    方岩丢下空瓶,朝着庄园而去,丛林法则,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方岩觉得自己必须借着这短暂的中场休息时间,赶紧提升实力,毕竟,方岩能够有机遇,说不定其它三种花色的阵容的玩家也有人像方岩一般得到了体质的提升。

    况且,已知的对手里,可有着一名d级的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