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 扯破脸皮
    方岩认为,自己作为男的,怎么能够如此被动呢,所以,下意识里方岩的双手就没有安分,朝着林婉研的高峰探去。

    “嗯”

    林婉研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得轻哼了几声。

    “我”方岩刚想说话,却又被林婉研的嘴唇堵上。

    “别说话,你一说话就会毁掉气氛的。”林婉研趁势一把将方岩给压在了身下,顺带撕扯开了方岩的上衣。

    “我没有经验的”方岩脸红道。

    “说了你别说话,一说话就毁气氛。”林婉研小脸通红嘟囔道,“搞得谁有经验一样。”

    马赛克

    一个小时后

    事实证明,有些东西靠的并不是经验,而是本能,说通俗一些,那就是所谓的兽性。

    此时,方岩和林婉研已经穿戴整齐,林婉研依偎在方岩的怀里道,“方岩,你饿了吗?”

    说罢,林婉研递给方岩一块面包。

    方岩接过面包咬了一口,而后看着地面上的一小滩血迹道,“这样会不会太唐突了?”

    “做完后才说唐突吗?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肘子。”林婉研哼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你会说,‘婉研我会对你负责的’之类的话。”

    “婉研,我会对你负责的。”方岩一本正经的说到。

    “停,我不要你负责。”林婉研道,“说不定明天我们就都死了,在这种环境下的承诺是最廉价的,我只希望我们能好好珍惜当下就行。”

    “我们不会死的。”方岩开口道,“我还要等你给我生孩子呢。”

    “呸,谁要给你生孩子”林婉研小脸微红的嘟囔道。

    另一边,剩余的玩家围坐在一起,一名原本属于袁毅阵容的玩家开口道,“不知大家意见如何?”

    “我没有意见,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都会死的。”一名玩家道。

    “我也没有意见,与其等死,倒不如试着反抗一下。”另外一名玩家道。

    陈林满意的点点头,只要剩余的玩家都同意,那么他就有把握带着玩家反抗袁毅的暴政。

    “我们不同意。”这时,剩余的三名普通平民男性玩家齐声开口道。

    “为什么?”陈林皱眉。

    “真当我们是傻子吗?”一名平民玩家开口道,“你不过就是想把我们三个当成炮灰而已。”

    “我只知道在此之前,你可是拿过枪口指着我们。”另外一名玩家道,“所以合作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和方岩想的一般,如果这些人真的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团结,那么他们也不至于被袁毅压迫成现在这样子。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又到了行刑的时间,所有人被强制传送到了大厅。

    这一次,所有人沉默不语,因为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离行刑台远了一些,生怕血液飞溅在自己身上,给自己带来不详。

    直到行刑结束,大厅依旧保持着安静,袁毅站在高台上,向下俯视,眼神之中只剩怜悯,气氛一时显得十分的压抑。

    “人呢?为什么又少了一个人?”袁毅挑眉,语气十分不悦道。

    人群沉默,没人知道怎么会突然少了一个人,就连方岩和林婉研也不清楚于秋究竟是怎么躲过行刑时候的传送的。

    “很好,这是你们逼我的!”袁毅咬了咬牙,而后道,“从今天起,各位就好好的待在大厅吧。”

    袁毅话语刚落,一群手持铁链的士兵就将所有人给围了起来,方岩皱眉,看那铁链起码有小手臂粗细,要是被捆了,即使是方岩也难以挣脱。

    “袁毅,你几个意思!”一名玩家愤怒道,“才第三天,你就要扯破脸皮了吗?!”

    面对玩家的质问,袁毅只是冷笑道,“我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把大家都聚集在一起,省的无手牌玩家从中找到机会,把我们逐个击破。”

    话是这么说,不过袁毅早已打好了小算盘,等所有玩家逐个被行刑后,剩下的最后一名必然是无手牌玩家,所以,最后活下来的必定是自己。

    袁毅的小算盘并不难猜出,但反抗的玩家依旧只有少数几名,绝大多数的玩家都保持了沉默,他们似乎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已经默认了这个事实了。

    也是,一群连饭都吃不饱,每日进食只有一块黑面包的玩家来说,怎么打得过一群全副武装,浑然不畏惧生死,只听命于袁毅的士兵呢?

    他们也只能借着这个借口来麻痹自己了吧?

    绝望,弥漫在大部分人心里,当然,这并不包括方岩。

    看着大厅里被铁链五花大绑的玩家,袁毅满意的点了点头。

    “希望这次你们能够吸取教训。”

    言罢,袁毅满意的转身离开。

    大厅寂静无声,摆钟上的纹路变换,一个红桃1的图标出现在摆钟上面,但是无人关心这些,对他们而言,明天谁死去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最后的结局都是一个样子而已。

    “我我不甘”一名玩家开口道,“明明我们一起可以把他暴政推翻的,为什么你们要这样的懦弱?!”

    “有用吗?不过是拿多数人的命去换少数人的命而已。”一名玩家鄙夷道,“如果真的反抗,你敢冲第一个吗?”

    人群沉默,大家都清楚这些,所谓的反抗不过就是躲在别人屁股后面苟且偷生而已,但是,既然所有人的想法都是如此,那么又有谁愿意冲在最前面呢?

    反抗,不一定会死,但是冲在最前面那一个人绝对会死,所有人都不愿意做第一个,所有人都想活下来,所以,所有人都只能一起等死。

    “可是,明明可以不用所有人一起死的。”还是有人不甘心道,只不过声音低了几分。

    “不要自欺欺人了,除了军人,没有人会为了一个陌生人付出自己的生命的,也没有理由。”方岩站了起来,“所以,想活下去,那就靠自己吧。”

    一声狼啸之声,方岩身上的轻松断开,铁链虽然结实,不过在狼魂刃面前就和豆腐一般不堪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