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 要走了
    “等?”

    两女显然有些不明白方岩的意思。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煽动大家的情绪白白去送死吗?”方岩反问道。

    按方岩的手牌来说,这个时候自然是让国王与平民互相残杀起来最好不过,不过方岩却不会自己去刻意的煽动,这样子的话太明显了,说不定自己第一个就会被怀疑。

    方岩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之前是因为还有一个未知的无手牌玩家,所以方岩没有想过去掠夺其他玩家手牌,现在无手牌玩家只剩方岩自己一个了,自己只需要找个玩家掠夺对方的手牌,那么这个宫殿里便不会有无手牌玩家了。

    当然,方岩的目标自然不是普通手牌玩家,如果拿着普通手牌,还得听命于人,那么,方岩宁愿不要手牌。

    所以方岩在等,等真正乱起来之后,方岩再趁乱夺走袁毅的手牌,至于袁毅手牌被夺之后会落得如何下场,那就不是方岩该考虑的事情了。

    “走吧,待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找个地方休息吧。”方岩开口道。

    “那这手铐怎么办?”林婉研开口问道。

    “先铐着吧,反正不碍事,要是现在就摘下来,反倒会遭来其他人怀疑。”方岩开口道。

    以方岩现在的体质,想要挣脱手铐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只不过方岩没有这么做,因为方岩明白,在大家都不清楚各自的身份之前,太早暴露实力对自己来说并不好。

    “方岩,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这时于秋忽然开口道,“就我们两个。”

    “怎么了?”方岩疑惑道。

    “那你们先聊,我先回去。”见于秋为难的样子,林婉研识趣道。

    “其实你就是最后一个无手牌玩家对吧?”两人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于秋开口道。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方岩有些不解,自己明明隐藏的很好,怎么会被于秋发现?

    “你不用急着否认,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对你不利的想法。”于秋道,“而且,以你现在的实力,如果我想对你不利,你完全可以杀了我的。”

    “别这么说,我们不是朋友吗?”方岩笑到,“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是无手牌玩家的,凭女人的第六感吗?”

    “因为从一开始,你就太淡定了,在所有人都害怕成为下一个被行刑的人的时候,你却依旧这么淡定。于秋道。

    “就这么简单?方岩道,“但这不足以证明吧?”

    “你知道手牌吗?虽然其它玩家看不到别人的手牌,但不代表手牌不存在。”于秋道,“当所有人用手牌收起雕塑时,都是隔着一张手牌的,而你却是直接用手接触到雕塑。”

    方岩明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来自己还是很多细节没有注意到。

    “你让婉研先离开,不会就说这个事情吧?”方岩意识到,于秋可能要和自己谈论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了。

    “我要走了。”于秋开口道,“很感谢这两天你对我的照顾。”

    “要走了?去哪?”方岩下意识的问到。

    “这个没法告诉你。”于秋惋惜道,“我们的手牌决定了我们所站的阵容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没办法告诉你太多,不过提醒你一句,如果可以的话,那么等到只剩下最后一个阵容之后再去掠夺手牌吧,因为四个阵容最终只能留下一个。”

    “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方岩道。

    “来,帮个忙。”于秋将双手递给了方岩。

    方岩双手握住铐在于秋手上的手铐,用力一掰,铁质手铐便被方岩给掰断。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于秋开口道,“一定要小心婉研。”

    “为什么这么说?”方岩有些不理解。

    “每一张特殊手牌都有各自的任务,你觉得一张梅花牌会没有理由的出现在红桃牌的阵容里吗?”于秋道,“时间不多了,我得先走了,希望下次见到你,我们还是朋友。”

    于秋走了,方岩没有开口挽留,说实话,方岩挺喜欢于秋的性格,够独立,有着自己的想法,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方岩回到休的那个房间,推开门,便看见林婉研落寞的蹲在墙角落。

    “于姐姐走了对吧?”林婉研抬起头一脸委屈的看着方岩。

    “你都知道了?”方岩问道。

    “放心,我没偷听。”林婉研道,“昨夜还在庄园的时候,就有几名玩家找到于姐,说可以带她回到现实世界,当时我装作睡着了,听到了一些,所以便知道于姐要走了。”

    方岩有些心疼的蹲在了林婉研的身边,道,“所以你是在怪她没有带我们一起对吗?”

    “不是,只是我感觉自己又少了一个朋友。”林婉研有些落寞道,“那天晚上在教堂,其实是她挡在了我前面,所以她受的伤,比我严重,可是为什么现在她连道别都没和我说,就走了?”

    话语间,林婉研的脸上有泪水滑落。

    “方岩,我们都会死吗?”林婉研道,“我才刚感受到温暖,不想这么快就告别。”

    “傻姑娘,不会的,放心,有我在呢。”方岩帮林婉研抹去泪水,而后道,“或许于秋她也是舍不得和你告别吧?”

    “方岩。”林婉研转过头,看着方岩道,“要不然我们在一起吧?如果今天不行,那就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我可以等的。”

    看着林婉研真挚的眼神,方岩愣了一下,自己这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表白,所以一时方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实话,林婉研挺漂亮的,像一颗青涩的苹果,但是方岩对她的感情更多的是普通朋友之间的友情。

    可看着梨花带雨的林婉研方岩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

    当方岩思想在强烈斗争之时,一张小嘴却吻了过来,方岩大脑有些短路,片刻间的功夫,方岩的思绪已经仿佛看到了夕阳西下,自己与林婉研白着头发的模样。

    方岩:等等,自己这算是被逆推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