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 圈养
    “听你这语气,似乎还有隐情?”袁毅开口道,“不过我既然敢问,就不怕你不敢说。”

    “好,既然如此,那我说了。”方岩倒是不惧,反正以三人现在的实力,也没人能够有实力来抢夺手牌。

    “等等!”

    袁毅通过手牌下达了一个命令,很快,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将所有人都围了起来。

    “现在你可以说了。”袁毅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招。”

    “想要躲过行刑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换过一张手牌,至于怎么换,不用我教大家了吧?”

    方岩说完之后,大厅内一时有些哗然,反应快的人已经听懂了方岩的意思,反应慢的人也从别人的交谈之中猜出一二。

    “你确定你所说的是真的?”袁毅开口道,“你可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所以我问你了。”方岩笑到,“怎么,你害怕了?”

    “怕?你说对了。”袁毅开口道,“来人,将这里所有人都给我扣押起来!”

    “为什么?!”

    “你你凭什么这么做!”

    有人大喊不解,却依旧被几名士兵给戴上手铐。

    于秋与林婉研刚想反抗,却被方岩用眼神制止了,三人也被同样的戴上了金属手铐。

    “各位,为了防止有人滥杀无辜,所以只能暂时的限制大家的行动了。”袁毅道,“在找出那两名无手牌玩家前,就只能先委屈大家了。”

    “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这样和软禁有什么区别?!”

    “问得好!”袁毅笑到,“这就是软禁,没有为什么!现在,让我们来找出那两名无手牌玩家。”

    随后,大厅内多了一个一米多高的雕塑,袁毅开口道,“昨天是我进入了一个盲区,想要让一张白纸消失并不难,只要用一些手法便可以,现在,所有人轮着把这座雕塑放入手牌中,再取出,我不信这么大一个雕塑,还能通过手法藏起来!”

    方岩沉默,看上去袁毅是动真格的了,今天自杀的那名玩家让袁毅有了危机感,以至于不惜开始软禁玩家了。

    当然,方岩并不畏惧,如果是昨天,方岩想要将这么大一座雕塑收起来确实有些难,毕竟空间戒指只有一立方的内空间,不过现在方岩有狼魂刃,别说一座雕塑,再来十座,方岩依旧可以放的下。

    所有人开始按着袁毅的方**着将雕塑放入手牌中,再取出,很快便轮到了方岩。

    方岩将右手轻轻贴在了雕塑上,雕塑便消失不见,而后方岩便又将雕塑恢复,看起来与普通有手牌玩家并没有什么区别。

    紧接着便是轮到一名与袁毅交好的女性玩家,只见这名女性玩家走到雕塑面前却一脸的为难,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在做什么?赶紧的!”袁毅有些不耐烦道。

    “国王陛下,我做不到”女子慌了,顿时带着哭腔道,“求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呵原来是你”

    袁毅怪笑着掏出一把手枪,走到了女子身旁。

    顿时,女子吓得跪在了袁毅身旁,一把抱住了袁毅的腿。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女子带着哭腔,状若疯狂,“你睡过我了,你不能杀我,你杀我你会不得好死的!”

    “呵呵,我早该猜到的。”

    袁毅自顾自的将手枪抵在了女子的额头上。

    “别怕,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你就解脱了。”

    “不!我不能死!我不会死!”

    女子一把推开袁毅,朝着人群外跑去。

    “哈哈!我不会死!我不会死!”

    嘭!

    枪口喷射出火舌,下一刻,女子的头像是西瓜一般的炸开,只剩下半张脸还保持着诡异的笑容。

    鲜血飞溅,染红了地面。

    “呕~”

    一时大厅内充满了作呕声,却没人敢说话,生怕被殃及池鱼。

    “都还在愣什么!!”袁毅愤怒的大喊道,“不想死的就给我继续!”

    人死了,游戏还得继续,现在不过才找出一名无手牌玩家而已,大家的心依旧还悬着。

    很快,剩余的玩家都完成了,却没有找到另外一名无手牌玩家,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其实方岩才是那个无手牌玩家呢。

    “一定是哪里出现问题了?不可能只有一个无手牌玩家的。”袁毅小声嘟囔而后,开口道,“我明白了,剩余一个无手牌玩家一定是偷偷捡了张死去的玩家手牌!”

    众人沉默,此时的袁毅已经有些疯狂了,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冒头,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袁毅给杀了。

    “好,好,好,很好。”袁毅咬了咬牙道,“你们都给我踏实一点,要是再闹什么幺蛾子,大不了我一次性将你们全都毙了。”

    此时袁毅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实在不行,那么就将所有玩家挨个杀死算了,说不定运气好,就能先杀死无手牌玩家了。

    “都散了吧,士兵,洗地!”

    言罢,袁毅转身离去,他觉得自己需要休息,需要平复自己的心态,否则他觉得自己会忍不住一次性将这些人都杀光。

    “所以,这算什么?!”

    待袁毅走后,一名玩家愤怒道。

    “行了行了,谁让人家是国王,我们能怎么办?”

    “这就是将我们当做牲畜圈养起来了吗?”

    人群嘈杂,大家都有自己的怨气,通通在这一刻爆发了。

    “要我说,我们就不该怕他,我们人这么多,还打不过他一个人?!”有不怕死的说到。

    “你确定他只有一个人?那些士兵都是摆设?”一名胆小的玩家说到,“何况他有枪,谁敢真的惹怒他?”

    方岩只是笑而不语,如果这些人真的有那么团结,或者不怕死的话,也不至于被袁毅压制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方岩,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两女此时已经下意识的将方岩当做主心骨了。

    “等吧。”

    方岩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