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 镇压
    此时的方岩精神紧绷,全程戒备着,只要有但凡有一点异常,方岩就要跑路了。

    不过方岩也明白,自己即使现在跑了,明天行刑的时间到了,自己也会被传送过来,所以方岩尽量的让自己保持着平静。

    那名女性玩家只是随手丢给了方岩一张白纸,甚至于看都没有多看方岩一眼。

    方岩松了一口气,不过又有些好奇,袁毅该怎么凭借一张白纸来确认谁是无手牌玩家,难不成这张白纸还藏有什么玄机不成?

    可无论方岩怎么看,这白纸就是一张普通的白纸啊,还能藏有什么玄机?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你们手上现在拿着一张白纸。”袁毅开口道,“那么现在请所有人都将白纸放入手牌的内空间内,如果谁没有将白纸收入手牌空间内,那么那个人就是无手牌玩家。”

    方岩恍然大悟,玩家手牌是有十立方内空间的,而没有手牌的玩家是不知道玩家手牌还有这个用处的。

    不过方岩现在更不慌了,自己虽然没有手牌,但自己有一枚内含一立方的戒子,加上玩家之间无法看到对方的手牌,所以袁毅这个方法对方岩来说,并不奏效。

    袁毅扫视而过,所有人都将白纸给收入了手牌之中,并没有谁手上还拿着白纸。

    袁毅的方法并没有成功的找出无手牌玩家,大厅一时有些的安静。

    袁毅无奈的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都散了吧。”

    “什么叫做既然如此?”一名玩家愤怒的开口道,“说好的能够找出无手牌玩家呢?难不成就把我们当猴子耍了?!”

    “对!不能这么算了!”

    其它几名平民玩家也附和道,“没有找到无手牌玩家,今天这事情没完,我们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全死在这里。”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袁毅的脸色有些不太好,“难不成还能强制大家把手牌信息泄露?你们怕是忘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了吧?”

    泄露自身手牌信息等于死亡,可不找出无手牌玩家,所有人都得一起死。

    袁毅明白,今天这个事是因为自己而起的,如果不顺利解决了,那么往后自己的话语将不再那么有威信,而要是继续武力镇压的话,难免会引起平民暴动,可袁毅此时也是束手无策。

    人群有些沉默,其实袁毅的方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是在第一天就使用这个方法的话,方岩就直接栽了,可现在方岩有了空间戒指,所以这个方法并不奏效。

    “那就分食物!”一名玩家高喊道,“凭什么你们可以衣食无忧,可以作威作福,我们就得提心吊胆的挨饿!”

    “对!分食物!”

    原本安静的大厅又再次嘈杂了起来。

    袁毅皱了皱眉,不知在思索些什么,而后,袁毅咬了咬牙,道,“好!那就分食物。”

    只见袁毅从手牌中拿出四五块黑面包,随手往高台下一丢,而后开口道,“以后每天处刑过后都会发放面包,谁抢到就归谁。”

    “你糊弄谁呢!”一名玩家愤怒高喊道,“凭什么你可以吃肉喝酒,我们就得连面包都不够吃!”

    “凭什么?”袁毅笑到,“就凭我手里有枪,就凭我是国王,就这么简单。”

    高台下的玩家还想再说些什么,袁毅却直接拿出一把自动步枪朝着无人的地方扫射。

    哒哒哒

    自动步枪枪口碰射出火焰,待袁毅一发弹夹打完,大厅内无人再敢多说什么,毕竟谁会嫌自己命长?

    袁毅目光冰冷的扫视而过,一时间,那些被袁毅盯着的玩家有一种错觉,就好像在袁毅眼里,自己不再是玩家,而是一只牲畜一般。

    是的,在袁毅眼里,除去自己以外,这些人都是牲畜,只要这些人不要那么早死去,足矣让自己熬过十天,其它的袁毅都不愿意去理会。

    加上现在大半的玩家都是站在自己阵容里的,没有全票玩家反对的话,执法者是无法向袁毅下刀,所以袁毅更加的肆无忌惮。

    “谁还有意见吗?”袁毅开口道。

    大厅一时寂静无声。

    “很好,那就都散了吧!”

    言罢,袁毅在一群人的护送下,离开了大厅

    一下午的时间里,两女都没有再开口说过话,只是默默地蹲在房间角落低头不语,似乎那名玩家的死去,对她们两个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此时的平民玩家几乎都是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死去的就是自己,就连方岩也一下午没有说话,只是依靠在门上闭目养神。

    这也还仅仅是游戏开始的第一天而已,似乎没有了法律与道德的束缚,所有人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方岩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可又无能为力,无法做些什么,各自的身份就已经决定了一切,或许等哪天轮到林婉妍或许于秋该死去的时候,自己也还是这么无力吧?

    待日暮西垂,天边只剩点点泛红之时,方岩才开口道。

    “你两饿吗?”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而后林婉妍才缓缓的开口道。

    “饿”

    听到林婉妍说饿,方岩便从空间戒指里拿出几块面包,递给两位女孩。

    林婉妍愣了一下,开口问到,“方岩,你的面包不是早上给我们了吗,这面包”

    “我抢的。”方岩淡淡的道,“他们四个打不过我,放心吃吧,这是他们欠你两的,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

    方岩自然没有去抢面包,这黑面包是方岩用魔纹果换的,那四人也算可怜,方岩可狠不下心去抢。

    “谢谢”

    于秋接过面包便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吃着吃着不知何时于秋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我想家了”于秋小声开口道。

    见于秋这样,林婉妍的心里也不好受。

    “方岩”林婉妍开口道,“你说我们会不会死?我不是说被处刑,我是说,我们会不会被那袁毅给折磨死?”

    是啊,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方岩愣了一下,而后神色坚毅道,“不会的,他们都打不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