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 行刑时间到
    方岩本想说几句装逼的话,比如什么‘我还没有认真就结束了吗?’或者‘把你们叫醒只是为了让你们清楚自己败在了谁的手上’,可是想了想,方岩觉得太幼稚了,所以没说。

    四人躺在地上不断地哀嚎,不过方岩没有说什么。

    既然你去掠夺别人,那么自然要做好被别人掠夺的准备。

    看着嘴巴已经惊讶成o字型的林婉妍,方岩开口道,“他们为什么要打你们两个?”

    林婉妍道,“他们认为于秋是拥有皇后手牌的玩家,所以要求我们把物资分给他们”

    “你们没有解释吗?”方岩问到。

    “解释了,甚至于还把物资给他们看了,也只是面包和水而已”林婉妍顿了顿,而后委屈道,“然后他们说我们自私,就把我们的物资抢了”

    说着说着,林婉妍和与秋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后面发生的,不用林婉妍说,方岩也懂得,四人肯定是借着这个借口把两人的物资给抢了,还揍了两人一顿。

    方岩再次走到那几名玩家面前,像拎小鸡一般一手提起一个玩家,直接丢出了大堂。

    嘭!

    看着两名哀嚎的玩家,方岩冷漠的开口道,“现在大堂归我了,这里不欢迎你们!”

    正当方岩准备将另外两名玩家丢出大堂的时候,方岩又皱眉了,因为方岩看到了墙角落的一坨黄褐色的排泄物。

    “算了。”方岩走出大堂,又把两名玩家给丢回了大堂,“这个茅坑就留给你们自己了,我自己去找过房间。”

    两名玩家:“”

    mmp哦,你不早说,而且你要你就说嘛,大不了我们让给你啊,为什么要这么暴力?直接说就好了,我们自己会回去的。

    还有啊,丢我两干啥呢,你不爽你丢那两人啊,丢我两干啥呢?

    两名玩家心中可谓是有无数的羊驼在心里崩腾而过,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方岩,这两名玩家真的会从地板上爬起来与方岩拼命的。

    如果方岩有那种需要收集负面情绪的随身系统的话,方岩此时一定会很高兴的,只可惜方岩没有。

    “走吧。”方岩开口道,“我们去找过一个休息的地方,这个茅坑就留给他们了。”

    林婉妍自然是跟上方岩的步伐,而于秋犹豫了一下,也赶忙起身跟上两人。

    宫殿一楼的空房间有不少,三人随意找了一间空房间当做落脚点,一楼的房间并不像二楼一般布满了灰尘,不过一楼也没有床和其它家具。

    或许是为了突出国王手牌玩家的优势吧,一楼的房间,除去大堂有桌椅外,其它房间都没有任何的物资,也没有桌椅。

    不过方岩并不介意,只要没有恶心的排泄物就行。

    “随便找个角落睡一会儿吧。”

    说完方岩将门关上,蹲靠在门上闭目养神,这样的话,要是有人推门进来,方岩就可以及时的醒来。

    一夜的劳累让方岩迅速的入眠,而林婉妍看了看,便在方岩身边坐下依靠着墙壁小歇

    当方岩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大厅里了,于自己一起站着的自然还有林婉妍和与秋,以及一伙平民。

    大厅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五米左右的高台,此时袁毅正坐在高台上面的椅子上,身旁是三名穿着光鲜亮丽的女子,身后是三名手持枪械的男子。

    平民与国王隔着一个高台,高台下有一架三米多高的行刑台,行刑台是中世纪欧洲的断头台,而断头台下面押着的自然是拥有手牌红桃8的玩家。

    “我们是怎么过来的?”方岩疑惑道,“我记得我们不是还在房间内吗?”

    林婉妍开口道,“不太清楚,就是手牌提示行刑时间到,然后就被传送过来了。”

    哒哒哒

    摆钟还在左右摆动,时间刻度是午时十一点五十九,距离行刑时间还有六十秒。

    哒哒哒

    秒针缓慢的转动,大厅内寂静无声。

    终于,秒针刻度完成一周,十二点到

    随着秒针到达12刻度时,那悬在断头台的斜刃阔刀也随之落下。

    咔嚓

    鲜血飞溅,一颗头颅掉落,滚落在了林婉妍的脚边。

    “啊!!!”

    顿时,林婉妍尖叫起来,和林婉妍一起尖叫的还有于秋,两女生胆子都比较小,当然,此时方岩也是脸色苍白,方岩没杀过人,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死亡。

    恐惧弥漫在所有人心里,没人知道下一个死的会是谁。

    这时,摆钟上的红桃8消失了,随后变成了红桃9。

    顿时,一名男玩家瘫坐在了地板上,他的手牌便是红桃9,下一个将被处刑的便是他。

    这时,坐在高台上的袁毅开口道,“大家也看到,如果我们再不作为的话,说不定下一个死去的就是我们其中一个了。”

    “那你有什么主意吗?”一名男性玩家开口问到。

    “自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出那两名没有手牌的玩家,那么自然不会再有人死去。”袁毅道,“当然,无手牌玩家自然不会轻易承认自己就是无手牌玩家的,不过嘛昨夜我已经相处一个轻松找出无手牌玩家的方法了。”

    听到袁毅这么说,方岩顿时有些慌了,要知道,方岩便是无手牌玩家,如果袁毅真的有什么方法的话,那么方岩不就糟了?

    也还好刚经历过行刑,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否则真的容易从方岩脸上看出异常,不过方岩又很快镇定了下来,此时,要是慌了,那才是真的糟糕。

    况且,方岩明白,凭借着自己现在的体质,这里的人要抓住自己,有些难,唯一有风险的就是袁毅后面的那三个人,毕竟他们有枪,方岩跑的再快,那也跑不过子弹。

    不过方岩很好奇,那三人明明被自己揍过了,现在有枪为什么不敢来找自己麻烦?

    方岩不清楚的是,袁毅已经下命令了,不允许仗着有武器去压迫平民玩家,他害怕再跑出一个像昨晚一般不怕死的玩家。

    “好了,不多说,把这个发下去吧。”袁毅指示身边一名女的将一把纸片发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