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 派对
    权利是个好东西,纵使是一坨屎得到了权利,它也能够变得万人之上,就像如今的袁毅一般,拥有着不可忤逆的话语权,还坐拥着大量的物品资源,在别人还需要苦苦寻找资源的时候,袁毅就可以活的多姿多彩了,所以袁毅的心态变了。

    从最开始希望报团取暖,到现在只想安逸的在宫殿内度过十天的时间,或许在袁毅的思想里,同一宫殿里的玩家已经是自己的私人财产了。

    方岩没有继续听他们的谈论,而是继续在宫殿二层徘徊,很快,方岩便找到了一间房间。

    方岩推门而入,顿时皱眉,这应该是一间客房,似乎是十分久没有人居住了,房间内没有灯光,不过借着走廊的火光可以依稀看清房间内的景物。

    一张老式木床和一张破旧的床头柜,房间内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这也是方岩皱眉的原因,这房间根本就没法住人。

    方岩走进房间内,地上灰尘很厚,起码有两三厘米,所方岩每一步都很轻,不过即使这样,方岩每一步依旧会带起一小片的尘土。

    房间不大,也就十多平米的样子,方岩简单的搜寻了一番,床头柜是空的,方岩唯一的收获就是墙壁上挂着的半根白蜡烛。

    方岩收起蜡烛,这个宫殿似乎只有走廊和楼下大厅才有火光,其它地方都是漆黑一片的,现在夜晚已经来临,蜡烛的作用自然是不言而喻。

    这个时候,苍穹再次传来机械冰冷的声音。

    “系统提示:玩家袁毅通过国王手牌发布全体玩家集合任务,请宫殿内的所有玩家在十分钟内通过手牌提示到达指定地点集合,任务失败的玩家将遭到系统抹杀的惩罚。”

    “日!”

    方岩暗骂一声,别人有手牌可以通过手牌来寻找位置,可自己没有手牌,又该怎么寻找袁毅所在的位置。

    方岩只能原路返回,很幸运的是,之前方岩偷听的那个走廊现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这些人三两成群,组成了好几个队伍,而每个人手中或多或少的都拿着一根蜡烛,借着烛光,可以看清他们与方岩一般都是灰头土脸,看起来似乎宫殿内其它的房间也满是灰尘吧?

    此时房间门打开,袁毅拿着半杯红酒从房间内慵懒的走了出来,此时的袁毅早已换上了一身睡袍,看他湿漉的头发,应该是刚洗了个澡。

    袁毅撇嘴一笑。

    “呦你们这是集体挖煤去了吗?”

    袁毅的房间很大,起码有百来平,从门外往里望去,里面灯火通明,家具一应俱全,最主要的是,似乎整个宫殿里面就袁毅的房间有电,在这个西欧式的古堡内,大家都差点忘记了现代人的生活是怎么样子的了,而袁毅的房间里,现代化设施基本都有,除去网络以外,似乎该有的都有了。

    如此鲜明的对比,这让人不禁的感慨,大家同样都是游戏玩家,凭什么你就是在享受,而我们就必须到处吃灰,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真的这么大么?

    “咳咳”

    袁毅干咳两声,而后开口道,“当然,我把大家聚集在一起,不是刻意炫耀什么,只是想告诉大家,我这里有一个派对,不过因为我手上的资源也有限,所以只能邀请古堡内的女性玩家一起参与。”

    听到袁毅这么一说,顿时大家伙就不乐意了,明明下午还说的好好的,大家互相照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凭什么你现在有资源就可以自己一个人独自享受,还可以带着妹子策马奔腾,我们就得在脏兮兮的古堡里寻找生存资源?

    一时间各种声音不断。

    “凭什么?!”

    “是啊,下午还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难道你说话就是放屁吗?”

    “既然你是国王,你有资源,是不是应该把资源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对啊,就那么一块黑面包谁吃的饱,大家都还饿着肚子!”

    “”

    听到这些谩骂声,袁毅脸有些黑。

    “安静!安静!安静!”

    袁毅大声叫喊,却没人理他,人群的愤怒已经起来了,自然没有那么好灭。

    “嘭!”

    这时一声巨响,人群中顿时安静了,只见袁毅手中多了一把黝黑的短口手枪,而后,袁毅又拿着手枪对着无人的地方连开三枪。

    “嘭!嘭!嘭!”

    袁毅咧嘴笑到,“我既然敢让你们聚集在一起,就不怕你们造反,来人!”

    “哒哒哒”

    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一群士兵模样的npc手持刀剑将人群围了起来。

    “就凭你们还想造反了不成?!”袁毅一脸义正言辞道,“今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我都一直看在眼里,就你们这些冷血的人,一个小姑娘被人欺负,都不出手帮助,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说不定转手就把我出卖了,要知道我现在是国王,这里一切我说了算!”

    人群很安静,大家只是低头不语,或许是因为害怕,又或许是真的不好意思了吧?

    不过,只有方岩清楚,无论袁毅说的多么义正言辞,多么堂而皇之,都无法掩盖他才是主谋的事实。

    而且,如果袁毅真的这么义正言辞的话,那下午怎么没见袁毅出手帮助林婉妍,这不过只是袁毅用来压制其他玩家的借口而已。

    一名玩家低声嘟囔道,“恶心的嘴脸。”

    这句话袁毅自然是听在耳里,袁毅的脸色有些不好。

    “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说你怎么了?”那名玩家似乎也是一个暴脾气,“有本事你就把我们都杀了,拿着一张国王牌嘚瑟什么,装什么装。”

    “脾气很不错,不过为了表示我的仁慈,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呵呵,来,一枪崩了我!”男子挺直了腰杆子,道,“我不信你还真的敢杀人了!要是你敢,你早就动手了!”

    袁毅不敢吗?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袁毅确实是想一枪崩了这个忤逆自己的人,只不过游戏规则在那里,袁毅确实不好直接击杀这名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