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 将死之人
    就在这个时候,有三名男的将那名女孩围了起来,一时间似乎在争吵些什么,而反观其它人,要么依旧各自为伍,要么就是在旁冷眼旁观,默不作声。

    方岩虽然不会同情心泛滥,但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之人,见到此情景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方岩自然是忍不住的上前阻止。

    “喂,你们几个干什么呢?!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了?”

    “朋友,很硬气嘛。”

    一名男子转过身推了方岩一把,却发现没能推得动方岩,要知道,吃了三颗魔纹果的方岩,现在的体质已经比普通人高出了十五个百分点,这也是方岩敢管闲事的底气所在。

    男子见推不动方岩,也不惧,只是伸出手指着方岩,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呸,我告诉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这里可不是法治社会了,难不成你一个人还能打得过三个人,要是惹急了我们哥几个,信不信分分钟弄死你?”

    方岩不想多语,只是转向那女孩,开口问到,“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

    女孩见有人愿意为她出头,转过头来望着方岩,眼角里还带着一些泪光,女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他们想抢我的食物。”

    “喂,小姑娘,你了别血口喷人啊!”一名男子轻浮的讥笑道,“我们只是废物利用而已,反正你明天就要死了,倒不如把食物交出来,分给大家。”

    听男子这么一说,方岩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女孩就是手牌红桃7的那位,也就是明天午时将要被抹杀的那一位。

    不过想到这里,方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所以,这就是你们欺负别人的理由?”

    一名男子使了一个眼色,顿时三人就将方岩围了起来。

    “朋友,没有实力强出头可是不明智的选择。”

    此时的形式已经很明确,方岩也不傻,抡起拳头便出手,只是一拳就把眼前的这名男子的牙齿给打掉几颗。

    方岩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这一拳居然这么给力,不过方岩很快又想明白,魔纹果提升的不单单是力气,而是体质全方面的提升,而体质的提升则可以带动身体其它方面的提升,这绝不是说自己原本有一百斤力气,现在就能使出一百一十五斤力气这种说法,而是整整的将自己体质上限给提高了百分之十五,所以提升的力量可远远不只是百分之十五。

    那名男子愣了一下,他也想不到方岩居然这么的干脆利落,一时居然有些胆怯了。

    “一起上,不信三个人还打不过一个人!”

    可是很快这三人便绝望了,他们的攻击对于方岩来说虽然很疼,但是依旧能够接受得了,而方岩的攻击可是拳拳到肉,不时还会带起几颗碎牙。

    十几分钟过后,地板上便多了三个哀嚎不断的人,此时的方岩也不算很好,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不过相对比三人来说,方岩的伤势算是很轻的了。

    “我告诉你们,做人别丢了良知。”方岩吐了口血唾沫继续道,“别以为失去了法律的制裁,就可以肆意妄为,那样和野兽有什么区别!食物不够就自己去找,宫殿这么大,我还不信找不到一点吃的!”

    方岩这番话,与其是对这三人说的,倒不如说是给那些冷眼旁观的人说的。

    “呸!等着!”

    一名男子站了起来,恶狠狠的撇了方岩一眼,随后扶起另外两人,踉踉跄跄的赶忙离开。

    方岩没有阻止他们,任由他们离开。

    “谢谢谢你”

    说完谢谢后,女孩依旧蹲在地上,无声的哭泣着。

    方岩微笑开口安慰道,“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只是女孩听到方岩这么一说,顿时就止不住的哭泣了起来,无论方岩怎么安慰都安慰不住。

    终于,十几分钟过后,大厅里只剩下了方岩和女孩,女孩也停止了哭泣。

    此时女孩还是稍有戒备的低声说到,“他们说,说我反正要死了,不如陪他们乐呵乐呵”

    “呵”

    方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难怪女孩哭了这么久,早知道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那三人了。

    只是方岩不清楚,其他人是怎么知道女孩是红桃7的,方岩望向摆钟,原本挂在摆钟上面的国王油画不知何时早就变成了女孩的画像,只是之前方岩没有注意到而已,想必别人就是看到了这画像才知道的吧?

    方岩尽量的放平语气安慰道,“吓坏了吧,其实你要早点告诉我的,早点告诉我,我就不会把他们揍成猪头了”

    女孩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方岩,似乎不明白方岩的意思。

    “我会直接让他们成为满清最后一批太监。”

    听到方岩这么说,女孩顿时噗呲一声的笑了起来。

    “对吧,别哭了,你笑起来比较好看。”

    女孩青涩的小脸一红,“谢谢谢我叫婉妍,林婉妍,你叫什么?”

    “方岩。”方岩起身道,“既然你没事了,那我要先走了,还得找地方休息呢。”

    “等等。”林婉妍拉住了方岩,而后从手牌中取出几样东西,递给了方岩,“这个给你。”

    一共有三样东西,一块香皂盒大小的黑面包,一瓶约三百毫升的纯净水,还有一把折叠匕首。

    这些东西对于方岩来说可有可无,不过让方岩惊讶的是那手牌居然有内部空间?这让方岩觉得很有意思。

    “这是我的物资,送给你了。”林婉妍笑到,“反正我明天就要死了,没什么大不了了。”

    林婉妍的笑很好看,虽然不像小说写的一般微微一笑很倾城,却给人一种想要守护的美,那是一种坦然的美,似乎林婉妍已经看开了,想要坦然的面对死亡了。

    方岩沉默,没有接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像是一种托付,人总是这样,知道自己要死了,总想把自己的某样东西托付给别人留一个念想,纵然那个人只是个陌生人,纵然手中的东西只是一块黑面包,一小瓶谁,或者一把匕首。

    这点东西不多,甚至于对于方岩来说可有可无,可这些东西却是林婉妍所拥有的全部东西了。

    所以,这太重,太承重,方岩感觉自己接受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