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 国王的误杀
    张管家简单的说完以后便消失了,随着张管家的消失,人群一时有些安静,大家只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手中各自拿着自己的手牌,不知在思索着些什么。

    等等,方岩愣了一下,似乎别人好像都有手牌,而自己却没牌?

    不过从其他人的神色看来,似乎他们并没有发现方岩没有手牌,也似乎他们只能看到自己的手牌。

    方岩心中思索,难不成只有没有手牌的玩家才能看到别人的手牌?想到这,方岩明白了些什么。

    物资与食物!

    只有拥有手牌的玩家才能发放物资,而且还只是微量物资,只有侍卫级别的手牌才有少量物资,如果想要物资与食物足够的话,那必须是皇后与国王手牌才行。

    可以想象的到,用不了几天的时间,大家将因为物资与食物的问题产生冲突,甚至于大打出手,而拥有大量物资的国王与皇后如果无法均匀分配物资的话,那么将会引起玩家的暴动。

    这时候,人群之中,一张手牌突然金光闪烁,此时不仅是方岩能够看到这张手牌,似乎所有的玩家都注意到了这张手牌。

    “咳咳”

    袁毅干咳了几声,而后收起手牌道,“大家可以看到,国王手牌在我手中,所以现在我有绝对的话语权。”

    袁毅顿了顿,而后继续道,“虽然不清楚我们为何会聚集在这里,也不清楚我们违背游戏规则后究竟会不会死人,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违背游戏规则比较好,既然如此的话,我有一个提议,如果是按扑克花色的话,那一共有十三张手牌,除去我手中的国王牌,那应该还有十二张,大家各自报出自己的手牌,然后将重复的几人隔离起来观察,这样可好?”

    不得不说,袁毅这个提议确实挺不错,只不过真的会有这么大一个漏洞留给大家钻吗?

    见大家不语,袁毅再次开口道,“那就从我旁边这个朋友开始吧,朋友,你手中的卡牌是什么?”

    “我?”男子犹豫了一下,而后开口道,“我的是黑桃呜呕”

    只见男子话还未说完,一口血就从口中呕出,下一刻,男子面容狰狞,五官扭曲在了一起,血液也从七窍之中流出,随后倒地不起。

    随着男子的死去,大堂内瞬间沸腾了起来,大家各自惊慌闪躲,离死去的男子与袁毅远远的,生怕下一个死去的就是自己。

    此时,一道威严不可抗拒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系统提示:玩家陆恒由于泄露自身手牌信息,已被系统抹杀!”

    就在大家恐慌于陆恒的死亡时,方岩却发现了其它的异常,按理说每个宫殿都是按照手牌花色来区分队伍的,而袁毅的国王手牌是红桃,可如果方岩没有听错的话,那陆恒的手牌应该是黑桃,可两种花色不一样的手牌怎么会分到同一个队伍里?

    其中,显然有蹊跷,不过方岩没有说出来,方岩不是什么坏人,但也不是什么好人,只能够随波逐流,想尽办法的自保而已。

    要知道,方岩是无手牌玩家,而方岩要面对的则是十四名拥有手牌的玩家,虽然第一天大家不可能真的撕破脸皮针锋相对,但是如果发现无手牌的玩家,肯定是第一时间剔除的,毕竟,如果无手牌的玩家多存活一天,那么有手牌的玩家就会多死去一名。

    想到这里,方岩只能独自一人离开大堂,留在大堂里没有什么好处可言,自己不像别人一般可以等待物资补给,如果自己不去寻找物资的话,用不了几天,自己就会饿死。

    大堂外面是正厅,一楼与二楼间隔七八米的样子,整个正厅有一个足球场般大小,充满着浓郁的古西欧氏宫廷风格。

    正墙上放置着一个约三人高的古朴木质落地钟,摆钟左右晃动,此时的时间为下午四点三十一,而钟面上还烙印着一个红桃7。

    方岩思索,或许这红桃7就是明天该要死去的那一位吧。

    摆钟上方挂着一张巨大的油画,那画像里的正是拥有国王手牌的袁毅。

    不过这些方岩都只是简单的一扫而过,并不关心。

    从那名男子被系统抹杀的那一刻开始,方岩唯一想做的就是活下去,至于其它人的死活,方岩并不关心,也没有能力去干预。

    方岩离开正厅,顺着走廊而行,走廊两侧挂满了各类的油墨画像,灯光有些昏暗,只有每相隔几十米处有一簇火把,所以显得有些幽暗瘆人。

    方岩随手取下挂在墙壁上的刀刃,这是一把宽刃短刀,不像是中式的那种宽刃厚刃的大刀,而更像是尼泊尔军刀一般的中度长短的短刀。

    或许是中西方的差异,方岩总觉得刀把有些粗,一只手有些的握不紧,不过方岩没有嫌弃,在这个未知的地方里,有件家伙防身,总比没有的要好的多,即使它并不是很顺手。

    方岩并不是漫无目的的乱跑,早在一开始还未进入宫殿的时候,方岩就注意到了这宫殿后面似乎是有着一个庄园,方岩觉得,如果自己运气好一些的话,或许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些果腹的食物。

    走廊比方岩想象的要短一些,十几分钟过后,方岩便看到了出口,而出口处似乎有一人站在那里。

    方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继续往前走去,都已经走到这里了,要是就因为看到一个人影,就怂了,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那是一名**着上半身的侍卫,侍卫手持一把一人高的巨斧,而这侍卫足足比那巨斧高出小半个身子,身上肌肉扎实,充满了爆炸感,给人的第一映像就像是古罗马斗兽场里的野兽一般。

    只见侍卫伸出手,拿着巨斧用斧柄往地上一剁。

    “咚~”

    像是沉闷的钟响一般,方岩感觉自己脚下的地板都震了震。

    侍卫开口道,“前方庄园重地!”

    “闲人免进吗?”方岩反问。

    “不,f级野兽出没,注意安全!”语毕,侍卫收回斧头,将路让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