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3 虐完发糖了
    宁霏病倒后的第六天,灵枢来到白府。

    灵枢这段时间去了北方,不在京都,不管是之前旧的瘟疫,还是后来出现的新型瘟疫,都没有传到他所在的地方,所以他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才听说京都和南方爆发瘟疫的事情。

    本来这种事跟他无关,他从不理会,但宁霏和白书夜都在京都,他放心不下两人,所以还是提前回了京都。

    到京都之后,他才知道宁霏和白书夜竟然都病倒了。

    灵枢在白书夜买宅子的时候就不在京都,自然没来过白府,这里没人认识他,他也没有费那个工夫去跟白府的下人们交涉,直接闯进了两人养病的地方。

    白书夜尽管病倒在前,但情况比宁霏还要稍微好些,李长烟正在那里给他换衣服,灵枢不方便进去,先去了宁霏那边。

    一进宁霏的房间,他的心脏就是猛然一落,像是从万丈深渊上摔了下去。

    房间里面满是浓浓的中药味道,比这更加浓重的是一股绝望和死亡的黑暗气息。

    谢渊渟紧紧抱着宁霏,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宁霏双眼紧闭,毫无知觉地躺在他怀里,容颜枯槁,消瘦憔悴,嘴角隐隐可见血迹,脸色犹如死人一般苍白灰暗,呼吸只剩下若隐若现的一缕游丝,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掉。

    灵枢进来,谢渊渟毫无反应,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仿佛他整个人已经化成了凝固的雕像。

    灵枢走过去,到了宁霏面前的时候,谢渊渟才面无表情地朝他缓缓地抬起头来,但似乎已经认不出他是谁,也不关心他是谁,只是把宁霏往自己的怀里裹了裹,像是一件只属于他的心爱的东西,不管变成了什么样,他都要严严实实地据为己有,别人连看都不能看到。

    灵枢站在那里,望着谢渊渟怀里的宁霏,瞳孔剧烈地跳动着,平日里淡漠得毫无波澜的神情,此时犹如风起云涌的风暴前夕,一只手在袖子下面紧紧地攥成拳头。

    半晌后,他才声音干哑地开口道:“把她给我。”

    这句话一出,谢渊渟周身的杀气犹如爆炸一般暴涨开来,将他所在的那张床瞬间震成了四分五裂,周围的所有家具也被冲得直飞出去,轰然撞在墙壁上,开裂的桌椅和瓷器的碎片落得满地都是。

    谢渊渟仍然抱着宁霏,站在遍地狼藉中间的一片空地中,全身头发衣服被真气鼓荡起来,无风自动,疯狂地猎猎翻涌,犹如神魔在毁天灭地的狂风暴雨之中降临人世。

    他没有说一个字,但任何人只要看见他的样子,都能清清楚楚地知道,敢靠近他一步者,必死无疑。

    灵枢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跟他动手,只是沉声道:“我也是师父的弟子。”

    谢渊渟微微一震。

    灵枢继续道:“你若是想在这世上找一个可能救她的人,只有我。”

    谢渊渟望着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站了很长很长时间,周身犹如风暴般的杀气才慢慢地平息下来。

    灵枢朝他走过去,他仍然没有把宁霏交给灵枢,但终于开了口,声音像是粗糙的砂纸在磨砺锯齿,艰难而干涩,仿佛几百年没有说过话一样,嘶哑难听得根本不想是人类的声音。

    “你怎么救她?”

    “我要试试。”灵枢沉声说,“有一种毒对这种疫病有效果,但我还没有把握。”

    他这个发现纯属偶然。在快要到京都的时候,有一群染了瘟疫的匪徒没有钱看病,想从他这里抢钱,他当然并没有放在眼里,一把透骨三分散洒出去,直接放倒了一群人。

    透骨三分散是他制出来的毒药,呈粉末状洒到空中,吸入者在顷刻间就会毙命。

    但让他略微意外的是,这群人居然没有马上被毒死。本来病歪歪连说句话都要喘半天气的一群人,甚至还有了好转的迹象,活蹦乱跳地上来要教训他。

    但剧毒毕竟是剧毒,只是发作稍微迟了一点,毒性大概也没那么强烈了而已。这些人没叫嚣片刻时间,还是一个个毒发身亡了。

    当时他就猜到这透骨三分散可能对瘟疫有效果,不过那时候他急着赶回京都,没时间去详细研究。

    谢渊渟皱起眉头:“透骨三分散?”

    “这是我自己做出来的毒药。”灵枢说,“毒性很烈,毒发身亡的时间只有半刻钟左右,要以毒攻毒的话,根本不等治好瘟疫就能把人毒死。所以我才说要试试。”

    谢渊渟望着怀里的宁霏:“可她没有时间了。”

    灵枢也蹙眉:“我会尽量拖住她的病情。师父在她之前好几天病倒,现在情况还没有恶化到这个程度,她应该也能多撑一段时间。”

    他和宁霏同为白书夜的弟子,虽然一个擅医一个擅毒,但他只是对毒术特别感兴趣而已,医术也一点不含糊,至少高出现在世上绝大多数医者不知道多少倍。要说想找白书夜和宁霏同一个等级的医术,那在他们两个之后应该就轮到他了。

    灵枢给宁霏诊脉之后,重新开了药,让她的病情暂时先稳定下来。然后两人就开始试验透骨三分散的效果,从京都直接买了大批的新型瘟疫患者进来,作为试验的对象。

    在这个时代,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地签了卖身契,被买者的性命就完全捏在买者的手中。就像大户人家里的下人,命都是主子的,可以随便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跟宁霏的性命相比,这两人都是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的,用起这些试验对象来毫不手软。

    透骨三分散由多种剧毒制成,这些剧毒被分离开来一种一种地试过去,最后确认真正有作用的,是一种作为主要成分的彩蛛毒。

    彩蛛毒的毒性自然比透骨三分散要弱,但仍然在几个时辰内就能致人死命,普通人根本撑不住这种剧毒。及时解毒倒是可以保住性命,但对瘟疫就又没有了效果。

    灵枢多次减少了彩蛛毒的用量,都没有什么效果,毒下得越少,治疗效果也就越差,这两者是一致的。

    灵枢的肩上和手上停着好几只用来采毒液的五彩斑斓的巨大毒蜘蛛,对着满房间大大小小的器皿,凌乱地摆放了一地的记录册子,眉头紧蹙。

    “光减少彩蛛毒的用量不行,最好是要重新培养这些彩蛛,改变彩蛛毒的毒性,但这至少要十天半个月时间,霏儿跟师父都撑不了这么久。”

    京都其他染了新型瘟疫的病人,病发后七八天内几乎都会死亡,没有一个人是能活过十天的。宁霏和白书夜这么长时间下来,完全是勉强拖着,一直这么拖下去,就算最后能找出治好瘟疫的方法,身体也早就被拖垮了。

    谢渊渟沉吟半晌,把手伸到灵枢手上那只毒蜘蛛面前,毒蜘蛛对他自然不像对灵枢那么温顺,碰到陌生人的挑衅,一口便朝他的手咬了下去。

    灵枢一惊,连忙收回毒蜘蛛:“你干什么?”

    谢渊渟在原地盘膝坐下:“我试试看。”

    彩蛛毒即刻发作,他的右手上被咬中的地方,飞快地肿了起来,整只手变成一种可怕的青黑色,还在迅速朝着手臂蔓延上去。

    谢渊渟盘膝坐在那里,任由剧毒沿着血液上行,不做任何压制,只是运功慢慢化解血液中的毒性。他全身露出来的地方,包括俊美的面容上,很快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青黑之气,不断地变幻。

    灵枢知道中了彩蛛毒是什么样的极度痛苦,有的人甚至还没有等到毒性发作而亡,就已经因为不堪忍受这种痛苦而选择自杀。但是看谢渊渟的样子,仿佛没有任何知觉一般,连眉头都没有动过一下。

    “帮我抽血。”

    谢渊渟把手腕伸给灵枢,灵枢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谢渊渟是免疫者,又中了彩蛛毒,把毒血放出来,因为他已经运功化解过彩蛛毒,毒性没有那么强烈,而免疫者的血中又含有抗体,二者结合起来,倒是说不定有意外的效果。

    灵枢抽了大半碗他的毒血出来,血色比一般暗红的静脉血还要深很多,几乎就是黑红色的。

    这血实在是太重要,容不得拿去做试验,谢渊渟直接给宁霏全部喂了下去。这么一点量,就算起不到什么疗效,里面彩蛛毒的毒性也不会对宁霏有严重影响。

    效果立竿见影。喝下毒血之后不过一个多时辰,宁霏的呼吸就顺畅了很多。

    这种瘟疫是呼吸道感染病,很多人都是死于病症晚期的呼吸衰竭,能明显改善呼吸的话,就说明确实是有治疗效果。

    “你养你的毒蜘蛛去。”谢渊渟说,“霏儿和师父这边我来拖着。”

    灵枢蹙眉:“你的血不够。”

    就从这需要的血量来看,谢渊渟就算把自己放成人干,也未必救得了宁霏,而且还有一个白书夜。

    “所以你的动作给我快点。”谢渊渟淡淡道,“我这边会另外去寻找内功高强的免疫者,但不一定能用,主要还是要靠你这边。”

    他手下的人里面有很多已经得过旧瘟疫的免疫者,但功力能达到他这个水平的很少,有足够强大的意志力对抗中毒痛苦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灵枢二话不说,进了他专门用来养彩蛛的房间。

    这之后的几天时间里,谢渊渟每天都会抽出半碗毒血来,先给宁霏,然后再给白书夜。

    李长烟知道他在做什么,天天变着法儿地给他做补血的饮食,灵枢也给他开了药。但即便如此,每天半碗的放血量仍然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下去,像一缕单薄透明的鬼魂一样,仿佛被风一吹就会消散。

    中间只停过一天,是因为他身上彩蛛毒的毒性已经在他的化解下渐渐消退,他担心毒血没有足够的效果。于是又让彩蛛咬了一次,暂停一天没有抽血,因为再抽下去的话,他自己怕是就没有那个功力去化解彩蛛毒了。

    这期间,他的不少下属都赶到了京都,也试着让彩蛛咬过,但是都无法像他一样坚持下来,最后不得不找灵枢解毒。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减弱彩蛛咬人时的毒性,提供的毒血没有多大作用。

    到第九天的时候,谢渊渟终于撑不住,在一次灵枢给他抽血的时候,毫无知觉地倒了下去。

    “灵枢,别抽了!”

    李长烟在旁边双眼通红地拦住了灵枢。

    她就算是再希望宁霏和白书夜活下去,也实在是无法眼睁睁地这么看着谢渊渟用他的性命来做代价。看着谢渊渟的样子,她就觉得哪怕只是从他的身体里面再多抽出一滴血来,他就会一下子破裂成无数苍白干枯的碎片。

    灵枢望着谢渊渟,面沉如水,眼中也有隐隐的挣扎之色。

    “再坚持一天……我的第一批彩蛛毒今天已经可以在人身上试验了,如果顺利的话,明天就可以用在霏儿和师父身上。”

    李长烟双眼一闭,眼中有泪水滑落下来,不忍心再看下去,走出了房间。

    ……

    白府里面黑沉沉笼罩着一片死亡阴影的同时,京都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

    这一次的瘟疫是百年不遇的级别,京都除了以前得过旧瘟疫的免疫者以外,超过半数的人染病,这些人在十天内死亡的概率近乎百分之百。

    街道上到处都可以见到濒临死亡或者已经死亡的人。不仅仅是平民百姓,达官贵族家中也不能幸免,甚至连宫里都有染病的皇室宗亲、后宫妃嫔和宫女太监。

    因为病倒的朝臣太多,早在大半个月前,建兴帝就不得不暂停了例行的早朝,每天先去各个朝臣家中问过一遍,谁今天还没有染病,就抓紧时间立刻来宫里聚会商议。官衙的公务几乎全部停办,朝廷大部分部门都陷入了瘫痪状态,乱成一片。

    京都早就已经封了城,每次打开城门的时候,只有一车又一车堆积成山的尸体被运出城外,在城郊无人的荒野上集体焚烧,冒出来的滚滚黑烟数十日不散。

    这时候,京都郊外的一个小县城里,出现了一位能够驱除瘟疫的得道高人。

    这位高人法号为玉虚真人,据说是云游四方归来,有高强的法力神通。他的说法是瘟疫并非只是传染性的疾病,而是邪祟兴风作浪所致,想要治好瘟疫,首先必须驱邪。

    百姓们一开始并不相信这个看过去相貌平平,衣着普通的老道人,毕竟自从瘟疫爆发以来,打着治病的幌子骗钱的所谓妙手名医和高僧法师,到处多了去了。

    但玉虚真人并不收人的钱,也没有大张旗鼓地给人做法,只是烧了一张符纸并着几种稀奇古怪的粉末状药物,把烧剩下的灰烬交给病人,让他们回去服用。

    反正不要钱,有病重濒死的人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回去试着服了一点,原本已经病得半死不活,竟然渐渐地好了起来。

    这一下消息传开,玉虚真人顿时大名远扬。

    他救治瘟疫病人不收一分钱,而且是药到病除立竿见影,从周围各个村镇县城慕名而来找他救命的病人,几乎没把那个小县城挤爆。

    玉虚真人慈悲心肠,来者不拒,他的救治方法又简单得很,短短数日之内,就有成百上千个瘟疫病人被他救回了性命。

    名声传到京都,建兴帝火速召玉虚真人进宫觐见。

    玉虚真人并未隐瞒他治病救人的方法,只是他玄之又玄地说了一大通,都是驱邪净化的术法之道,建兴帝根本就听不懂。

    这种得道高人自有修为,跟寻常医者自然不同,就算要他把方法传授出去,别人也未必能用得了。

    建兴帝最后就一句话,问他能不能平息这次瘟疫?

    玉虚真人的回答是可以,不过他需要一段时间和足够的场地来做法,而且他一个人不可能忙得过来,希望能把他的弟子们也接到这里,给他打下手。

    建兴帝早就被京都肆虐的瘟疫搅得焦头烂额心力交瘁,有谁能够平息这场瘟疫,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救世主一般,玉虚真人就是再提出比这多十倍的要求他都能答应。立刻在宫里开辟出了一座宫殿给玉虚真人,并派人去把他的弟子们接进宫来。

    这段时间里,玉虚真人就先为那些皇亲贵族、后宫妃嫔和朝廷重臣治病。

    建兴帝年轻的时候,本来根本不信佛教道教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但老了以后,反而觉得精神上需要有信仰来慰藉。

    这时候亲眼见识过玉虚真人的本事之后,对他更是信服,当即把玉虚真人奉为上宾,有求必应。

    ……

    白府。

    宁霏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再一次地看见以前见过好几次的熟悉的画面。有一个人抱着她,在空茫寥落的天穹下,一步一步地往灰白的地平线尽头走去。那孤独而又坚定的背影,在风霜雨雪和星光月色之中,一寸寸地丈量过大地漫长的轮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见了这些画面,她觉得很难受,胸口剧痛,喉咙梗塞,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这些景象的碎片,像是双翼上带着图案的蝴蝶一般,在她的眼前捉摸不定地飞来飞去。而她仿佛一直置身于地狱的烈火之中,全身被焚烧得灼热难耐,手脚却被烧红的铁链镣铐紧紧锁住,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

    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她的眼前终于不再浮现出那些破碎的画面,周围熊熊燃烧的地狱烈火也渐渐熄灭。她的身体凉爽下来,胸口的疼痛和憋闷一点点退去,终于可以开始顺畅地呼吸。

    宁霏缓缓地睁开眼睛。

    外面的光线很明亮,她一下子适应不了,被刺得又闭上了眼睛。

    “霏儿。”

    旁边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子声音,宁霏转过头去,灵枢正坐在她的床边,伸手过来,探了探她前额的温度。

    “烧完全退了。”

    灵枢的脸色很苍白,透着疲惫之色,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黑影,也不知道已经多少天没有好好睡过了。他收回落在宁霏前额上的手,又拉过她的右手手腕,给她诊脉。

    宁霏朝周围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单独的房间。她最后记得的事情,就是她病发的时候,谢渊渟在她身边照顾她,但她还是病得越来越重,白书夜的情况也一样糟糕。

    “师父怎么样了?谢渊渟呢?”

    “师父没事。”灵枢说,“我找到了治好瘟疫的办法。”

    宁霏松一口气,紧接着又追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第二句话呢,谢渊渟在哪儿?”

    灵枢没有马上回答,沉沉地望着宁霏,那目光看得宁霏的心脏一下子就揪了起来,空落落地悬在喉咙口,又有了病重时候那种喘不上气无法呼吸的感觉。

    她抓住灵枢的衣袖,紧紧地盯着他。

    “他没事吧?”

    灵枢仍然望着她,眸中的神色深暗不明,半晌后才开了口。

    “他也没事。”

    宁霏一看这根本就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当即挣扎着想要下床:“他在哪?我去看他。”

    还没坐起身来,就一阵头晕眼花,又一头倒回了床上,全身软得像是成不了形状的棉花,四肢百骸完全不听她使唤。

    她病了这么多天,本就元气大伤,身体极其虚弱,现在才刚刚开始恢复,自然没有一下子起身的力气。

    灵枢看她一脸焦急的神色,犹豫一下,还是把她扶了起来:“我带你过去。”

    谢渊渟就在另一边的隔壁房间里。宁霏看见他的时候,悬在喉咙口的那颗心脏尽管落了回去,却狠狠地砸得她一阵生疼。

    谢渊渟正在沉睡,可以听见他轻浅得若有若无的呼吸,但他的面容就像是幽灵一般惨白到近乎透明,连嘴唇都没有半点血色,仿佛一具用冰雪雕成的人形。

    “他这是怎么回事?”

    宁霏一看谢渊渟的脸色,就知道他是失血过多,拉过他的手腕过来想要给他诊脉,这才发现他的手上竟然到处都是抽血的针眼。

    灵枢低声道:“他让自己中蛛毒之后,用他的毒血帮你多拖了十来天,然后我才研制出治疗疫病的药来。那十来天里他大量失血,不过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他没有说的是,在他把新的彩蛛毒用在宁霏和白书夜身上的前一天,谢渊渟最后一次抽血之后,差点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没了性命。

    以致于他不得不在救治宁霏和白书夜之前,费尽心力先对谢渊渟进行了一次抢救,拼着千钧一发的风险,好不容易才把他救回来。

    谢渊渟现在确实已经没事了,虽然身体也极度虚弱,但问题不大,只要慢慢调养着,就能养得回来。

    宁霏低头望着谢渊渟手臂上那十来个密密麻麻的针眼,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灵枢移开目光:“我在外面等你,有事情叫我一声。”

    宁霏应了一声,仍然望着谢渊渟。灵枢在原地停顿一下,出了房间,把门带上。

    谢渊渟大约是感觉到宁霏的手,这时候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眼睛。目光一开始还是空洞茫然的,但很快就聚起了焦距,落在宁霏的脸上。

    “霏儿?”

    他看清是宁霏之后,脸色一变,猛地就要坐起来,伸手想要去抱她。但跟刚才的宁霏一样,大病之后没有力气突然做这么剧烈的动作,身子一软,又倒了回去。

    宁霏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俯下身去,轻轻地抱住了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