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2 突然说不出话了(一更)
    宁霜简直不敢置信。益王妃居然敢这么放肆?

    她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益王。在她的理想中,益王应该雷霆大怒并且立刻重罚益王妃才对,然而她所看到的却是,益王只不过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而且这皱眉还是冲着她而来的。

    “宁侧妃,你这是在干什么?进门第一天就惹得王妃生气,还不快向王妃赔礼道歉?”

    益王妃冷笑一声,站起身来。

    “进门第一天就敢给本王妃下马威的侧妃,本王妃担不起她的赔礼道歉,这茶不敬也罢,我们走!”

    益王一阵头疼。他早就猜到这宁霜小家子出身,浅薄愚蠢,上不了台面,但也没想到这么拎不清。

    益王妃那是何等之高的段位,什么样的宅斗手段没见识过,表面看上去贤惠大度,实际上益王府后院里成群的侍妾通房都被她管治得服服帖帖。宁霜区区一个侧妃,这么屁大点本事,居然就想去蜉蝣撼大树,是谁给她的勇气?

    纳她进来是为了和安国公府联姻,不是当祖宗供着的,该治的时候就得治。

    益王当即道:“宁侧妃刚刚进门,年纪轻不懂事,就交给王妃管教一段时间吧。今天她冒犯王妃,王妃要如何罚她便如何罚她,给她立立规矩也好。”

    益王妃这才勉强坐回去,凉凉地道:“本王妃也不是那等刻薄之人,宁侧妃既然不会敬茶,那就好生学着。碧珠,再给她一盏茶让她端着,满了一柱香时间才能放下来。”

    宁霜忍气吞声地跪在那里,益王妃身边的丫鬟再次端上一盏茶来,她刚一接到手上,顿时就被装满滚烫茶水的茶杯烫得猛一缩手,茶杯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益王妃柳眉一竖:“让你端一柱香时间,你刚接过去就摔了,是故意跟本王妃对着干是不是?……碧珠,给她端两杯茶上来,时间增加到半个时辰。再摔一次,就继续往上加一倍,本王妃就不信你学不会端茶。”

    碧珠再端两杯茶上来,宁霜这次不敢再缩手,硬生生地接过那两杯滚烫的茶水。两只手上顿时被烫得一阵剧痛,十指连心,痛得她全身直颤,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却不得不咬紧牙关死死忍着,因为她要是再摔掉茶杯的话,等着她的只会是更可怕的惩罚。

    益王没有那个闲工夫留在这里看正妃整治侧室。宁霜的长相本来就只能算是中上水平,又没有专门学过如何在男人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这时候因为忍着剧痛,龇牙咧嘴,脸都扭曲成了一团,别说是引起男人的怜惜了,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益王走了,益王妃在宁霜面前慢悠悠地喝完一盏茶,也起身离开了。

    她还有益王府里的一大堆事情要处理,懒得陪宁霜在这里耗下去,临走前只是让两个嬷嬷替她盯着宁霜,到了时间才能把端着的茶杯放下来。茶杯里的水要是凉了,就继续添烫的进去。

    宁霜跪在那里,连哭都没力气哭出来了。

    以前在安国公府的时候,她虽然只是个庶女,但李长烟并不苛待虐待她们,她就像是在温室里安安稳稳长起来的花朵,不知天高地厚,压根没有见识过宅院的血雨腥风,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做宅斗。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真正的宅门后院是何等的残酷。

    ……

    十二月,年关将近,京都里的年味渐渐浓厚了起来。

    家家户户清扫一新,门口贴着红色的对联,挂上了大红灯笼。大街小巷都是卖年货的摊位,一片闹哄哄的吆喝声,挑货郎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小孩子手里举着纸风车和糖人儿跑来跑去。

    李家人今年难得在京都过年,而且是多年以来第一次全家团圆聚在一起,李府热闹得不得了,张灯结彩,人来人往,一派喜庆气氛。

    白书夜早就从李府搬到了他自己买的宅子里,但其实搬过去也没什么两样,还是天天在李府这边晃悠。

    他虽然顶着宁霏师父的名头,但一个单身男人住在李府这么长时间,关键是李府还有另一个单身的女人,外面想不传他们两个的闲话都难。

    白书夜名气实在太大,当年的神医之名响遍天下,不光在江湖上如雷贯耳,甚至朝廷中人也有耳闻。

    十八年前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建兴帝就曾经以天价重金请他入驻太医院,但他在江湖上浪惯了,又根本不缺钱,哪里肯当一个专门为皇室服务的太医,连挂名都没答应,在太医院的墙壁上洋洋洒洒留下一句“余孤云野鹤,何天不可飞”,掷笔飘然而去。后来被他称为他这辈子装的最成功的逼之一。

    李庚和李长云早在李长烟出嫁之前,就在漠北见过白书夜,知道他跟李长烟是旧识,但李长烟没有选择他,而是远嫁到了宁家。

    现在见白书夜隔了十六年后回来,对李长烟仍然此情不渝,都觉得十分难得。白书夜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跟李长烟都很合适,至于有没有官爵在身,这个倒是次要的。

    当然,他们之所以如此看中白书夜,最大的原因应该是白书夜在李家长辈面前还是知道好歹的,从来没开启过嘴贱模式。

    李庚私底下问过李长烟,但李长烟只是表示她暂时不想嫁人,对白书夜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倒是没有明说。

    李家众人也都理解她的想法。嫁了十六年的夫君是个人渣,不久前才被狠狠地伤害过一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要她立刻再投身到第二段婚姻里去,她自然是积极不起来。

    没人给李长烟催婚,两人一直这么拖着没有任何进展,白书夜就悲剧了。

    大过年的,李府热热闹闹,而就在对门的他的宅子里,只有他孤家寡人一个,凄凄惨惨戚戚,冷清得像是半夜里都能冒出一堆孤魂野鬼来。

    后来是李家众人实在看不下去,邀请白书夜来李府一起过年,白书夜才免去了作为单身狗一个人吃年夜饭的悲惨命运。

    过来后把宁霏好一顿数落:“没见过你这么没良心的徒弟,看见师父一个人在外面过年,都不知道主动收留一下。得亏岳父岳母人好,不然我在那边宅子里一个人被鬼抓走了都没人知道。”

    宁霏:“我觉得你就是需要一个安静冷清的地方修身养性一段时间,才有可能把你的岳父岳母变成真的。”

    白书夜当做没听见,去看宁霏手里的那一幅绣品:“这就是你绣了准备用来成亲的嫁衣?你有这个水平?作弊的吧?”

    宁霏无奈地:“是紫菀绣的,反正谢渊渟也不在乎这个。”

    自从上次给了谢渊渟一张绣着屎的帕子之后,他已经不敢向她要绣品了。

    白书夜早就听说过宁霏已经跟谢渊渟定了亲,还被宁霏吐槽过,他追的女神的女儿都已经脱单了,他还没个着落。不过谢渊渟前段时间经常不在京都,他一直没见过谢渊渟,

    “什么时候把你这位未来老公带给我看看,没经过你师父我的同意,绝对不能随随便便来个人就把你给拐跑了。”

    宁霏望着窗户外面:“现在就可以给你看。”

    白书夜一回头,谢渊渟已经从窗外落了进来。

    他以前跳窗户跳习惯了,现在宁霏人在李府,就算是敞开着大门让他走他也不走,非得从窗户进来不可,觉得这才符合他的个人风格。

    谢渊渟看见白书夜,一怔:“这是……”

    白书夜抢先自我介绍:“我是宁霏的师父,白书夜,江湖人称生死人肉白骨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白衣男天使。”

    谢渊渟:“原来是白神医,久仰!”

    白书夜:“……”

    “这位就是大元七皇孙谢渊渟。”宁霏对白书夜说,“跟我定亲的就是他。”

    白书夜用一种菜市场上大妈挑菜般的眼光把谢渊渟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不管是好是坏三七二十一,先挑一堆刺出来再说。

    “啧啧,漂亮得跟女人似的,霏儿,我早就跟你说过小白脸不可靠……据说还是个脑子有问题的?有精神疾病的可是不宜结婚,瞧这样子就正常不到哪里去……哎,上门还知道带礼物,这一点勉强算你过关,我看看带了什么……”

    谢渊渟手里拎着一个大篮子,里面是一篮子水果干果之类,还有一些花草,不过很多都已经枯萎了。

    白书夜一看就满脸鄙视:“一点诚意都没有,要带也该带点十克拉以上的钻石之类的,就这么些不值钱的水果花草,你以为是来病房探病的?……还有这花,送花至少也要999朵或者1314朵玫瑰,你这一篮子又难看又磕碜,还枯萎成这个样子,埋地下两天都能变成煤炭了。”

    说着大摇其头:“就这水平也能找到对象,得亏了你是在封建朝代的包办婚姻制度下。”

    他也好想有人给他包办了他和李长烟的婚事啊。李家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开明,女儿三十几岁离异了不找对象,他们都不着急的吗?

    宁霏和谢渊渟:“……”

    白书夜突然发现篮子里有一小盘水果十分熟悉,前一秒还把人家吐槽得体无完肤,下一秒已经把手伸了进去。

    “大元居然已经引进草莓了?来了这里以后就没见过,三十几年没吃到了,还挺怀念的……”

    “等等,那个你不能吃……”

    宁霏想去阻拦已经来不及了,白书夜已经吃了一个下去,手里还拿着第二个。

    “我怎么不能吃了,徒弟的男朋友上门来送点东西孝敬师父,理所应当的事情。怎么,小男生送的礼物,你还舍不得分两个给我啊,至于……于……”

    他话说到一半,嘴巴还在一张一合地动着,但已经没了声音。那样子就好像有人突然把他身上的音量键给关了似的。

    白书夜睁大眼睛,捂住自己的喉咙:“……”

    怎么肥四!为什么他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宁霏忍着笑:“跟你说不能吃了。都到你这把年纪了,居然还能这么看都不看地随便乱吃东西,也是厉害。”

    那一篮子果子花草全是她想研究的药材,都是很远的深山老林里才有的,十分稀少。她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亲自去搜寻,就拜托了谢渊渟的人帮她找,找了好几个月也就找到这些。

    那一盘子被白书夜叫做草莓的果子,吃下去能麻痹声带,宁霏曾经见过一只打鸣的山鸡吃了它之后,虽然还是活蹦乱跳的,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过了很长时间才慢慢恢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