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013 算计谢逸辰
    第二天,宁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是谢渊渟把她叫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谢渊渟单手拿过一条已经浸过水的绸布给她:“擦个脸。”

    宁霏这才想起,昨天晚上谢渊渟睡过去之后,她好不容易才从他身下挣脱出来。见他还是烧得厉害,便撕了自己的衣服当帕子,去溪水里浸湿了给他降温。一来一回地换了不知道多少次帕子,直到凌晨的时候,他的高烧才慢慢退下来。

    她那时候忙了一整夜,也困得不行,见他终于退烧,自己就撑不住了,倒下去一直睡到现在。

    宁霏看向谢渊渟,见他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大约是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过什么事情。但以他的演技之高脸皮之厚,就算是记得,大约也不会表现出来。

    宁霏给他看了肩膀上的伤口,没有恶化,问题不大,但她身上带的药已经全部用完了,想换药就得尽早回去。

    “能不能走得动路?”宁霏问谢渊渟。

    谢渊渟很想充分展示他是多么脆弱多么需要照顾,但又怕累着了宁霏,权衡一下,还是实话实说:“走几步路可以,但远路估计走不动。”

    宁霏也知道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单是失血过多就已经十分严重,昨晚又发了高烧,这时候肯定确实是没什么体力。

    没说什么,把他的一边手臂搭到自己肩膀上,让他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带着他往猎场边缘的方向走去。

    也不需要走多远,大半天的路程就差不多了。

    谢渊渟整个身体跟没了骨头一样往她的身上靠,但重量其实大半还是在他自己那边,只是这样牵牵绊绊地弄得宁霏很不好走路,无数次地把他凑过来的脑袋推开:“还能不能好好走路了?……这样走上十天都到不了。”

    谢渊渟充耳不闻,就算走上十年他也不在意。但是还没到猎场边缘的时候,他们就听到前面传来了人的喊声。

    翻过一座小山,从山头上往下看去,山谷中果然有大批御林军士兵正在一边喊叫一边搜寻,显然是在找他们。其中还有一部分羌沙人,正在喊固康公主的称号。

    宁霏的那匹黑马带着固康公主,走的是另一个方向,并不在这边,看来还没有被人找到。

    宁霏本来要和谢渊渟一起过去,但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停住了脚步。

    谢渊渟问道:“怎么了?”

    宁霏一笑,笑得眉眼弯弯。

    “我们就这么白白受一次伤,也太亏了点,总得趁着这个机会还回去才是。我们先不跟他们碰面了,去找固康公主,然后自己回营地。”

    ……

    猎场边缘。

    固康公主进入猎场深处,快两天了都没有回来,七皇孙谢渊渟和李家小姐也失踪了一整天,十有**是遇到了不测。

    营地里但凡能派出去寻找的御林军士兵和其他人手都已经派了出去,但承安山猎场这么大一片地方,哪里是一时半会儿能找得到的。

    谢逸辰作为固康公主的夫君,自然是首当其冲地进了猎场寻找。他也确实实在寻找,只有亲眼看到了固康公主的尸体,他才能放下心来。

    固康公主这次如果在猎场深处丧命,谁也不能怪到他的头上来,因为表面上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就连劝说固康公主进入深山,都是建兴帝让他去的,他甚至还提醒了会有危险。羌沙要怪的话,怪的也是建兴帝,建兴帝这时候别提有多后悔自责了。

    但没有人知道,是他在秋猎的前几天就怂恿固康公主尽可能多地打猎,这样一来建兴帝被她扫了兴致,自然会让她去猎场深处,他自己可以推得一点责任都没有。

    然后他在固康公主临行前在她的身上下了药,这种气味对动物来说十分明显,但人类很难闻到,并且在一天之内就可以消散得干干净净,不会留下一点证据。

    一天时间,已经够固康公主在猎场深处遇到不知多少猛兽,就算再勇猛也难逃一劫。

    万一她实在命大,还是活下来了的话,他也没有什么风险,没有线索和证据可以追究到他的身上来。

    最近他已经因为固康公主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固康公主一死,虽然羌沙那边可能会兴师问罪,但那主要是建兴帝的责任,他最多作为她的夫君被连带而已。总比一直甩脱不了这个天大麻烦的好。

    一行人在密林中分头跋涉了大半天时间,谢逸辰的一个心腹突然从前方急匆匆地跑回来。

    “殿下,固康公主就在前面!”

    谢逸辰跟着那个心腹赶过去,果然见到两个山头之间的一片谷地里,一棵大树下面,固康公主不省人事地躺在那里,头上身上全是血迹。旁边的草丛灌木被踩出了一条歪歪扭扭的痕迹,似乎是她走到这里的时候支撑不住,终于倒了下去。

    固康公主的情况很是糟糕,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气若游丝,显然是伤得极重。但她身上除了脑袋上那一处撞伤以外,没有其他伤口,很难说如果被及时发现的话,能不能抢救得回来。

    谢逸辰看了看周围。其他搜寻的人,距离这里最近的只有一座山头,随时都有可能到这里来。

    而他的旁边只有一个心腹,如果他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直接杀了固康公主,假装成她自己伤重而死,就算众人之后找到她,也已经没用了。

    至于他的这个心腹,虽然他并不是不相信对方,但此事实在是关系重大,丝毫疏忽不得,半点纰漏都不能出。现在不方便杀人灭口,回去之后无声无息地处理掉便是了。

    谢逸辰打定主意,聚气于掌,朝固康公主头顶上的百会穴拍过去。

    百会穴俗称头顶心,在头顶正中前发边与枕骨粗隆之间,经属为督脉,为手足三阳,督脉之会,击中轻则昏迷,重则死亡。

    固康公主被撞伤的本来就是头部,若加上这一击,必死无疑,而且很难分辨出是之后被补上一掌才致命的。

    他这一掌快要碰到固康公主的头顶时,本来重伤昏迷的人,竟突然敏捷至极地就地一滚,避开了这一掌!

    谢逸辰大惊。面前的“固康公主”从地上跳了起来,飞快地后退出数丈之远,摘掉头上的假发,从脸上撕下一张皮革加胶质制成的面具,里面露出来的,竟赫然是一张大元男人的脸!

    谢逸辰反应倒也极快,知道自己是中计了,不去理会那个假扮固康公主的男人,转身就跑。

    然而还没跑出几步,一排箭矢从他身后山头上的方向射过来,唰唰唰地射入他面前的草丛里,拦住了他的去路。

    与此同时,更远处的树林里出来一群御林军,在他面前飞快地排开半圆形的队列,把他包围在了正中。

    谢逸辰猛然回头去看后面,刚才那一批箭矢射过来的那处山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群人。其中一道明紫色的身影尤其醒目,那是只有建兴帝才能穿的皇袍颜色。

    他无处可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建兴帝带着一群人从对面的山头上大步下来。

    建兴帝旁边的苗公公手里拿着一架千里眼,这是一种用水晶磨成镜片的单眼望远镜,数里之外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在大元已经使用很长时间了,只是水晶镜片磨制不易,所以难得一见。

    建兴帝刚才在山头上,显然是已经看见了一切,这时候脸色铁青,满脸都是犹如风暴欲来的可怕怒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